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天科技八院某型号试验队:风沙掩埋不掉历史功绩

文章来源:中国航天报 发布时间:2013-11-11

盛夏,晚上七八点,被阵雨涤荡后的戈壁,暑热消散,晚霞映天。白天人迹罕见的试验中心,到了这会儿,随处可见遛弯儿纳凉的人们。跳广场舞的妇女们扭动腰肢,为这里平静的生活添加欢快的注脚。然而,来此执行试验任务的老高,作为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八院某型号试验队的副队长,此刻却有些“闹心”。

老高所在试验队此行负责试验的型号,研制时间短、系统构成复杂、飞行试验成功率高,已经进入批产阶段多年,声名远扬。然而,型号在最近的检飞阶段,却遇到了“麻烦”。

众人放心的产品

检飞试验检验是型号系统批抽检飞行试验前的最后一个环节。此前,试验队员仅用半个月的时间便完成了一系列准备工作。一切都在紧张而有序地推进着。然而检飞的第二天,坏消息传来:系统抗干扰能力出现异常。

该型号系统构成复杂,涉及配套单位达40多家,其中还包括航天系统外的企业。八院作为承研单位,负责协调各方的统筹工作。抗干扰异常的问题一出,试验队和负责产品验收的部队方面便立即查找原因。虽然最终发现问题出在了负责配套产品的一个外单位,但作为一个整体,试验队其他队员也并不感到轻松。

周末来临,试验队内部的问题分析会却没有停止。自打检飞出现问题,老高与后方沟通的电话较之往常更多了。可一转眼在人前,刚刚还是眉头紧锁的老高又是一副有说有笑的样子。熟悉他的人说,这不过是“老航天”久经“风雨”后举重若轻的习惯而已。

虽然部队方面周末都在休息,老高还是习惯性地叫上队里的几个“老伙计”——试验队技术负责人老金和驻八院的军代表老胡,“去试验阵地遛遛”。每天,老高哥几个都要在偌大的阵地上,走上四五个来回。

虽然检飞出现问题,老胡却对试验任务圆满完成信心满满。“前进道路中出现曲折是正常的。八院的产品一直以质取胜,让人放心。”老胡说,“跑、冒、滴、漏、松”是型号装备系统中经常出现的问题,但是“八院的产品很少出问题”,总装备部首长也就此对八院提出过表扬。

航天人对产品质量的“苛刻”也曾让外单位队员觉得很是“麻烦”。“为什么航天动不动就爱质量归零呢?”起初,他们经常抱怨。但是随着这种做法对整个系统产品质量的保障作用不断显现,所有人都心悦诚服了。

“两头看星星”的人

周一一大早,全体试验队员便来到试验阵地。老高和部分队员与部队方面继续进行检飞问题分析。“角度和功率是多少?”“为何以往批次产品没出现这个问题?”会议室里,三名指战员刚坐定,便连珠炮般地抛出各种尖锐问题。试验队员边演算,边在示意图上比划着,耐心解释着……几个“回合”下来,双方僵持不下。

“来饭了!”司机小刘提着大包小包盒饭“闯入”会议室,招呼诸位“工作狂”们赶紧吃午饭。大家才意识到,不知不觉一上午已经过去了。

这天的午饭是三素一荤一汤,热气腾腾。虽然不比在驻地吃得丰盛,但队员们说,因为这是后勤精心准备的,“吃起来格外熨帖”。

吃饭时,试验队员与指战员双方热络地交谈着。“其实我们私下都是哥们,只有涉及产品质量,才会‘脸红脖子粗’。”指战员笑着说,一旁的试验队员不住点头。

下午的会议一直开到了夜里10点多。后勤人员在驻地又为前方试验队张罗好晚饭,由司机送去。跟随这些“两头看星星”的试验队员征战多年,他们对此早已习以为常。

有一次,试验队原定于早上5点从驻地出发,于是食堂师傅凌晨一两点便爬起来做糕点。“结果由于情况有变,试验时间推后,师傅白忙活一场,都不知道该不该再睡一觉。”后勤丁经理说,“但我们有一个共识,只要能为试验队提供好后勤保障,再累也是值得的。”

试验队里的“理智与情感”

“老航天”老高,干了一辈子航天,把儿子也培养成了航天人;退休四年,目前被八院返聘。他说,对于航天,他“还没干够”;对于出名,他“从来没想过”。“我只有两个愿望,一是干航天,二是被理解。”老高说。

“之前也遇到过离开型号、下海经商的诱惑,但最终还是断不了航天情。”老金坦言。

这是“老航天”们的“理智与情感”。

就在型号检飞出现问题的关键时刻,系统批产保障岗位的小王,这位去年有277天出差在外、被领导和同事称为“标杆式人物”的小伙子,却缺席了。“周五那天,他破天荒地跟我请假,因为家里给他电话,说母亲得了癌症。”领导老金回忆道。但没过几天,回家将母亲安置妥当的小王,又回到了试验队中。

型号副总设计师小魏因为干航天疏于照顾家庭,已经上了爱人手机的黑名单。“后来我们都学聪明了,互相换着手机给家里人打电话。”队员们总结“斗争”经验,笑容里夹杂着些许无奈。

试验队里负责型号系统误差标定工作的小牛,只要在驻地休息,大家就一定能听到楼道里他那欢快的歌声。这个长着一张娃娃脸的“85后”,已经是两岁孩子的父亲了。他觉得,试验任务虽苦,但要快乐地享受这个过程。“只是不能陪在孩子身边,记录他的成长点滴,不能说没有遗憾。”提到孩子,小牛难掩愧疚之情。

据统计,这支试验队中的“80后”已经占到了约六成。试验队新生力量的“理智与情感”有着新的演绎。由于特殊工作性质,队员小贾的恋情屡屡告吹。此次型号试验,小贾便被领导“扣”在了上海。“把女朋友谈好了,才能去试验场”是领导布置给小贾的新任务。

而试验队生活也成就了很多被队员们笑称为“关久了自然就看对眼”的美好姻缘。小朱和小倪便是由“队友”发展成情侣的。两人在型号设计定型之日步入婚姻殿堂,女儿又在庆贺型号首批靶试成功时诞生。“我们夫妻从事同一个型号,平日最多谈到的竟不是女儿,而是型号。”小倪感慨道。

在记者采访过后半个月,前方传来好消息:该型号批抽检靶试圆满成功。目前,八院以该型号为基础,拓展了升级换代新型号。型号攻关之路上,试验队再次出发。西北骄阳镌刻出他们坚毅的轮廓,戈壁风沙掩埋不掉这支队伍的历史功绩。(崔恩慧 尹林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