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信卫星不畏艰难积极拓展国际市场

文章来源:中国航天报 发布时间:2012-03-29
       “非常感谢中国航天,在我们不会走的时候帮助我们跑了起来。”3月19日,在中国长城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向尼日利亚通信卫星有限公司正式交付尼日利亚通信卫星1R时,该公司董事会主席特纳·伊苏恩表达了对中国航天的谢意。

  据长城公司王铮介绍,在交付现场,中方技术人员还演示了通过尼星1R完成远距离通话以及快速登陆中国搜狐网站等过程,引来阵阵掌声。尼方人员对中方人员为确保尼星成功交付所付出的心血多次表示感谢。

  从2004年12月长城公司与尼日利亚签署尼星一号项目合同起,到尼日利亚通信卫星1R卫星在轨交付,目前,我国为国外客户成功发射并在轨运行的通信卫星已经有3颗。其中,委内瑞拉星已在轨运行3年有余;巴基斯坦星自去年8月发射后,在轨运行正常。目前,与尼方合作的后续通信卫星项目正在稳步推进中。多年的努力,使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在拓展国际市场的道路上成绩斐然,树立了良好的形象。

  但实事求是地讲,中国的卫星产品与整体实力与欧美航天强国相比还存在不小的差距,如何在激烈的国际市场竞争中抢得先机,如何让自身不断成长,从而缩短与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

  走出去是必由之路,更重要的是找准定位,打造强于对手的“杀手锏”。

  大集成形成核心竞争力

  回忆起征战国际市场的十多年岁月,长城公司副总裁何星坦言,要达成一项国际航天商业合作项目非常不容易。在拓展国际市场的过程中,长城公司结合我国通信卫星产品的特性,注重通过细分市场,准确把握定位,进而准确觅得商机。

  为此,长城公司在通信卫星市场拓展过程中,首先开拓的是发展中国家,后续还要面向中等发达国家拓展市场,最终的目标则是成为有竞争力的国际运营商。这种作法与传统的国际商业卫星发射的市场定位迥异,但却创造出中国航天国际市场的新天地。

  市场定位明确后,关键的是不断创新商业模式,因为在这个国家适合的模式,到另一个国家也许就失效了。为此,长城公司与集团公司多家院所费尽心力,寻找拓展国际市场的突破口,尼星项目则首次叩开了我国通信卫星通往国际市场的大门。

  何星精辟地总结了尼星项目的成功模式:“我们为尼日利亚提供的是卫星制造、发射服务、地面控制、地面站建设等航天产品;在上级领导的大力支持下,还为尼方提供了融资保险、技术培训等多项服务。

  这使得集团公司成为世界上为数不多的能够提供全面集成的供应商。这样的集成,在内部实现了优势互补,同时,我们在大系统的组织与协调方面,与西方国家相比成本更低、效率更高,从而形成了整体竞争优势。” 

  尼星项目虽然走过了一条坎坷的道路,但却为中国航天开辟国际化市场拓展了新的空间。自尼星项目签约后,长城公司又相继与委内瑞拉、巴基斯坦、玻利维亚、老挝、白俄罗斯等国签订了通信卫星出口合同。这些项目的成功也得益于中国航天发挥了大集成的优势。

  离第一集团还有多远

  2011年,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五院依托东方红四号卫星平台(简称东四),成功完成了4颗东四卫星和1颗东三卫星的发射和在轨运行任务,其中就包括当年出口的两颗外星——尼星1R和巴基斯坦卫星,创下了我国通信卫星领域历年发射数量的新纪录。

  今年2月1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2011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五院的“新一代大型通信广播卫星——基于东四平台的委内瑞拉一号卫星”项目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五院通信卫星事业部部长周志成作为代表领取了这一大奖。这是国家对通信卫星事业取得成绩的充分肯定。

  但提到通信卫星取得的成绩时,周志成的回答却让人有些吃惊:“东四平台从开发至今已经有10年的时间,确确实实为国防建设以及国民经济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但目前已经到了迫切需要升级换代的时候,只有促使通信卫星研制平台以及载荷技术水平不断迈上新台阶,才能不断进步。”

