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天科技一院519厂保障长十一火箭发射任务侧记

文章来源:中国航天报 发布时间:2020-06-08

5月30日4时12分,我国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十一号运载火箭将新技术试验卫星G星、H星送入预定轨道,发射取得圆满成功。这是长十一火箭首次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也是首次采用新型发射平台实施发射。这份来之不易的成功背后离不开航天科技集团一院519厂保障团队的坚守和付出。

“此次新的地面发射系统集成化、智能化程度高,也是所有固体型号产品中最大的系统,发射前期需要做大量工作。”发射支持系统副总师欧阳松介绍,“519厂地面保障人员及设计人员等,排除各种困难,圆满完成了进场前的各项工作。”

向着目标勇敢出发

4月20日下午,519厂工艺处的袁东提前2小时下了班,回到家便开始收拾行李,明天一早他就要再去北京做试验。因为疫情尚未开学的女儿在他旁边晃来晃去,9岁的孩子眼里噙着泪不说话,因为知道才回家6天的爸爸又要出差了。

从1月31日离开山西厂区到北京,一直到4月13日返回山西,袁东和他的团队共12人面对严峻疫情,整整72天坚守在北京的试验厂区,保障长十一火箭出厂前的各项试验。这次到北京出差几天后,紧接着他们就要赴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执行长十一火箭发射任务。袁东无暇顾及太多,一门心思在考虑进场前工作还有哪些注意事项。

1月31日正值大年初七,519厂地面设备主要保障力量和其他配套厂家的保障人员分别从长治、泰安等地抵达北京。那时北京刚刚发布春节假期因为疫情暂时延长的通知。这支队伍仍然按原计划安排各项试验,但是在这些试验工作中要考虑到疫情的影响,这也成为整个工作的重中之重。

长十一火箭副总指挥金鑫表示:“火箭新研2米整流罩,首次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采取全新的地面发射系统实施发射,出厂前必须完成大量的试验验证工作。由于疫情及其他原因,出厂计划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但在防控到位的前提下,我们必须加紧工作,通过试验提前暴露问题,确保该火箭早日具备出厂条件。”

早在袁东和他的同事到达之前,试验队就已经承包了驻地唯一能够居住的宾馆。“幸好动手早,再晚几天,住宿恐怕都很难保障了。”调度员李铎说,“疫情带来太多的不确定性,我们实时调整计划,做好各项预案和准备,而外地试验人员能否按时来京执行保障任务成为最令人头疼的难题,好在我们提前作了安排。”

住宿、就餐等原本按部就班的小事在疫情下成了大事,既要安排好工作,又要做好防控,型号队伍始终把人员安全摆在第一位。早抵京、早隔离,大家一人一个房间,每天都按规定测量几次体温。隔离结束后,大家就过起了从宾馆到试验厂房两点一线的生活。

由于不能聚集、不能堂食,工作期间吃饭只能室外分餐。厂房位于风口位置,热气腾腾的饭菜转眼间就没有了温度,有几位队员胃不大好,他们便在值班室里用饮水机加点热水,快速把饭扒拉进肚子里。

“只要成功,一切付出都值得”

疫情未能阻挡试验的脚步,隔离一结束,袁东和他的同事们就开始了产品的各项试验。

这一发产品的地面设备状态是全新的,可靠性验证试验尤为重要,特别是各种测试电缆在执行机构动作过程中,不能出现卡滞或者是电连接器功能失效的状况。要验证这些电缆的可靠性,就得反复进行拆装测试。     这期间,每根重达100多斤的电缆全靠这些保障人员自行扛着装上拆下。“在滴水成冰的寒夜做试验,电缆两端插头要做好防护,有时候恨不得直接揣在怀里,就怕磕着碰着了。”团队里年纪最小的郭琦瑶说道。

临合练前一天,由于产品测试方案的变动,需要临时对一个大型精密结构件进行拆装。这个部件极为特殊,必须要用专门的配套工具。但是,疫情影响了物流,没法买来工具,这就意味着没有办法进行拆装。

一个环节耽误了,整个计划安排将受到影响。2月的天气依然寒冷,袁东的额头竟急出了细细密密的汗,“我们是最普通的航天人,我们不仅能吃苦、干活,也可以创新、攻关。”袁东说。他与有经验的师傅反复琢磨,结合产品结构特点和现场实际操作的可行性,决定利用现有工具进行二次组装改造,从产品性能接口提出改造方案,再让现场操作人员进行实际操作调整,最终改造出了替代工具。

正常情况下,若使用专用工具,三四个人只需要1个多小时就能完成这个拆装任务。但是,当天从改造工具开始直到完成拆装,大家一直干到晚上10点多。“虽然当时很累,但是很开心,我们自己解决了一个大问题,没有影响到后续进度。”袁东说。

因为疫情,即便这期间有几天没有安排试验,大家也一直坚守在厂区。2个多月的时间里,只有这一支保障团队一直待在北京,他们不仅完成了自己所在型号队伍的保障工作,也同时完成了一院其他型号的一些保障工作,“保障了至少3个以上型号的地面设备,工作量增加了1倍。”袁东感慨道,“只要成功,一切付出都值得。”

疫情期间,大家牵挂的不仅仅是工作,还有家人。每天晚上下班回到宾馆后,队伍里的吴小杰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跟孩子视频。疫情期间,家里都是妻子一个人照顾。“出去买菜要做好防护,孩子下楼玩可要看紧了。”吴小杰变得絮絮叨叨。(左敬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