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征十一号固体运载火箭研制历程——继承,但不守旧

文章来源:中国航天报 发布时间:2015-09-25

与日本艾普斯龙号固体运载火箭研制过程耗时7年多、欧洲织女号固体运载火箭研制过程耗时近12年相比,长征十一号固体运载火箭研制时间更短,这不得不说又创造了一项纪录。而在发射成功之前,长十一火箭几乎不为人知。这支默默无闻的队伍有怎样的独特经历?

全体动员 确保成功

综合就是创造

集成就是创新

谁能想到,长十一火箭型号队伍成立时,许多研制人员对固体运载火箭还很陌生,更没有可供借鉴的研制程序。

“固体运载火箭将是我国运载火箭发展的主流方向之一。虽然没有研制过这类型号,但我们有一定的技术基础,愿意做‘吃螃蟹’的人。”长十一火箭总师彭昆雅说。

2010年10月,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将长十一火箭作为内部型号立项。从各个型号队伍中抽调出的研制人员满怀热情投身其中。

“能够参与到一个全新型号的研制工作中,对我们来说是一种荣幸。”长十一火箭总体主任设计师严宝峰说。新型火箭的研制不仅需要热情,更需要一以贯之的创新设计理念和严格管理。

当时,与国外固体运载火箭的发展相比,我国在固体运载火箭领域的发展还存在较大差距,加上研制周期的要求,研制团队承担了较大的压力。

“综合就是创造,集成就是创新。”长十一火箭总指挥杨毅强介绍说,“长十一的设计理念就是利用已有的成熟技术,适当采用新技术,研制出性价比最优的产品。”

在长十一火箭的研制过程中,没有采用新工艺、新材料甚至是新的元器件,而是根据要求,将其他型号产品中性能合格、环境匹配、成熟度高的产品用到火箭上。但这种引用并不是简单的“拿来主义”,而是经过严密论证审核才确定的。

“比如长十一火箭大部分结构部段均采用了成熟的整体铸造工艺,四级控制舱采用了传统液体运载火箭的桁条蒙皮结构,这种结构的运用不仅满足了设计要求,而且使研制成本大幅下降。”杨毅强介绍道。

继承不守旧,创新不忘本。在继承传统运载火箭优势技术的基础上,长十一火箭诸多技术实现了我国首创。

“长十一火箭运用了我国迄今为止最大的固体火箭发动机并且伺服系统第一次采用大功率高压氦气挤压式能源,制导系统采用了多约束能量管理闭路制导技术,这些关键技术都是创新。”长十一火箭副总设计师管洪仁说。

对成熟技术合理的应用、对关键技术的探索创新,确保了长十一火箭技术状态的稳定。

满怀信心 誓夺成功

重管理善协调

苦心人天不负

长十一火箭从概念到产品,从方案设计到首飞成功,一步一个脚印,如期完成了方案设计、初样研制、试样研制等各个阶段的研制任务。

长十一火箭的成功不仅得益于务实、创新的设计理念,同样得益于研制过程的全要素、全周期的策划以及严密的研制程序和精细的型号管理。所谓全要素、全周期策划,就是立足一点放眼全局、立足眼前谋划未来。

长十一火箭论证期间已经将后续研制工作提前谋划,将初样研制阶段物资短线备料、技改时间等工作基本确定。

在研制过程中,研制人员以严密的研制程序指导火箭各个阶段的工作,化解研制中遇到的风险。这种科学部署与实施在管理过程取得了实效。

杨毅强介绍,长十一火箭研制人员将大型地面试验的策划组织与技术状态的确定、产品的投产备料和技术风险的管控实现有机衔接,形成了一套完善、规范的研制程序。

在研制程序的指导下,长十一火箭各个阶段的研制工作得以有序、高效推进。随着一项一项试验的相继成功,技术方案得到全面考核,技术状态得到有效固化,技术风险得以逐步化解。

“正是由于全体研制队伍能够切实、扎实地遵循这套研制程序,各个研制阶段基本没有出现大的技术反复;也正是由于研制工作总体推进顺利,型号研制周期才得以大幅缩短。”杨毅强补充说。

回顾研制工作,按时、如期、准时等词语成为各级领导评价和研制总结中用得最多的词语。

作为全新的一枚火箭,发射场工作同样千头万绪,但这难不倒研制人员。长十一火箭一进场,试验队员就瞄准任务目标,对工作流程进行细化分解,快速形成了发射场工作计划表,对各项工作细化到工作项目、责任人、时间点。全体试验队员用一个标准、一种“语言”去表达、执行,也许这就是长十一火箭能够按时发射、圆满成功的主要原因。

“苦心人,天不负,三千越甲可吞吴。”研制团队在拼搏奋战中始终坚信这句话。

这几年,研制人员平均一年加班上千个小时;月综合调度会、箭体结构周调度会、型号核心人员周碰头会、重大决策核心组会没有一次因故推迟召开。正式由于这种高度的责任心,最终,9月25日,长十一火箭不负众望,取得了发射成功。(姚天宇/文 王磊 王晏虎/摄)

仔细检查 一丝不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