说说咱们的航天娃

中国航天报 2017/09/05

在航天城,住着这样一群娃娃,一出生就寄托了父母对航天的热爱,名字里很多都带着“宇”、“航”、“星”、“辰”这样的字眼,遇到重名的孩子一点也不奇怪;

在航天城,住着这样一群娃娃,从开始会数数,就喜欢“5、4、3、2、1”这样倒着念,念到最后还不忘加上一句“发射!”,带着斩钉截铁的语气;

这群娃娃想在幼儿园里多玩会的时候,他们会嘟着小嘴跟妈妈说:妈妈我能不能在幼儿园里加班呢,这样明天我就可以倒休一会儿;

这群娃娃玩游戏的时候,他们会把滑梯当作飞船,把蹦床当作火箭,把自己称作航天员,一群群的小航天员在游戏场地奔跑着,嘴里喊着“点火”、“发射”,不知疲倦。

这些孩子生活在北京航天城社区里,正像旧时大院里的孩子一样,他们的父母至少有一方在航天工作,这些孩子从小就对“神舟”、“嫦娥”、“天宫”这些字眼熟悉,对航天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他们是航天娃娃,是一群独特的孩子,我的孩子也是这些娃娃中的一员,她会经常邀请幼儿园小朋友来家里做客,这也让我有幸能够了解更多的航天娃娃,了解更多的航天家庭。

有时候,他们中的一些孩子会严肃地告诉我,最近会有发射任务,因为他的爸爸或者妈妈又要奔赴到一个叫做“基地”的地方,一去就是很多天,小小的脸蛋儿上流露出满满的自豪感。有的孩子会问能不能天天来家里做客,因为她不愿意再去托管班,说到爸爸妈妈总需要加班,一脸的无奈。

航天娃娃的另一个特点就是几乎个个都是理工小行家。记得神舟十号发射的时候,工会组织了一次航天科普讲座活动,邀请了34名小朋友来到了航天城,我有幸成为了那次活动的一名授课讲师,给一年级组的小朋友演示“太空中的神奇泡泡”、“有趣的单摆”、“弹簧振子”、“旋转陀螺”等内容。原本觉得这些内容对于一年级小朋友来说有点儿难度,但是当讲到液体张力、能量的转换诸如此类知识的时候,小朋友竟然都能很快理解,并且举一反三,争相举手发言,从那时候开始我就领略到了航天娃娃在工科方面的天赋。

都知道航天一线人员的工作很辛苦,特别是型号发射前夕,当大家都在称颂我们的员工如何加班加点克服困难的时候,他们的孩子也同样在承受着父母不在身边的孤独。作为一名航天妈妈,我也曾加班到深夜,也曾因为临时工作错失孩子的生日聚会,但每当陷入深深内疚的时候,也能体会到这样的经历实际上对孩子也是一种正面教育。有一种教育理念提到“父母是原件,孩子是复印件”,意思是说父母的一言一行对孩子潜意识的影响,诸如责任感、奉献和感恩这样的抽象概念,我想每一个航天娃娃或多或少都能够有所体会,并终将影响到他们的一生。(田静)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参加第三届商业航天高峰论坛
2017/09/01 中国航天报
马凯参观世界机器人大会航天科技集团一院展位
2017/09/01 中国航天报
党组领导到八院检查指导质量工作
2017/09/01 中国航天报
雷凡培检查指导一院、五院工作
2017/08/30 中国航天报
航天科技集团信访维稳工作会召开
2017/08/30 中国航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