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天 靠地 靠市场——航天科技七院逆势发展

文章来源:中国航天报 发布时间:2016-03-29

“十二五”期间,七院的总收入从50.3亿元增长到142.2亿元,利润总额也由3.26亿元增长到5.1亿元。在当前全国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情况下,这家从大巴山沟里走出来的穷单位,各项经济数据上扬的势头很好,趟出了一条“有效供给”的路子。

论经济规模和效益,七院在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八大科研生产联合体中仍属于“追赶者”。面对逆势上扬的发展势头,他们说是“靠天、靠地、靠市场,归根结底要靠市场”。

内生动力是团火

在成都市龙泉驿区,四川航天工业集团有限公司的牌子就挂在七院的机关大楼门口。公司2011年成立,控股和管理七院所有民用产业和服务业。虽然办公没有出机关大楼,但三十几号人却把象征着“稳定”和“保障”的事业编制还给了机关,开始缴纳社保。

“这些人都是经过双向选择出来的,没人逼,愿意冒这个险。”四川航天工业集团常务副总经理陈凡章说。

之前,他是分管七院民用产业的副院长,院里只有一个经营管理部负责相关业务指导,并不具备经营职能。当时,全院的民用产业从业人员超过8000人,占全院职工一半以上,让这些人提高幸福指数是很困难的。尽管上个世纪90年代末就从山沟里搬迁到了成都市,但七院的发展始终被诸多“先天不足”所制约——地处偏远的西南地区、家业底子薄、难以吸引顶尖专业人才……

这家航天型号批生产基地,不具备总体院那样的型号总体研发能力,也欠缺专业技术研究院的特色优势,零零星星的民品更是不成气候。

七院院长龚波的话语中,“内生动力”四个字频现:在国内航天型号市场格局相对固定的情况下,七院更要依靠内生动力求生存。在巩固传统批生产市场的基础上,扩大外贸市场,把民用产业做强做大。

2009年,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在第四次工作会上确立了四大主业,航天技术应用产业和航天服务业占半壁江山。2011年,集团公司第一家院级实体公司四川航天工业集团率先成立,机构、人员、资产、决策体系等全部独立,军民实现了分线运行。

四川航天工业集团的成立,改变了七院原有的民用产业管理模式。“以前军民两业混在一起,两元结构,一元管理,怎么行?”陈凡章说,七院所属企业的军民资源边界清晰,军民共有资产很少,从业人员也相对独立,所以分线运行、分线管理的模式还是很合适的。

七院的民品没有系统级的,小而散,航天技术含量也不是很高。所以,四川航天工业集团的两步走战略是“先造核,再归核”。

过去的四年,主打汽车零部件、智能装备和服务业的四川航天工业集团营业收入从38亿元增长到近90亿元,培育了两家(航天模塑、航天天盛)规模超20亿元、一家(航天建筑)超15亿元的核心企业。

2015年,七院营业收入达120.9亿元,民用产业的贡献率达到了74%。四川航天工业集团各项经济指标也都实现了“十二五”较“十一五”翻一番的目标,“十三五”计划再翻一番。

和民用产业一样,七院在外贸市场也引来了一轮爆发,“十二五”期间的合同签约额、生效额较“十一五”增长5.1倍和13.9倍,手持订单约20亿美元。这些外贸产品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研发至今,已经发展到数十个品种。

从2004年四川航天总公司研发中心起步,到2008年七院七部挂牌,一路加码,七院型号领域的科技创新引擎也强劲启动。

七院每年从“牙缝中挤出”2000余万元用于基础性、前沿性技术研究。“十二五”期间,七院60%以上的经济收入源于科技创新直接推动,并创造了多个历史第一:实现重大宇航专项工程(天宫二号、货运飞船)分系统级研制任务零的突破、第一次承担国家背景型号抓总任务、第一家国家知识产权标准贯标认证通过的军工企业……

