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厂房没有霾

文章来源:中国航天报 发布时间:2016-01-20

——走进实施严苛环境监控的航天器研测厂房

去年年底,发生在航天职工王欢和她6岁女儿之间的一段对话,让这个年轻的妈妈十分感怀。

那段时间,女儿经常“认真”地跟她说:“妈妈,你不要出门,北京有雾霾,非常危险。”见王欢面露难色,小家伙又说,“如果要出去就去你们试验中心吧,那里安全。”

这里所说的试验中心就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五院的AIT(系统级装配、集成与测试)中心,而王欢是这里的一名总装检验员。

数据:试验区内外“两重天”

“小时候,口罩是我小小的恐惧,我在这边,护士的针头在那边;后来口罩是2003年我们集体的记忆,我在这边,非典在那边;而现在,口罩是路上行人的武器,我在这边,却看不到谁在那边。”

这是王欢女儿最近经常念叨的一首小诗,改编自余光中的《乡愁》。

从去年11月份开始,包括北京在内的我国多地连遭重霾突袭,空气污染严重。据北京市环保局发布的数据显示,去年11月、12月,北京以PM2.5为首要污染物的重度污染天气达到22天,占两月总天数的36%,同比增长15天。

有时候,女儿会追问王欢:“妈妈,雾霾天气的时候,北京还有能呼吸的空气吗?”王欢不想抹杀女儿心中的希望:“有啊,妈妈工作的AIT中心空气就很好。”

这是在骗自己的女儿吗?并不是。

虽然王欢不知道这样的回答是否满足了女儿的好奇心,但是每当雾霾天气出现,王欢所在的AIT试验区与室外简直是“两重天”。

她和同事们拿仪器做过这样的实验:2015年12月23日下午1点,北京市北郊航天城室外空气中PM2.5含量达到334.8微克/立方米。同样坐落在航天城的AIT试验区同一时段的PM2.5含量仅为23微克/立方米。

试验区内外空气中悬浮颗粒物含量的数据对比则更为明显。当时,室外空气中直径为普通人头发丝直径1/200大小的0.5微米悬浮颗粒物含量是每立方米352万个,而AIT中心试验区这一类悬浮颗粒物的含量还不到室外空气的百分之一。

在临床医学上有这样的共识:在医院的手术室里,0.5微米悬浮颗粒物允许存在的量级为每立方米10万个。而患者躺在无菌手术台上做手术时,周围环境中此类悬浮颗粒物的含量要求更为严苛一些,每立方米有1万个以下才属于正常。

“也就是说,我所工作的试验区就像一个大的无菌室,即使室外雾霾漫天,室内也能拥有洁净的空气。”王欢说。

监测:环境系统实时护佑航天器

AIT中心是干什么的?

在我国航天发展史上,这个地方“战功赫赫”。从1995年建成至今,AIT中心见证了我国神舟一号飞船到神舟十号飞船的诞生,见证了我国数百颗卫星的成型,我国的航天飞船和卫星在研制过程中的总装工作、振动试验、噪声试验以及热真空试验等都要在这里完成。

“在航天器装配过程中,很多光敏、光学电子元器件都要与空气进行直接接触。如果空气中所含的小颗粒物过多,有可能堵塞元器件线路,造成元器件的短路,进而造成航天器局部失效。”五院总环部条件保障室副主任侯福祥介绍。

空气中多余物对航天器造成的威胁还不止这些。以一颗卫星为例。如果在装配过程中它的相机表面不慎落上一根肉眼很难看清的毛发,这台卫星的相机在太空工作时所拍摄的图像可能就会出现一条蜿蜒曲折的“河流”,这条“河流”就是这根毛发借助镜头成像原理,被放大数千倍后造成的镜面污染。这种结果不可逆转,直至卫星寿命终结。

“为了避免这些事故的发生,AIT中心的试验区内必须严格控制空气的洁净度。”总环部条件保障室技术支持人员李欣表示。

这里的空气洁净度到底是多少,只要你站在试验区内抬头仰望,所有指数都会一目了然。在试验区西侧高大的墙壁上,赫然矗立着一块电子显示屏,上面滚动显示着当时该区域内空气的温度、湿度以及洁净度等指标。

“现在试验区的温度是20℃,湿度是50%,空气洁净度是每立方米中含0.5微米悬浮颗粒物1万个,这完全符合试验要求。”李欣指着电子显示屏说。

这个显示屏只是该中心一整套环境自动监测系统的“冰山一角”。举目四望,在AIT中心17个试验区的墙壁上均匀分布着近200个探测器。它们各司其职,有的监测温、湿度,有的监测空气清洁度。

