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天科技一院回收队深入沙漠完成产品回收任务

文章来源:中国航天报 发布时间:2013-01-08

  库姆塔格沙漠临近新疆塔里木盆地的罗布泊地区。2012年年底,为了寻找一次试验产品的残骸,验证其性能,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一院专门组织了一支回收队,进入那片被称为“生命禁区”的沙漠,执行回收任务。

  调兵遣将挺进无人区

  库姆塔格在维吾尔族语中是沙山之意,地形起伏大,气候极端干旱,干沙层深厚,沙漠内几乎无植被分布,沙丘流动
性大,是我国西北部干旱区域自然环境最为严酷的沙漠。在这样的地域执行任务,对于带队型号副总指挥任子毅和副总工程师淡林鹏来说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当年,我国优秀的科考专家彭加木就是在这片沙漠附近失踪的。

  经过短暂准备,回收队分乘4辆性能优越的越野车向沙漠深处开去。“开始我们觉得产品落点不会太远,之前我们产品
的落点都是在戈壁,觉得沙漠与戈壁相比,寻找难度不会相差太大。”淡林鹏说。不曾想4辆越野车刚开进沙漠还未等到进入腹地,就有3辆车爆了胎。回收队立刻把性能更好的越野车胎换上,可是越野车胎也没能把队员送得更远,爆胎的情况再次发生了。回收队只好调用当地的猛士越野车。虽然猛士越野车不负众望,但因时间紧迫,只有两辆越野车能参加此次任务。

  沙漠边缘是戈壁和河滩,为了便于行车,车队只能沿着河滩的边缘行进。不料,没走多远,回收队就遭遇了一个近5米
高的“梭梭沟”。

  “梭梭沟”是沙漠中由雨水冲刷形成的峡谷。回收队员开始冒着风沙寻找新的道路,可是半天时间的搜寻并无结果,
前进方向两边是宽广的的沙山,如果绕行,估计要多花好几天的时间,并且在沙漠中经常会出现沙尘暴天气,回收产品将更加困难。

  逢山开路,遇水搭桥。说起来不难,但是干起来并不简单。因为每次只能有8个人进入沙漠,完成这项任务的艰难程度
不言而喻。

  “刚开始,我们找了几位农民工兄弟来帮助铺路,可是才半天的工夫,他们就说给多少钱这活都干不了。”回收队一
位领导说。

  没办法,任子毅带着队员们来到这只“拦路虎”前,就地取材,分工合作,用铁锹和编织袋一袋一袋将沙子堆成路基
。“刚开始,每个沙袋都装满了沙子,可后来,附近的沙子都被挖没了,越挖越远,而且铺的路是个坡,越来越高,向上递沙包,装满沙子根本就抬不上去。”任子毅说。

  “晚上回到营地,大家吃饭时连筷子都拿不住,让这些技术人员当搬运工,对他们是一种挑战。任子毅已经年过半百
,当时高血压犯了还坚守在现场,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当代航天人的精神。”用户方领导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激动地说。3天的时间,回收队队员用了近2000个编织袋,铸就了一条通往沙漠深处的回收之路。而当回收队员们向沙漠深处继续搜寻时,危险却在一步步地逼近。

  沙漠深处命悬一线

  为了找到产品精确的落点,回收队动用了无人机进行搜索拍照。无人机带回了数万张照片,这些照片覆盖了近2000多
平方公里的面积。白天,队员们继续搜索,晚上又要对照片进行分析解读。时间一天天过去,所有的队员都处在极度疲惫状态,但大家仍坚守在岗位上。

  功夫不负有心人。淡林鹏在数万张照片中发现了一个“黑点”,很可能就是产品残骸。可是从地形上看,这个地方即
使是猛士越野车也很难进入,只能选择更为轻便的沙滩摩托车,可是在库姆塔格沙漠这样恶劣的环境中,这无异于与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回收队里的年轻人对工作充满着无限的热情,纷纷向领导请战,要求参加回收任务。“面对这些跟我自己孩子差不多
大的队员,我和淡林鹏明白,不能让他们去冒这个险,除了恶劣的自然环境,在无人区时刻都隐藏着致命的危险。”任子毅回忆当时的情况说。

  任子毅和淡林鹏拒绝了年轻队员的申请,两位老将决定亲自出马,与两位向导和另两位负责人员一同进入最为危险的
区域。

  在疑似落点附近27公里左右的地方,越野车已经无法前进,任子毅和淡林鹏与两位当地的向导分别乘坐两辆沙滩摩托
车开始向目的地前进。任子毅所乘坐的摩托车性能稍好,他与哈萨克族向导巴蒂,率先来到一座高高的沙山下。

  特种兵出身的巴蒂胆大心细,他告诉任子毅“坐稳了”,旋即将摩托车开到了全速,准备冲过近70米高的沙山。

  伴随着车轮卷起的沙尘,摩托车向沙山顶部冲了过去,就在摩托车快要到达山顶的时候,险情发生了。摩托车的车轮
开始打滑,巴蒂看到情景不妙,大喊了一声:“快跳车!”任子毅反应迅速,用力一跳,翻滚了几圈后重重摔在了沙山上。沙子顿时灌得他满嘴都是,眼睛也进了沙子。正在朦胧间,他听见巴蒂在喊:“任总救我!”

  顾不上眼中和嘴里的沙子,任子毅忍着疼痛,艰难地来到摩托车前。他发现巴蒂被摩托车重重地压在车下,便用尽浑
身力气,将摩托车抬了起来,身手敏捷的巴蒂忍着疼痛迅速从车下逃了出来。

  等到淡林鹏和另外一个向导赶到时,任子毅和巴蒂还躺在沙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经过简单的处置,回收队又继
续向目标前进。最终,产品残骸找到了。两个人颤抖地用卫星电话向领导报告:“产品回收成功!”随后,两个“沙人”再一次瘫倒在“沙床”上,这或许是执行任务以来最轻松的时刻。(于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