七院地处西南地区,对高精尖人才的吸引力有限,故在人才工作中坚持“不为所有,但为所用”、“一企一策”、“一人一策”等原则。2006年,在该院首届科技创新大会上,七院就拿出百万元重奖科技创新团队和个人,个人最高奖励达到10万元。10万元,那时候能在龙泉驿买一套房。

七院院长龚波表示,人才引进有力促进了科技创新工作,高水平、高难度研发项目的开展也有力地促进了人才水平的提升。如今的七部,也从领军人才捉襟见肘,发展到现在培养出了十几个型号的“两总”,拥有30多位博士。

永远要有饥饿感

苦,七院吃过不少,从职工生活困难,到上世纪末的改革阵痛、下岗分流;难,没少担,国内制造类企业的日子大不如前。至今,上点年纪的七院职工还是习惯称自己在“后方”,聊起地处北京、上海的“前线”兄弟单位,言语间还有羡慕。

从一名哈工大毕业生到七院党委书记,七院的起起伏伏,李占文几乎都赶上了。李占文说七院发展在于“靠天、靠地、靠市场,归根结底要靠市场”。

其实,在国内市场,他们也折过大项目。在国际风云变幻的海外市场,他们也差点功败垂成。过去开会时,各单位领导谈论起型号头头是道,说到拓市场则抓耳挠腮……

李占文说的天和地,分别指中国航天和地方经济。七院一直是重大航天型号的批生产基地,这是集团公司乃至国家赋予的最根本的任务。不过,光吃“老本”解决不了温饱,只有拓展民品市场,融入到地方经济发展,同时在军品市场“弯道超车”,方能不掉队。

“你看航天模塑生产的汽车饰件,看上去就是一些小玩意,但现在做多大了?全国前三。”航天模塑副总经理郭红军介绍。

汽车零部件是七院民用产业的主力产品,虽然整个行业的增速下滑,航天模塑的经营业绩却逆势上涨。即使整个行业市场在收缩,但这家正积极筹备上市的企业仍然有信心扩大市场份额。

在同样不太景气的石油行业,川南能源公司也准备通过一系列的市场并购,以获取更大的市场份额。

郭红军解释,整个行业市场的蛋糕没变大,只不过他们多切了一点。西南地区劳动力成本和管理成本低,“像汽车零部件这种利润不高的行业,换在上海,你觉得能做下去吗?”

这就是“有效供给”。四川航天工业集团早在成立之初,就在财务指标、管理能力等方面对标行业一流,“我们把自身的优势或者出路定位在:高效率、重研发、低成本。”陈凡章说。五年发展下来,整个集团本级只有40余人,保持精干高效状态。

同时,管理的手段和策略也灵活多样。四川航天工业集团对旗下各家民品公司的考核因企而异。针对企业各自面临的不同情况,在市场订单、研发能力、“两金”、净资产收益率等考核指标的权重设计上,会有针对性地突出。

目前,七院有4家民品企业实现混合所有制,航天模塑和川南能源等企业的核心骨干持股,“不过要先丢掉国企职工身份,才有资格。”

在军品市场,七院赶超脚步加快。7105厂是航天型号控制系统的电装厂,但现在的“甲方”已遍布航空、兵器等军工集团。去年,该厂超过50%的收入是依仗自主研发的产品,甚至在一些北京“前线”单位的传统优势领域也竞标成功。

7102厂“发力”搅拌摩擦焊生产线,揽到国内新型重点型号的配套任务,进一步拓展了传统制造市场。

七院的通信中心去年收入接近10亿元,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市场嗅觉灵敏。这家原来只守着院里一亩三分田的单位,如今是华为、中兴等手机品牌的西南地区总代理商。

这些历经苦痛的企业现在就像“拼命三郎”,充满了饥饿感和狼性。以7105厂某新项目为例,相关技术他们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研究,一直得不到认可,也苦于没有自研型号项目牵引。该厂现在参与了市场竞争,在国内立项竞标中拔得头筹,为未来发展赢得了主动权。

