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天科技四院天鹰-3F探空火箭发射前的12个小时

文章来源:中国航天报 发布时间:2016-05-04

下午两点,烈日当空,中科院海南探空部发射场的场坪上几乎找不到一处背阴。干燥的水泥地面泛着白光,温度已达40多度。一点也看不出,1个小时之前这里曾经雷雨交加。

在离场坪200米的地方,杨军正带着发射架装置组的队员铺设电缆。晚些时候,发射点火的指令将通过这条电缆线发送给发射架上的火箭。

离发射还有不到12个小时。届时,由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四院研制生产的天鹰-3F探空火箭,将把“863计划”空间环境垂直探测试验载荷运送到指定高度,从而完成它的使命。

越到最后时刻,身为天鹰-3F探空火箭试验队队长的杨军越不敢放松。他事无巨细,每一个环节都要认真检查。

20分钟过去了,电缆线被顺利拉到了发射架下方。来不及歇息,装置组成员立即动手将电缆线接上发射架。组长赵宪斌身先士卒,一丝不苟地穿线、绑线。这位研究员干起活来,像一个技术高超的工人。

之前的发射任务都要留20多天的准备时间,而此次只有11天,因此连续作战成为试验队的工作常态。长时间的户外工作使得赵宪斌皮肤黝黑,但他从不介意,甚至还开玩笑说:“我们组的人都黑,特别好认。”

在太阳的暴晒下,发射架的铁片慢慢变得烫手,队员们的上衣也被汗水浸透。但他们丝毫没有停下手中的活。

这还不算最苦的,他们曾经在温度高达60度的发射架基座里边连接电线。刚下过雨且有微风的今天,已经算舒服的了。

下午5点左右,火箭转场开始。之前一直“深居闺阁”的天鹰-3F探空火箭飞行箭闪亮登场。天鹰-3F火箭的箭身长度约为9米,最大直径为450毫米,有两级火箭发动机。身量虽然较小,但它却能把100斤重的载荷运送至300公里的高空。

转场队伍声势浩大。有拖车、有滑轮车,还有在两边推车的试验队员,如出征一般,“众人齐力划大船”,队伍开赴发射场坪。

下午的太阳少了几分热烈,多了几丝温柔。它发出金黄的光芒,照在了通体亮白的天鹰火箭身上。

下午5点30分左右,火箭运抵发射架。此次发射采用的新型发射架是目前国内体积最大、性能最优的探空火箭发射装置,导轨长度达12米,可自动调节俯仰角和方位角,数据可实时传输到计算机。

新型发射架采用倒挂式发射方式,即火箭从导轨下边发射出去。因此火箭上架方式也由吊装改为装填。拉起、固定、调整前后……虽然是第一次使用该发射架,试验队员们却表现得技术娴熟。

不多时,火箭装填完毕。白色的天鹰火箭静静地躺在蓝色导轨的“怀抱”里,等待着最后的发射时刻。

晚上11点,夜空中群星闪烁。这是一个安静的夜晚,但试验队员们却无心欣赏这美丽的夜景。

场坪上,外置音响不断传出的工作人员口令,是这个忙碌现场的最佳写照。其中有一个娇小的身体格外引人注目,她就是天鹰-3F探空火箭总设计师彭勤素。

在试验队员眼中,彭勤素是一位极为严谨认真的总师。在此次任务中,她曾经因为0.3欧姆的阻值异常而开展整个系统的排查,直到将异常值降到0。

副总设计师卢睿则是一个乐观坚强的人。几天前,卢睿在工作中不小心伤到了脚,简单处理后,依然坚守在工作岗位上。发射前一刻,查看口令表、检查各岗位准备情况,忙碌的他一直没停下。面对别人的关心,他总是露出朴实的笑容:“没事。”

在队员眼中,杨军、彭勤素、卢睿不仅是领导,更是值得尊敬的前辈。他们是41所最早从事探空火箭研究的6个人中的3个,已经为探空火箭事业付出了整整20年的心血。

忙碌的一天悄然逝去。凌晨1点16分,火箭开始缓缓起竖,从0度到87.3度,箭头逐渐远离地面,直指夜空。发射前的最后一个程序完成了。

试验队员们陆续离开场坪,前往指挥大厅。杨军最后一个离开,在走出大门前,他转身看了一眼蓄势待发的天鹰-3F火箭,随即钻入已经发动的汽车。

火箭发射进入倒计时30分钟。

接力棒来到了发控室,火箭发射前的最后检查、最终状态确认及点火发射都在这里完成。倒计时5分钟,指挥权从指挥大厅移交至发控室,试验队员熟练地进行各项箭地交互动作,倒数第90秒打开点火电源,第85秒打开点火保险,第60秒启动点火程序……

“10、9、8……”最后10秒倒计时响起。发射场内的时空仿佛静止了一般,唯有闪动的倒计时数字还在显示着时间的流动。当数字显示“0”的时候,巨大的轰鸣声响起,耀眼的火光拔地而起直刺苍穹,撕破了漆黑的夜空。

天鹰-3F探空火箭踏上了它的璀璨征程。(魏京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