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天十一院成功收购一家民营企业

文章来源:中国航天报 发布时间:2013-04-17

  经过一年半的协商和交接,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十一院终于以2940万元的价格完成了对浙江德清南洋传感器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洋公司)的收购,持有南洋公司60%的股份,正式掌握公司的控股权。

  一个是主攻航天空气动力的军工企业,一个是在国内传感器市场名气不
小的民营企业,看似两个没有交集的企业缘何“相遇”,中间又经过了多少曲折才真正“相知”?

  独善其身,抑或是生死与共?

  南洋公司的“力不从心”是从一场官司开始的。2008年,美国某公司挖
走了该公司的部分骨干人员,并盗用其图纸和技术,对公司造成了严重侵权。为了维护自身权益,该公司诉诸法律,以解决此次侵权案件。

  这场官司给该公司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公司员工由原来的250多人急降
至70多人,积压产品价值达100多万美元;公司年收入也从以往的六七千万元下降到几百万元。

  为了留住技术人员以支撑公司东山再起,该公司董事长罗绪荆变卖了房
产,并四处举债为员工发放工资。2009年,虽然官司胜诉,69岁的罗绪荆却已明显感到力不从心。看着如同自己“孩子”般的公司走向衰落,他的心中焦虑万分,不得已,只有“忍痛割爱”来挽救公司。

  在选择出售对象时,罗绪荆异常谨慎。他始终觉得,只有把自己的“孩
子”交给一个技术实力雄厚、可信赖度高的企业才安心。

  此时,恰逢十一院在“十二五”规划中确立了“科技创新、产业化、资
源重组、国际化”的发展模式。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们发现南洋公司在产业化和国际化上有较好的市场基础与影响力。于是,该院从合作互补的目标出发决定“出手”。

  “我们的优势是研发能力强、技术水平高,劣势是市场占有率小、缺乏
批量生产能力,南洋公司则恰好拥有广阔的海内外市场和较先进的批量生产能力。”十一院副院长王玉军介绍说。

  一蹴而就,抑或是曲折渐进?

  从双方表现出合作意向到收购程序最终完成,历时一年半的时间。在此
期间,双方有过突破性进展带来的喜悦,也有过因谈判冲突举步维艰的失落,在克服了一个个“拦路虎”后,最终于去年年底实现了跨越。

  “国有资产流失的风险有多大,收购南洋公司后能否实现文化融合,合
为一体后对双方利弊如何平衡?”即便是在谈判即将结束时,多种担忧依然让该院领导层不能完全释怀。他们认为,接下来的工作只有更加谨小慎微才能使双方真正“合二为一”并互利共赢。

  股权分配曾是双方一大分歧点。罗绪荆希望全部转让公司股份,而十一
院则希望达到控股即可。“罗绪荆在行业内的知名度较高,留住他就等于留住了公司管理层的人心,也留出了客户的信心。”王玉军解释说。经过再三考虑,罗绪荆出于对公司可持续发展的考虑,同意了十一院提出的方案。

  当然,非标准化管理是民营企业的一个“通病”,也是十一院收购过程
的一大“拦路虎”。由于没有清晰的账目记录,公司的设备、材料价值无法准确评估,这无疑增加了财务审计评估的难度。

  虽然收购之路非常曲折,但王玉军认为,判断一个公司的价值要兼顾有
形和无形。现实中,人们往往重视有形价值,而忽视无形的,但实质上无形的东西更值钱,比如品牌、知名度等。王玉军感慨地说:“给你一个亿,你花两年也打造不出一个南洋公司现有在国内外的品牌效应。”

  强强联合,抑或是优胜劣汰?

  十一院生产的传感器质量高、价格也高,通常是民营企业市场价格的3倍
左右。与之相比,南洋公司产业化程度高、市场占有率较高、批量生产能力强。目前,该公司的产品已经在世界46个国家和地区销售,去年还拿到了欧盟的一项标准认证,为海外市场的进一步拓展创造了有利条件。但作为个人独资的民营企业,它也有很大的劣势,集中表现为缺乏规范化的管理模式、企业抗风险能力较差。

  收购后双方各自将会有怎样的变化?王玉军介绍,南洋公司在产品结构
、人员构成、技术研发和客户群体上不会有太大变化,原班人马将继续被重用,十一院仅派出测控事业部主任和副主任到南洋公司负责全面工作和市场开拓。“‘鸟枪换炮’会让被收购企业人心不稳且生产连续性难以保证。”王玉军说,“十一院主要会在该公司的管理模式上下工夫,并将在公司骨干的帮助下,制定规章制度,使其向着适合航天文化和管理体制的方向改进,完善管理模式、实现安全生产、确保产品质量。

  过去,南洋公司在市场发展上以海外市场和南方区域市场为主,被收购
后,十一院将帮助其将产品推广至西北、华北、东北,实现市场的南北融合。下一步,南洋公司将继续以市场需求为导向,有计划地安排生产,丰富原有品种,并根据重点客户有针对性地开展研发工作。

  “我们将研发更多更新的产品,并将其应用到更多的领域中去。”王玉
军非常看好国外市场,他认为,国外市场不仅促进了国内市场的拓展,而且国际市场高速度、高质量的回款率保证了公司的利润,因此将继续以国外市场开拓为主。

  “南洋公司去年一年创收3000多万元,而今年1月就已创收500多万元。
”王玉军认为,这已初步验证了收购举措的正确性。(杨蕾 贺喜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