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岗,想说爱你不容易

文章来源:中国航天报 发布时间:2012-07-24
  “俗话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让外行管理内行始终隔重山,外行无法看到山那边的风景有多美。”“我不同意对方辩友的观点,历史上外行领导内行成功的例子比比皆是:郭沫若学医出身,精文史、工考古,他当中科院院长也是外行起家……”

  这场激烈的辩论发生在前不久14所机关团支部举办的一场题为“外行能否管理好内行”的青年员工辩论赛上。这场辩论赛引起了不少青年员工的高度关注。

  诚然,近年来,随着我国航天事业的快速发展,大批年轻的优秀人才逐步走上管理岗位。那么这些“技术内行”是否能扮演好“管理高手”一角?技术外行能否hold得住内行?又拿什么来hold住内行?记者走访了刚转岗不久的几位管理者,倾听他们的心声。

  “内圣”未必就是“外王”

  刘波一个多月前调任五院通信卫星事业部经济发展处担任副处长。此前,他在总体室负责型号技术管理。

  在外人眼中,刘波的这次“转型”完全符合“技而优则管”的规律。技术功底扎实的他经过多年锤炼,顺理成章地走上了管理岗位。而刘波却坦言,这次“转型”让他有点“小焦虑”。

  这是一次从技术带头人到纯行政管理者的蜕变,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以前靠的是“技压群芳”,而现在需要“全面开花”了。

  现代社会的管理工作远没有人们传统印象中“叉腰指挥”那么简单。事实上,管理是实践、科学、艺术和手法的总和,而管理者作为一个团队的掌舵人,若不能具备一定的沟通协调、统筹规划、迅速决策、积极拓展等能力,必将寸步难行。

  其实,管理岗位更需要“领导的艺术”。对此,14所8室主任陈侃深有体会。技术人员出身的陈侃一年多前被调到8室担任负责资产设备管理的主任,在与支部书记的配合中,陈侃颇有感慨:“做人的工作太重要了,这是一门大学问。如果以前早些认识到这些,可能质量管理工作会更有成效。”

  航天系统的单位和社会上的诸多技术型公司一样,技术人才多于管理人才。技术拔尖人才到了管理岗位上难以胜任的例子并不少见。有的技术骨干做了领导之后,他们的兴趣点和主要精力还是在技术上,当他们所带领的团队中出现各式各样的矛盾,需要由他们处理和协调时,这些技术骨干往往显得束手无策,最终只能回归技术岗位。

  始终谦虚地称自己是管理方面“菜鸟”的刘波觉得,就科研和管理本身的工作性质而言,科研工作比较单纯,而管理工作的不可预见性导致相关组织工作更加复杂。

  目前,摆在他眼前的任务是迅速进入角色,见招拆招。刘波自信满满地安排着自己从“菜鸟”蜕变成“雄鹰”的计划。自信是一名管理者的基本素质,毕竟己不自信,何以为他人所信?

  “谁说大象不能跳舞”

  与刘波不同,胡戈(化名)在14所机关从事管理工作近20年,但从去年10月份因工作需要又开始协助型号工作。从行政管理岗到技术管理岗,这样的转变对于胡戈来说更为不易。

  最大的难点就是,作为一名技术“外行”,现在尝试型号管理的胡戈常常要与技术人员一起协调技术管理工作。“比如一份报告给我,假如里面的某些内容我不懂,何以谈管理指导?”胡戈感慨,型号工作专业性较强,“外行人”管理起来难度会更大,需要学习的内容也就更多。

  当然,多年从事行政管理工作的胡戈虽然在技术上是“外行”,但在管理上却有独到的心得。“有时候,外行领导内行并非坏事。”胡戈举例说,因为是外行,故而容易作风民主,因为不懂,故而能够做到兼听则明……

  对于一个管理者来说,技术背景固然重要,但并不是必不可少的。正如刘邦,文不如萧何,武不如张良,略不如韩信,但难能可贵的是,刘邦能识别他们的能力和特长,并有效地区别用之。这就是外行领导内行的基本前提。

  当然,外行不可能永远做外行。随着市场化转型的需求日益迫切,企业不仅需要复合型的技术人才,也需要复合型的管理人才。

  “二十多年的管理工作让我对员工情况很熟悉,通过这些年来与大家建立起的相互信任和自身不断学习,我也渐渐进入了状态。”胡戈说。

  像胡戈这样“半路出家”的型号管理者并不少见。“航天领域要求技术专业对口,然而随着分工细化,很多管理工作我们可能无法都找技术方面的内行来做。”14所团委副书记张凯说,近几年,14所很注重对复合型人才的招聘和培养,因为外行领导内行是一种难以避免的现象,也是该所不断发展壮大必须要研究的课题。

  事实上,一个团队重大业务方向决策所依据的逻辑和道理都是非常简单而实在的常识和公理,无论对于外行和内行均是如此,并非只有具有高深的技术背景才能理解和运用。然而,不断学习才是一名优秀管理者长期的功课。

  正如IBM前任董事长L·V·郭士纳在其自传《谁说大象不能跳舞》一书中所说的,外行管理内行,就需要外行不断提高自己的人文和社会科学素养。企业做大了,就是做政治、做历史、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