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天事业单位改革的结与解

文章来源:中国航天报 发布时间:2012-05-30

  对于大多数中国人而言,“事业单位岗位”是职场上颇受追捧的“香饽饽”之一。稳定、体面、收入可观……是职场中人对其固有的印象。

  尽管内心怀有一丝优越感,但是处在转型期的中国人依然能感受到改革步伐的日益加快。4月16日,一份关系4000万“事业人”命运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分类推进事业单位改革的指导意见》正式发布,“事业单位改革”的另一支靴子终于落地。

  事业单位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的“主力军”,旗下132家国家预算内企事业单位中,事业单位就占104家。其中事业单位从业人员约6.5万,离退休职工约3万,总数近10万。

  关系到近10万航天“事业人”命运的《关于分类推进事业单位改革的指导意见》全文发布,引起航天职工广泛关注。而在此之前,集团公司的相关工作已经先行启动……

  “事业人”,放不下的身份?

  工作多年的张希(化名)又一次面临人生道路的重大选择:单位面临转企改制,自己到底是抱着“铁饭碗”不放手?还是抓住眼前的一个机会,到集团公司下属的一家企业去跑项目?

  按照古典经济学的观点,人的选择都是理性的。这样的预设可以来解释当初他为何要削尖了脑袋挤进事业单位——因为那里意味着较高的社会地位以及稳定可观的收入,这些足以构成一种体面生活的全部。但是从业多年,事业单位的弊病也令他彷徨不安。

  改制的消息早几年便已传开,只是没有实质性动作。但是,自去年3月,国家在内部印发《关于分类推进事业单位改革的指导意见》、为事业单位改革亮出时间表以来,集团公司就开始着手此项工作,并稳扎稳打地开展前期工作。

  留给张希考虑的时间并不多了。从去年下半年开始,集团公司先后三次组织完成了对所属事业单位基本情况的摸底和核查工作,前不久又开展了军工科研院所改革影响分析研究工作。由此看来,改革将很快进入操作阶段。大家纷纷意识到,单位改制的现实很快会落到每个人头上。

  事实上,单位的发展与个人发展紧密相连,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当前,集团公司大部分事业单位虽然顶着事业单位的帽子,但很多是按照企业的管理和运营机制在运作,既从事公益性的科研项目,又开展盈利性的经营活动。

  虽然外界认为,这是在“两边占好处”。但从另一个角度而言,“两边的坏处也都占了”。比如企业应该是独立的市场主体,但是由于集团公司是以事业单位为主体的企业,在很多方面都受到了政策的制约,其中资源配置、资产处置等都需要国家的审批;虽然集团公司所属大部分事业单位都是全额拨款性质,但是国家拨付的事业费等财政补贴,还不足以支付离退休人员的费用。

  “通过这次国家事业单位分类改革,进一步明确不同性质单位的属性和经费形式,对各单位长远发展而言,未必不是件好事。”集团公司副总经理雷凡培在一次事业单位改革工作视频会上说。

  张希是具有集团公司所属一家事业单位有正式编制的科研人员,摆在他面前的是集团公司所属另一家企业的职位。在这次改革全面进入实际操作阶段前,需要他做一次身份的选择。

  按照事业单位改革的指导意见,现有事业单位划分为承担行政职能、从事生产经营活动和从事公益服务三个类别。对承担行政职能的,逐步将其行政职能划归行政机构或直接整体转为行政机构;对从事生产经营活动的,逐步将其转为企业;对从事公益服务的,继续将其保留在事业单位序列,强化其公益属性。

  张希对照国家的相关政策,估计自己目前所在的事业单位即便将来进入分类“剥离”的队伍,也很可能成为一个开展公益性研究的科研机构。两条路摆在他的面前:选择留在研究院里,今后是纯粹的科研人员;选择到公司去,则要放弃人们眼前羡慕的“铁饭碗”。

  “因为集团公司所属公司发展前景不错,而且在航天系统内,事业单位和企业单位差距已经不大。两相比较,‘事业人’的身份并不是那么值得留恋。”张希并未纠结太久就果断选择了后者。

  一次普通的“二次择业”在这场事业单位改革的大背景下被赋予了全新的含义。张希说,在外人看来,他丢下旱涝保收的“铁饭碗”,投身于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不免令人惋惜。但是据他观察,大多数技术骨干和管理人员并不惶恐自己“事业人”身份的丢失,而对这次国家的事业单位改制举措相当认同。

  “对于个人而言,发展好坏都是未知的;对于单位而言,改革也为解决束缚事业单位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提供了契机。”张希分析道。

  改革后,养老症结谁来解?

  和张希不同,王一(化名)所在的集团公司所属事业单位已于不久前顺利完成转制。46岁的她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养老问题”。

  王一的担忧并非多余。最早试点改革的事业单位曾经陷入困惑,表面看起来是因为没有具体的改革指导细则,其实质乃是因为转制后,这些事业单位的人员安置没有明确。其中最为棘手的是,社会养老保险、工资发放等方面的问题。

  一位参与集团公司转企改制工作的人士说:“很多事业单位,现在虽然叫事业单位,实际上早就是企业化管理了,但是由于改革不彻底,现在有很多工作了好多年的事业单位人员根本就没有社保,甚至个人想交都交不了。现在进行事业单位改革,一个核心的问题是,这么多人这么多年空着的保险账户怎么办?”