  “我觉得我们的通信卫星实力还要不断提高。必须有国际上成熟的卫星运营商来买卫星,才能说明我们的通信卫星综合技术实力进人了国际第一集团。”周志成感慨地说道,“在拓展国际化市场的道路上,我认为必须要走高端产品路线,才能持续发展。”

  “目前,我国的通信卫星与国外相比,差距相对不大,并且已成功开拓了国际市场,而国际商业通信卫星的前景非常广阔,这是大力发展通信卫星的良好机遇。”五院通信卫星事业部副部长梁宗闯近年来一直关注着通信卫星的发展。他详细地介绍:“未来10年内,国际成熟卫星运营商有200多颗通信卫星需要完成在轨替代,市场份额近500亿美元,但产品竞争者大多为国际著名宇航公司。在卫星研制过程中,受到总体设计水平、研制周期等诸多因素影响,我国通信卫星研制水平与国际一流通信卫星制作商相比还存在一定差距,这无疑对航天人提出了更大的挑战。”

  “不管有多难都要干出来”

  2008年的四川汶川大地震带给中国人民的痛苦至今刻骨铭心。地震发生后,曾造成通信长时间中断,出现了信息真空,给救援工作带来极大的困难。使用国外的卫星通信系统,无法确保国家信息通道的实时通畅,国家利益的自主安全受到严重影响。

  2008年以后,人们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大力发展通信卫星,进而形成天地一体的国家通信网络基础设施是多么的重要。当年,五院通信卫星事业部正式成立。该部以“履行富国强军使命,成为国际一流的通信卫星供应商和综合服务提供商,迈入国际通信卫星制造商第一集团行列”为发展目标。同时,国际通信卫星新技术快速发展,新业务不断推陈出新,市场规模稳步扩大,使得该部的国际化发展方向日趋明显。

  “十二五”期间,该部将逐步完成“由以国内市场为主向国内与国外两个市场并重”的转型,特别是在国际化市场方面,稳步推进由“友好型国家政府市场为主导向国际成熟运营商市场为主导转变”的进程。

  在我国通信卫星发展不断迈上新台阶的进程中,平台研制能力、总体设计水平、人才队伍建设、组织结构优化、对外市场开拓能力提升等方面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尤其是在平台技术水平持续提升和市场开拓等方面更加重要。

  有专家指出,我国的通信卫星平台研制,每上一个台阶都是一次大的跨越,很多新技术集中采用,这导致了技术风险增加、开发周期无法有效保证,也无法及时跟上需求步伐。而欧美通信卫星的发展普遍采用的是“小步快跑”方式,持续验证新技术。也就是每颗卫星采用的新技术总量并不多,并根据市场发展需要快速进行调整,使卫星水平持续提高。因此,国外平台技术的发展模式值得我们思考与借鉴,让各种先进技术持续应用、验证,不断提升卫星的技术水平。

  在通信卫星业务开拓方面,对于我国来说,通信卫星在国民经济建设和国家公益性保证等方面的应用都非常广泛,例如远程教育、抢险救灾、物流管理、远程运输等,需求潜力非常巨大。

  梁宗闯特别提到,2004年,尽管印度的通信卫星研制能力有限,但仍然自主研制并发射了一颗教育专用卫星,让全国各地尤其是地处偏远地区的孩子都能享受到优质的教育,这对自古重视读书的中国人民来说据有很好的借鉴作用。同时,也赋予卫星通信更多的含义和责任。

  如今,通信卫星事业部正在采取多项举措,朝着发展目标大步前行。“通信卫星发展的道路是坎坷的,但是不管有多难我们都有能力、有信心干出来。在当今时代,我认为没有什么能拦住航天人追赶国际一流的步伐。只要把目标制定好,我们有这种底气、有这种信念。”周志成的铿锵话语充满着对未来发展的憧憬。(许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