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献遗体和角膜,航天好人袁皎雯走了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2018/04/09

袁皎雯老人这次没能熬过来。

2018年1月31日,袁皎雯老人走了,享年98岁。

袁皎雯生前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五院508所职工,一辈子没有结婚,无儿无女。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陪伴她的是所里的领导、同事,这些关心记挂她的人,早已把她当成了家人。

“她是一个善良的人,乐于助人,始终在为别人着想。”面对袁皎雯老人的离去,他们无不惋惜。

1.无儿无女资助6个“希望工程”孩子 一辈子40万积蓄全部捐出

袁皎雯祖籍浙江,195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60年代随508所迁来北京,一直工作到退休。如果不是4年前的那场大病,老党员袁皎雯的“秘密”可能还会再瞒下去。

2014年春节,袁皎雯老人生病住院,甚至到了病危的程度。病榻上,她找来党支部书记刘惠兰:“我怕自己的时间不多了,有些事,想跟组织有个交代。”

原来,袁皎雯一直在资助6个“希望工程”的孩子。此外,2014年,她还与湖北省罗田县大崎镇花河边小学达成资助意向,捐款40万。

40万,是袁皎雯一生的积蓄。直到去年,这笔钱已全部到位。“我腿脚不便,帮不上什么忙,出点钱总可以的。”袁皎雯老人曾这样说。

她的捐款其中有20万元用于建设学生宿舍,其余20万元建立教育基金,分别用于资助贫困学生、奖励优秀学生、奖励三至五年坚持在学校从事教育事业的老师。

花河边小学受到奖励的孩子给她写来了厚厚的感谢信。袁皎雯的爱让孩子们更加懂得珍惜和感恩,他们立志要成为袁皎雯一样“为社会作出贡献”的人。

至今,教育基金已经连续发放三届,袁皎雯播种的爱在千里之外生根发芽。

2.为别人家的小孩子做衣服、让出涨工资的名额 一生“为别人着想”

袁皎雯年轻时,她的热心肠就在508所人人皆知。

当年,袁皎雯和同事们一起住在筒子楼,厨房的灶台全都摆在楼道里,好几家共用一个。下班后袁皎雯总是让别人先做饭,自己很晚才吃饭,她总说:“我一个人,也没什么着急的。”

那时候,几乎家家都不止一个孩子,大人们忙起来常常照顾不过来。袁皎雯单身,时间稍微充裕些,就做些小孩衣服给同事们送过去,“我一个人,闲着也是闲着,给大家帮帮忙。”

还有一次赶上涨工资,名额有限。袁皎雯主动提出来:“我工资高一些,你们先调吧,我再等等。”有些同事不理解,袁皎雯却不在意地笑了笑:“我一个人,也没什么经济负担,够用就行了。”

我一个人,这句常常挂在袁皎雯嘴边的话,成为了她的口头禅。她总是在替别人想着,而很容易地忽略了自己。

退休后,袁皎雯喜欢打毛衣。就算精力没年轻时那么足了,她还会每年打出三四件毛衣,为山区的孩子们送去温暖。

每次党支部组织活动,袁皎雯更是会积极参加,“心里想着大家,想为组织做点事”。近两年,党支部考虑她的身体情况,提出要接送她,但她为了不给组织添麻烦,还是拒绝了。

一次参加党支部活动时,她看到刘惠兰发言很费力,回去就嘱咐别人网购一个话筒送过去。刘惠兰说,“我也知道自己讲话挺费劲的,但我就没想到要买个话筒,而她就想到了,她就是这么时时刻刻想着别人”。

3.捐献遗体和角膜 兑现17前年的承诺

早在2001年,袁皎雯就向相关部门申请了遗体捐献和角膜捐献。

老人们往往对身后事讳莫如深,袁皎雯却说,自己一个人,这么多年的一切都是党和人民给予的,无论做点什么事情都是应该的。“捐赠遗体,能够对别人有所帮助”。

在《北京市公民志愿捐赠遗体申请登记表》上,捐赠人写着袁皎雯,受委托人一栏则写着杨培培。杨培培也是508所的退休职工,对袁皎雯老人的情况比较了解,一直帮忙照顾老人,从未间断。

杨培培几十年的照料赢得了老人的充分信任,她嘱咐杨培培:“一旦我身体不行了,就赶紧把我交给医院,这也能给人家留下一套干净的房子。”生死面前,她想的依旧还是别人。

百年之后,袁皎雯的遗体被整体捐献给了医学研究,兑现了她在17年前就作出的承诺。

好人虽已离开,但好人精神永存。

送别袁皎雯那天,508所党群党支部的一名青年党员发起了延续袁皎雯老人好人精神的倡议,得到大家的一致响应。

2018年3月4日是个周日,党群党支部的党员们从北京城的四面八方出发,来到东风院参加“爱心传递真情”主题党日活动。聆听了袁皎雯老人的事迹,带着深深的缅怀与感动,大家拿起扫帚、拖把、抹布,为东风院这个老年社区的环境清理做点事,在东风院这片充满爱的热土上播撒新的种子。

另外,他们已经着手与花河边小学取得联系,将袁皎雯老人的精神传承下去。

天宫一号完美“谢幕”先后完成6次交会对接
2018/04/04 中国航天报
阿星一号成功交付 造福民众改善民生
2018/04/04 中国航天报
我国成功发射首个民用高分光学业务星座
2018/03/31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长三乙/远征一号成功发射北斗三号工程第四组卫星
2018/03/30 中国航天报
航天科技集团六院军民融合新技术填补国内空白
2018/03/30 中国航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