  王一说,自己曾听到过这样一种说法:单位转成企业之后,缴纳保险就是企业和个人的事情,与国家财政已经没有关系了,这实际上是国家在甩包袱。这让她对自己的那一段“养老保险的空白期”更加忧虑。

  “要不是年龄不达标,我想过提早退休的。”王一说,如果自己提早退休不仅能在单位改制前享受到事业单位退休的待遇,而且能被其他企业返聘,此乃一举两得之举。

  抱有这种想法的人并非少数。早在2008年2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就原则通过,在山西、上海、浙江、广东、重庆五省(市)试点事业单位养老制度及分类改革。但是,由于担心改革后事业单位人员待遇水平有可能大幅下降,试点在地方受阻。试点之初,在以高校为代表的事业单位内,掀起了教师的提前退休潮。

  人社部人士告诉记者,“事业单位改革针对不同人群所设定的办法也不同,换句话说就是原有待遇不会降低。”

  按人社部有关人士说法,对于事业单位改革过程中涉及到的上述核心问题,可以明确的是“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中间逐步过渡”的原则。

  事实上,集团公司在这个事关职工切身利益的问题上下了不少工夫。

  当前,军工科研院所在职人员和离退休人员待遇水平普遍高于当地标准,虽然事业单位转制时可享受“视同缴纳”的政策,但各地方政府对“视同缴纳”的解释各不相同,大多数地方政府都提出以当地社会平均收入标准为基准,这样转企后退休人员的收入水平将不仅低于事业单位的水平,而且低于原来同系统企业单位的水平,带来不稳定的风险。

  在这一点上,集团公司积极争取国家能统一按照职工近几年平均收入水平为参考基准,确定“视同缴纳”的基数。

  另外,为了更好地保障职工利益,近几年部分事业单位为新进职工缴纳了养老保险等社保费用,但在事业单位改制过程中,未缴纳单位将享受“视同缴纳”政策,对已缴纳职工而言则意味着利益受损,集团公司同样积极争取国家在政策中能考虑到这些人员的切身利益并且给予妥善安置。

  “长征”路上,你的耐心够不够?

  2011年,北京市委曾发文称,北京事业单位改革将秉承“分类指导、分业推进、分级组织、分步实施”的方针,把握节奏,不搞“一刀切”,即“条件成熟的率先改革,暂不具备条件的允许过渡”。

  实际上,这个方针,是对已有改革方式的总结。

  北京市机构编制办事业单位改革处处长付光增告诉记者,北京市全局性的事业单位改革并没有启动,而来自区县和各领域的改革尝试则时有推进。

  尽管教育、科技、文化、卫生等行业的事业单位改革已逐渐风生水起,但“军工事业单位一直未有大的整体性的改革。这次国家推行事业单位改革既是挑战,也是机遇。”雷凡培说。

  回首改革开放以来,在从计划经济体制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转变的过程中,军工事业单位在建立新型管理模式和运行机制等方面进行了一些有益探索,但是在体制机制等方面存在的突出问题并没有得到根本解决。比如:事企不分,机制不活;从事产品开发的院所与生产企业分离,影响科研生产的紧密结合;自我封闭、自成体系的格局未有根本性的改变;行业重复建设,力量分散,科技资源不能共享;内部改革动力不足,自主创新能力不强,科研成果转换能力较弱,公益服务供给不足等。

  集团公司为了加快转变发展方式,在建立现代企业管理制度和调整重组改制过程中,遇到了事业单位一些难以突破的体制机制障碍,也迫切需要通过改革给予解决。

  集团公司一位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实际上,很多能够创收的事业单位早就想改成企业了。现在虽然是事业单位,但是实际上该享受的事业单位的待遇并没有享受到,反而“国家还会根据事业单位性质进行管理和约束”。比如,财政部要求事业单位800万元以上的资产处置需要报其批准,也极大地限制了集团公司盘活事业单位资产、进而发展壮大的空间。

  但是,改革之路必须摸索前进,需要攻克的“碉堡”还很多。

  “改革之初,确实有效地调动了大家的积极性,可很快出现了副作用。比如我们医院的一些大夫开始开大处方。”广东省中医院院长吕玉波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相比较而言,军工事业单位的改革难度有过之而无不及。综合来看,军工科研院所转制后,享受国家财政补贴减少了,需要交纳在职职工年度社会保障费用和税收负担增加了,这都将影响到各个单位的经营状况。

  另外,企业计提折旧比例提高,还增加了计提减值准备。这两方面的数额也不小。

  “我们主要是为国家服务,主要经费来源于国家,将经营性事业单位转变为企业,但是其富国强军的职能和服务对象未变,要维持这些单位的生存和发展都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一位部门负责人说。

  尽管如此,集团公司所属事业单位改革的步伐并未放缓。今年春节前,集团公司组织了涵盖管理单位(研究院)、总体单位、分系统单位、专业单位、基础实验单位、保障单位等各种类型的10家典型单位,开展了事业单位改革成本测算工作。

  正如德国洪堡大学社会学家茨姆曼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说,“德国改革事业机构用了几十年,至今仍在摸索。中国的事业单位改革更需要耐心,需要以完成一次‘长征’的心态来对待改革。”(杨蕾)

  中国事业单位改革历程

  1995年 拉开序幕

  全国事业单位机构和人事制度改革会议在河南郑州举行,这次“郑州会议”正式开启全国事业单位人事制度改革的试点工作。

  2001年 分领域推进

  国家陆续下发关于调整学校管理体制、地质勘查队伍管理体制、中央国家机关和省区市厅局报刊结构等若干决定,事业单位改革分领域推进。

  2006年 收入分配改革

  事业单位开始实施收入分配改革,事业单位随即实行了岗位绩效制度。

  2008年 117个地级市铺开

  国办印发《关于文化体制改革中经营性文化事业单位转制为企业和支持文化企业发展两个规定的通知》,当年年底,117个地级市开展相关改革。

  2012年 公开招聘全覆盖

  人社部表示,2012年,公开招聘制度将在全国各级各类事业单位实现“全覆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