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三甲系列火箭进入最高密度发射期

文章来源:中国航天报 发布时间:2015-09-30

今年下半年,中国航天进入高密度发射期,运送北斗导航卫星冲天入轨的长三甲系列火箭团队成员的感受尤为明显:平均2个月发射3发,这种节奏在中国航天发射史上几乎没有。

“两发火箭一起出厂、一起转运。到了发射场,一发立在发射工位,另一发在技术区厂房安装,等工位上的火箭发射了,厂房中的火箭就立到工位上,然后第三发的技术区工作就开始了,所以经常是3发火箭并行准备。”长三甲系列火箭副总设计师刘建忠说。

目前,发射的火箭会提前两到三年生产、组装和测试,试验队要提前一年把发射任务准备好,就像生产流水线,火箭出厂前,队员们要完成99%的工作。

“每一发都有其他型号的队员加入,火箭‘两总’会集思广益,想方设法提高效率,优化工作流程。”长三甲系列火箭副总设计师汪玲说。

按照相同指标协调相同用户的任务,统一构型,统一各系统的状态,从而实现组批投产,并在状态一致的基础上取消发次代号,以及组批验收、优化发射场测试流程成了试验队应对高强密度发射的有效措施,解决了“人少活儿多”的难题。

这是长三乙火箭首次在全新的3号工位发射。去年,火箭团队更新了所有地面设备,并于6月份在新工位上进行合练,针对发现箭地不协调的问题做出了改进。

发射成功后,乘坐飞机返回的试验队队员,经常能在机场偶遇另一队准备起飞的试验队队员……

令人比较头疼的是高强密度发射期间为队员们更换住房的问题。有时,刚退掉的房间还没打扫完,下一名试验队员就拎着东西在门口等候了。有的队员干脆不退房间,因为过不了两天就要再次返回。

任务一天都推迟不得,来回队员的机票订好后,时间无缝衔接,考验着试验队的组织管理能力,而提前向试验队员们明确发射任务节点等措施使队伍管理更加灵活。

“至少从嫦娥三号任务开始,我们一直按零窗口发射,这次也一样,所以考验很大,这要求我们前期每一个时段做的工作必须确保无误,产品上、性能上都不能有问题。”汪玲说。(王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