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六号飞船总设计师张柏楠

发布时间:2005-10-18
新闻图片
中国航天报 记者 赵山山 冯春萍
  期盼、紧张、兴奋、关注、欢呼,如果这些词语代表着神舟六号飞船发射回收前前后后国人的心情,那么,对于“神六”总设计师张柏楠来说,只有两个词形容最为恰当:沉着、冷静。
  有一个细节可以佐证。当两名航天员从天而降,凯旋出舱,接受亿万国人英雄般的欢呼时,记者找到了幕后英雄张柏楠,请他说说现在最想做什么。他轻声慢语地说:“我想静静地把下一步工作考虑一下。”
  张柏楠良好的心理素质源自何处?可以这样说,既来自于他性格中天生的沉稳,更来自于他对亲手打造的这艘飞船在性能上的自信。
  2004年1月,也就是“神五”发射回收成功“百日”之际,张柏楠从“神五”总设计师戚发轫手中接过帅印,出任“神六”总设计师。此时,他身上的担子着实不轻:他要率领他的团队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对飞船进行一番新的设计和改进,以满足看似简单的“多人多天”的飞行要求。
  “‘神六’的设计重点是优化全船配置,减轻结构重量,合理安排新增设备在轨飞行工作模式,保证飞船的能量平衡,进一步提高飞船的可靠性和安全性。”张柏楠道出了他手中的这艘飞船的新特点。接着,他披露了飞船改进的几个方面。
  新点之一:改进缓冲杆,落地更舒缓。
  缓冲杆是航天员座椅下的一个装置,类似汽车座椅下的减震器。由于这次是两人飞行,飞船的重量有所增加,降落时的力量也更大,为了减轻航天员落地时的震动,“神六”的缓冲杆在技术上做出了新的改进。2004年10月,对改进后的缓冲杆进行了模拟试验。试验取得的数据表明,航天员在落地时的反作用力被轻松化解,效果相当不错。缓冲杆的改进,显示出航天人对航天员的责任意识和以人为本的理念。
  新点之二:舱门作文章,进出保畅通。
  连接飞船轨道舱与返回舱的关口,就是飞船的舱门。在“神五”飞行时,由于航天员只是处于返回舱,因而不涉及舱门的开与关,所以舱门没有受到真正的考验。但“神六”就不同了,舱门有两个重要指标必须符合设计要求,一是密封性好,二是开关自如。为此,张柏楠在设计中对检漏仪器进行了改进。结果,舱门与舱壁之间连一根头发丝的间隙也没有。舱门良好的密封性能,确保了绝不会出现漏气和飞船返回地面时对航天员产生生命威胁的可能性的发生。另外,舱门能否开关自如也非常重要。在做地面试验时,科研人员特地把人吊起来,模拟在失重状态下航天员开启舱门,取得了理想的开关舱门的效果,解除了舱门打不开或开了以后无法关上的担忧。
  新点之三:舱内搞“装修”,防止刮蹭碰。
  “神六”里的航天员要在舱内进行多天活动,在失重的条件下,身体不由自主,难免在运动当中会碰到舱内的舱壁、仪器设备,这就有可能会碰坏仪器设备,甚至会碰伤航天员。为了把这种危险的隐患降到最低,科研人员对“神六”进行了一番“装修”。他们把有的仪器设备包起来,把有的仪器设备安置在航天员不易碰到的位置,并对有的仪器做了特殊处理,从而保证了人与仪器设备和平共处,相安勿扰。
  新点之四:增强抗扰性,任凭舱内动。
  “神六”的航天员在舱内运动,多多少少会对飞船产生力的作用。而在太空失重的环境下,有时哪怕一点轻微的力的作用,都会对飞船飞行路线产生干扰。为此,科研人员将飞船的飞行控制系统做了新的改进,做到了航天员“你动你的”,飞船“我飞我的”。
  其实,在外行人看来这些颇有新意的地方,在张柏楠的眼里却并不是他的事业当中的“得意之作”。作为神舟飞船的总设计师,他更看重的是基础性工作做得是否扎实,他的团队能否在“战斗”中快速成长。一句话,就是神舟飞船的未来能否做到可持续发展。
  在他看来,“神六”的成功,只是“轻舟已过万重山”,辉煌已成过去,挑战直面眼前。后面的工作和目标,才是他现在需要重点考虑的。用一句俗语比喻,就是“吃着碗里的,还要看着锅里的”。
  “作为飞船总设计师,我既要保证神舟六号飞船成功,又要保证在研项目顺利进行。只看眼前的成功而冷落未来的型号,到时候会受惩罚的。”刚满43岁的张柏楠,却像一位老谋深算的战略家,早已把目光投向更远的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