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动机装配大咖的“嫦娥”不了情——记六院7103厂高级技师王俊

文章来源:中国航天报 发布时间:2021-02-01

细数2020年中国航天最震撼的事件,嫦娥五号月球采样返回当之无愧。从嫦娥三号到嫦娥四号,再到嫦娥五号,“嫦娥”之所以能够平稳落月、连续成功,7500牛变推力发动机功不可没。今天,笔者将带您走近7500牛的发动机装配大咖、航天科技集团六院7103厂高级技师王俊,一探他的“嫦娥”不了情。

“不堪”担当的担当

7500牛发动机最大的特点是,可以通过调节流量来精准实现推力的5种工况变化,装配精密性要求极高。

王俊过去干的主要是液体火箭发动机阀门装配。2003年接到7500牛发动机装配任务时,他感到压力巨大。“从来没有干过整机装配,况且技术复杂,质量要求高,不好干啊!”但他感觉必须对得起组织的信任,“为了‘嫦娥落月’,我拼了!”

为了担当起这个重任,40多岁的王俊开启了新的学霸生活。一是向书本学,他每天早起晚睡,在万籁俱寂中就起床看书,学习发动机装配知识;二是向设计人员请教,虚心学习发动机工作原理,询问关键部件的属性和工作原理;三是勤练习,别人下班后,他独自一人待在车间,对所学知识进行实操训练。最终,他以过硬的专业素质赢得了专家的好评,获得了7500牛发动机装配资格。

生死相依结深情

7500牛发动机喷注器中心组件的装配难度最大,装配间隙精度是头发丝的1/18,零件和液流通道绝不允许出现相互摩擦或碰撞。为了解决这一难题,无数个白天和黑夜,王俊与设计员反复沟通,查阅文献资料、反复试验,困了就趴在桌上眯一会儿,饿了就吃点饼干或泡面……功夫不负有心人,他设计出一套非金属材料工装,将配合间隙控制在设计要求的公差范围内。

王俊属于讷于言敏于行的人,7500牛发动机设计专家表示:“王俊就是有那种巧劲和韧劲,能把活儿干得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这活儿只有他干我们才能放心。”

中国航天人特别严谨,从来不干冒险的事情,探月工程尽管周期很紧,但每一台发动机都会进行反复的试验,包括热试车、清洗、烘干、分解等一系列复杂而漫长的程序。王俊对发动机的每个环节都进行跟进。

一次热试车时,点火十几秒后,发动机短喷管突然起火,内壁即将被烧穿。在同事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时,王俊顺手拿起一件防静电服,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发动机跟前,仔细查看短喷管烧蚀情况,第一时间记录下故障真实状态。

那时,试车台上一片狼藉,发动机喷出的气体还弥漫在空气中……同事们通过屏幕看到了这一幕,才反应过来那有多么危险,不禁流下感动的泪水。

愧对妻儿报国情

从嫦娥三号到嫦娥五号,每一台7500牛发动机都倾注了王俊的心血。月球着陆器组合件装配过程长、试验复杂,王俊经常凌晨两三点做试验,第二天早上又正常上班,一个月甚至只能回家一两次。作为儿子、丈夫和爸爸,王俊有着太多的亏欠。

很多时候,王俊都是以单位为家,上高中的女儿只能托付给70多岁的爷爷奶奶照看,曾经有一段时间,女儿还得自己照顾自己。妻子的工作也很忙,除了上班还操持家里的里里外外,她积劳成疾患了甲状腺癌……王俊觉得对不起她,但他知道有些事很难两全,航天人必须有所取舍。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面对工作的巨大压力,王俊只是用扎实的行动默默地履行着航天人的职责。嫦娥五号发动机交付后,王俊患了出血热。长时间昏迷,医生一度下病危通知……病情缓和后,王俊醒来的第一句话还是询问“嫦娥落月”的情况,担心7500牛发动机有没有出现意外。

难解嫦娥终生情

2020年12月17日,历经23天太空探索、数次高难度动作的嫦娥五号返回器,终于带着月球样品顺利返回地球母亲的怀抱。采样返回之旅画上圆满句号。

在全国人民欢呼声中,王俊和数以万计默默奉献的航天人绽放出灿烂的微笑。不同的是,王俊还洒下了一捧难以割舍的泪水。原来,因出血热之后体力严重下降,王俊已经退居二线,从事质量检验工作了。(周子敬 张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