这些探测器将实时采集的数据传递到内置在墙壁里的采集卡内,经过初步处理后再传到终端服务器进行数据分析比对,最后以数字的形式直观反馈到电子显示屏上。

防治:具体措施要“接地气”

王欢对这套有些“高大上”的设备非常得意:“这是AIT试验区监测空气质量的秘密武器。一旦它显示的数据提示空气指标稍有异常,我们就会立即采取措施应对,根本不会让这里出现稍许污染。”

的确,这套环境自动监测系统自2015年初运行以来,监测到整个试验区空气质量超标的时候几乎没有。当然,这也依赖于试验区对于空气质量的多项保护控制措施。

试验区专门设有空气处理机组。室外空气想要进入室内,必须要经过这个机组的加湿、除尘等过滤。

经过这一道工序“加工”后的空气,通过试验区墙壁上数百个汽车轮大小的圆形送风口进入中心内部,在室内充分流动后,再经过墙壁上设置的回风口回到空气处理机组中进行再处理。

“这样既能保证室内空气的清洁度,又可保证空气新鲜度,一举两得。”五院动力行政保障部暖通保障中心工程师刘媛说。

为了应对重度雾霾天气,总环部特意自主研发了移动式空气自净器。这些高2.5米的“大家伙”作用类似家庭空气净化器,在2007年研制成功并投入使用后,有效保证了试验区空气内循环时的清洁度。

此外,试验区现场管理方面也有很多非常“接地气”的空气保护措施。

在试验区工作的员工,如果不穿工作服、工作鞋,不戴工作帽,绝对不允许踏进工作区半步。员工在进入工作区前,还要经过30秒风淋吹去身上可能携带的灰尘,走工作人员工位专用通道,用黏性胶垫粘去鞋底多余灰尘。在特定型号和部件的工作中,工作人员还要一直佩戴口罩,避免呼出污浊气影响测试当中的航天器周边的空气质量。

管理制度中对进入AIT试验区的所有设备也有明确的要求。

据侯福祥介绍,任何设备要进入试验区室内都要先经过全面、精细的表面清洁,然后测试其是否符合中心环境标准要求,达到标准的才能为其颁发“AIT大厅物品安全存放许可证”。这个过程看似简单,实则要经过很多关口。

试验区的员工们每天都在遵守着这样“严苛”的管理制度,因为他们知道:只有工作时多注意一些细节,才能够为他们心目当中“最神圣”的航天器创造最佳的研制测试环境。

“你如果不控制环境,环境就可能控制你。航天器需要这样特殊严苛的空气环境,所以我们就要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王欢说。

扫描:洁净厂房不止一处

保证航天器所处的环境安全,对集团公司研制测试航天器的相关厂所来说是头等大事。

事实上,尽力为航天器提供洁净的空气环境的不止王欢供职的AIT中心一家。集团公司所属的多家航天单位都在其总装厂房、试验区内认真地进行着这项工作。

在一院211厂的3300平方米的总装厂房中,仅监视空气质量的粒子计数器就有4台。据该厂基建行政处副处长许成群介绍,为了保证总装厂房内的空气洁净度,工作人员还会定期请空气洁净行业专家为厂房使用人员讲解相关知识。

对于八院149厂的总装总测厂房来说,从建设之初,工艺部门就提出了相关的空气洁净度的要求。

“为了防止水泥墙面长时间静置后起灰,给试验区造成空气污染,该厂总装总测厂房在厂房施工阶段就为其内壁‘穿上了衣服’。”149厂资产管理部基建处助理工程师韩成纯介绍,该厂在试验区内壁铺设了彩钢板,并用硅胶对彩钢板的缝隙进行密封,有效防止了室外污浊空气的进入。“要为厂房营造一个洁净的空气环境,这些细节是一定要关注的。”韩成纯说。

这些只是航天器研制测试厂房的“防霾”措施的缩影。“正因为我们航天厂房中有了对空气洁净度严格的管理制度和细致的防护措施,我国航天器的质量才有了相应的保障,它们才能够成功执行任务,为国防建设助力,为国计民生服务。”王欢和同事们为能够给航天器们提供良好的研制环境感到骄傲。

不过,王欢的心里一直在纠结另一件事:在家长的眼中,自己的孩子也像航天器那样娇贵。什么时候整个社会也能够通过像中国航天一样的努力,让孩子们呼吸到洁净的空气呢?

王欢期待着那一天能早点到来。(姚天宇 蔡晓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