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53次发射付出真情——四川航天宾馆西昌服务队为发射试验队做好后勤保障侧记

发布时间:2011-11-16

  


  金秋时节,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松杉葱笼,绿茵环绕。在连绵起伏的大凉山簇拥下,西昌科技协作楼宁静而平和。在这幢白色的大楼里,四川航天宾馆西昌服务队已辛勤工作了14年,以优质的服务为53次发射提供了坚实的后勤保障。

  高密度发射,同样考验着后勤保障能力

  峡谷深处,大凉山环抱着85米高的三号发射塔架。

  9月18日,中星1A卫星发射进入24小时倒计时。发射场内的道路显得很空旷,只有驶过汽车的轰鸣声以及鸟儿清丽的鸣叫声不时打破山谷中的沉寂。发射前的紧张气氛笼罩着整个发射中心。

  早上7点,服务队队长赵晓萍召开班前会:“接到发射场命令,全体队员必须在晚10点以前全部撤离到安全地点,还要确保撤离后各房间没有人员滞留,确保门窗关闭,切断一切电源、水源。”34名队员整齐地肃立在协作楼前,仿佛临战前的士兵,严阵以待。

  近年来,从每年最多3次发射任务到年发射能力达到10次以上,高密度的发射任务不仅考验着发射试验队员,也考验着服务队的后勤保障能力。

  至今,服务队已累计接待参试队员2.6万人次。每次执行发射,数百名发射试验队员的起居生活,超过1万平方米的服务区域,还要做好各项保障工作,队员们深感责任的重大。

  “发自内心地谢谢你们,有时间,到北京来玩!”

  扫地、抹灰、更换床具,服务队的工作琐碎平凡;会议接待、客房服务、安全保卫,流程重复枯燥。

  “他们工作认真,热情,随叫随到,对队员的要求总是有求必应,不容易啊!”望着服务队员在走廊里穿梭忙碌的身影,五院发射试验队领导充满感情地赞扬道。

  “在发射场紧张工作的日子里,协作楼就是每一位试验队员的家。”这是发射试验队全体队员在感谢信中的真实心声。

  “发自内心地谢谢你们,有时间,到北京来玩!”一名试验队员不仅在意见簿上留下真诚的邀约,还特意附上电话号码。从西昌到北京,亲人般的温情被永远珍藏在服务队员心间。

  细致专业的服务,让外国专家也伸出了大拇指。他们用生硬的中文称赞服务队员:“好!好!”

  比大山更宽广的是航天人的胸怀

  在火箭腾空而起的华彩背后,服务队员的生活却非常平淡。

  山区生活与现代城市生活有很大反差,队员们要忍受繁华过后的冷清孤独。

  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服务队员过的是半军事化的生活,连活动范围也界定为发射场方圆两平方公里,就连走出大门散散步也要按照安全保密规定须三人同行。

  没有城市的喧嚣繁华,没有节假日,甚至没有完善的医疗保障。“最怕队员生病,这里医疗条件不好,最近的漫水湾医院也有近半个小时的车程。”为防备意外情况,赵晓萍买了许多常备药品放在自己的房间。那间不足15平方米的宿舍,同时兼备了办公室和医药室的功能。为了方便队员进出,房门很少关上。

  平时的日子,就像宁静的河水,在大山的岑寂中悄悄流淌。在这片宁静的世界里,秀丽突兀的峰峦是最美的风景。闲暇时,队员们几乎踏遍了附近大大小小十来座山峰。队员杨飞说:“站在大凉山的山脊上,让苍劲的山风吹打着面庞,巍峨的发射塔架变成了小小的‘烛台’,那时,你会真实地感到,有一种自豪感在心中升腾。”

  发射场的夜寂寞而漫长。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织毛衣、十字绣、绣鞋垫成为女队员们“时髦”的业余生活方式。灵巧的手连缀起两地密密的牵挂与思念,五颜六色的针线把简陋的宿舍装点出家的温馨。

  “我们难得进一趟城,甚至很少到西昌市。回到城市后,看到城市里的灯光都觉得眩目。”队员们回城后的感受叫人有些心酸。

  高密度发射开始后,秦晓斌就没有回过家,他的妻子也是航天人,常年坚守在遥远的大巴山腹地。从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到大巴山中航天“最后的村庄”,遥遥千里。为了航天事业,夫妻俩把年幼的儿子托付给父母抚养,共同选择了寂寞、选择了坚守。

  亲情的牵挂是对服务队员内心的一种煎熬,而需要回家时,山区较为恶劣的地理环境,又常常无情地阻断他们的归途。

  7月的一天,队员曾晓梅为解决孩子入学问题心急火燎地坐上了归途的汽车。但山里的天气转瞬就变,如注的暴雨让安宁河水一改往日的平缓,一路奔涌咆哮。好不容易行至漫水湾,前方一处路基却塌方了,滚落的巨石如小山横亘中央,回家的道路被生生切断。“那一刻,想到女儿期盼的目光,真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回忆起那段经历,曾晓梅依然不能自持地红了眼圈。

  对家人的愧疚,或许是队员们无法释怀的痛,生活的单调与寂寞,也曾让他们困惑与苦恼,但他们更深深懂得所承担使命的分量。(鲍建茹)

  在发射场,比大山更宽广的是航天人的胸怀!


  来源:中国航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