“以前七八年才履约一个外贸项目,去年一年就七个。”七院科研计划部副部长杨琪感叹市场取得的重大突破,这张成绩单放到整个集团公司,都是“尖子”水平。

外贸工作要求市场意识足、产品成本低、实用性强,这也是为什么“为一块钱而设计”的理念在七院七部根深蒂固。每一单签约,之前都花费多年甚至十年进行长期市场培育,甚至差点就因为“甲方”国家政治动荡竹篮打水一场空。

主管外贸的副院长王万军介绍,针对不同的海外市场,七院会专门分析研究,不求最好,只求设计出对方最需要的,有时甚至还要为一个国家提供产品的中长期发展规划。

更大的考验在前面

如今,七院每年都会开市场工作会,所有领导都参加,一切议题围绕市场。市场观念的树立并不意味着市场就会拱手送上门来。七院在主业“三足鼎立”的过程中,栽过跟头,也面临很多考验。

前些年,房地产很热门,但因为政策原因,七院收了。神坤公司的液压支架因为煤炭行业不景气,被挤得“头破血流”。同样,九鼎科技公司去年在与北京万都(韩国)的竞争中,痛失哈弗H6型SUV两亿元的汽车减振器配套合同。这款车曾持续称霸国内SUV销量榜。

“我们的液压支架没有在煤炭行业高速发展时成为No.1,行业发展一下滑,肯定吃不消。”陈凡章认为,问题出在自身,而非行业。

同样,虽然汽车减振器的技术原理简单,但九鼎科技公司通过多年实践才掌握其机理,产品的千车故障率之所以比竞争对手高,是因为企业自动化水平不高,工艺设备不先进。去年,九鼎科技公司收入超过7亿元,但利润还不足千万,效益微薄,足以证明很多问题有待解决。

对比这两家企业,航天模塑较好地规避了上述问题。这家最初年收入不到2000万元的企业,从单个零件上升到大中总成,从经济型、微型车上升到中高端车型的大、中总成全覆盖,牵手大众、丰田等国际知名品牌。

这一切都赶在汽车行业发展增速放缓前完成,先人一步确立领先优势,为转型升级积攒了资本。按规划,这家企业“十三五”末的收入将突破50亿元。龚波希望航天模塑未来能成为一个产业平台,对全院的相关资源进行整合,实现相关资产证券化。

这也是四川航天工业集团总经理范维民在“十三五”期间最需要忙碌的一项工作。

集团公司要在2020年达到45%的资产证券化率,尚无上市企业的七院离这个目标还差得很远。

范维民表示,航天模塑和川南能源的上市工作正在加紧推进,一旦上市成功,四川航天工业集团会对其注入优质资产,面向资本市场融资。同时,继续推动核心骨干持股,带动企业管理改革。

目前,四川航天工业集团的负债率为80%,“组建时就高,没有流动资金。”西南地区劳动力低廉的红利也会有耗尽的一天,范维民表示,唯有通过提升资产证券化率,不断把企业向产业链高端推,成为中大型配套供应商,才有出路。与此同时,经营管理团队也要升级,“解决好职业经理人在航天‘水土不服’的问题。”

李占文认为,七院的市场观念不落后,改革创新的精神也很足,但能力终究还是有差距。这么多年,七院只招进过一位清华大学的毕业生,好不容易实现零的突破,没多久又被省里挑去了。

未来,经济效益和科技创新水平怎么提升?现在利润被压缩得厉害,怎么办?种种问题都已经摆在了台面上。

“要克服小富即安的思想,不能有丝毫懈怠。”集团公司董事长雷凡培调研七院时说的这句话,也表明七院已经从求生存变为了求发展。

七院计划到“十三五”末实现营业收入270亿元,利润总额11.5亿元,外贸市场要完成15亿美元的签约额。龚波表示,目标艰巨,但七院上下的干劲也已铆足。

谈到心气,7105厂的焦赞回忆,在那次“虎口夺食”般的竞标中,强大对手的标书寥寥数十页,7105厂的每套竞标材料达3000页,17套总量超53000页,垒起来有4米多高。这就是七院未来发展需要坚持的理念:埋头苦干。(陈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