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战在雪域高原的航天人——记赴青藏高原开展生态研究的航天科考队

文章来源:中国航天报 发布时间:2021-11-05

一会儿是凹凸不平的大石头路,一会儿又到了冰雪覆盖的山路,几个人穿得严严实实、扛着大大小小的设备,穿行在唐古拉山深处……

这是由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五院西安分院、遥感卫星总体部和中国科学院西北院组成的航天科考队,他们正在青藏高原开展水文循环机理和变化趋势研究。

气候变暖给地球三极带来的改变对当地的生态系统、气候研究、航道开通、资源开采等人类活动产生着重要影响。

当前,我国正在积极推动极区遥感测量计划,而冰盖内部结构和冰雪厚度等是极区重要的环境信息。五院西安分院研制的新体制辐射计提供了表层和次表层冰雪信息,与现有其他手段相结合,可以更加全面地对极区三维结构进行测量。

这次科考队的任务便是开展当地冰川、积雪、冻土、水文观测活动,了解作为地球三极的重要一极——青藏高原有哪些变化。

从昆仑山口到五道梁大约109公里,平均海拔在4700米以上,四季皆冬,素有“到了五道梁,哭爹又叫娘”之说。

这次科考队要去的观测点是唐古拉山口冬克玛底冰川。五道梁是去往那里的必经之地。科考队员首先要克服的一道难关就是高原反应。虽然他们在出发前两周进行了相应的体能训练,但到了昆仑山口,部分队员仍然脸色苍白、低烧、头疼不止,出现了严重的高原反应。

第二天清晨,科考队员便启程往唐古拉站点出发。从唐古拉站点到冬克玛底冰川需要穿过一片乱石区,车辆行驶起来摇晃得非常厉害,坐车如同坐船。即便如此,车辆也只能开到一大半时便停下来。后面石头越来越大,车辆无法通行,队员们只能一边吸氧一边徒步前行。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徒步前进,队员们终于抵达试验地点。大家稍作休息后,便抓紧开始做穿冰辐射计试验。

试验给队员的体力带来了极大的考验。静止不动氧气都不够用,何况还要搭建试验平台,开展试验工作。一名队员这样形容当时的状态,每次抬设备、操作设备都会带来血氧不足,人会有类似心跳加速的窒息感、蹲下再站起来的眩晕感、出汗后冷风吹的头痛感,戏称“三感合一”。

出发前,高原反应过于严重的两名队员拖着虚弱的身体,录制了设备操作和数据处理方式的教学视频。依靠视频的指导,上山的队员成功采集了试验数据,并处理出了正确的试验结果。

一天的试验结束了,队员们顺利完成了计划内容。试验地点到停车点还有几公里的距离,早上来时大家精力充沛,没觉得很远。但傍晚返回时,这才发现路程格外难走。后来有队员回忆,当时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双腿发软,不听使唤。“走的时候根本不敢往前看,就担心自己发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一下子泄气了。只能低头看脚下,一点点往前移。”

科考队员从山上返回后,两位高反严重的同事仍旧没有好转,漫长的夜晚使他们症状愈发严重,头痛、失眠、呼吸不畅接踵而来。

后来,大家讨论着是怎么坚持下来的,谈到最多的就是航天精神。在恶劣的极端环境下,航天精神是队员们努力完成试验任务的力量源泉和精神支撑。可喜的是,这次冬克玛底冰川科考获得了丰富的一手实验数据,验证了宽带微波辐射计的测量机理和反演方法。

值得一提的是,新体制辐射计观测冰川尚属世界首次,将为后续地球三极(南极、北极和青藏高原)研究奠定基础。(刘岩 窦昊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