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改革发展侧记

文章来源:中国航天报 发布时间:2013-11-15

作为钱学森从定性到定量综合集成理论方法的早期探索者和首个实践者,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以下简称系统院)有着属于自己的光辉与荣耀,而打造“中国航天智囊”更为这家单位增添了几分神秘色彩。始于今年年初的一场重大改革和调整,正为系统院筑牢未来发展的基础。

要改革,先解放思想

被外界誉为“中国航天智囊”的系统院前身是中国航天工程咨询中心,2011年顺应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改革需要,有了现在的名字,同时也被寄予“支持集团公司信息化建设、提升软实力,破解社会经济和航天事业重大发展难题,推进航天自主创新能力提升和市场化、产业化发展”的厚望。

放眼海外,该院对标的是美国兰德公司。兰德公司被誉为世界智囊团的开创者和代言人。这家公司广为流传的一个故事,是其为美国政府提供的一份是否应卷入朝鲜战争的报告。和兰德公司集中于咨询不同,支持中国航天信息化建设也是该院的一项重要使命。为了这一目标的实现,该院也不断在适应发展需要进行内部的改革调整。

在系统院此前的组织构架中,这个500余人的单位被设置成了15个部,分别按业务领域进行市场拓展,开始的时候激发了各个部门市场开拓的积极性。但是随着该院经济体量的增大和业务范围的拓展,这种缺少协同的发展模式弱化了院机关市场开发方面的职能,而缺少顶层统筹导致各部门沟通不畅,内部竞争的事情也时有发生。

尽管在2012年建院首年即取得收入和利润同比增长均超过20%的好成绩,但在今年年初,系统院针对新形势下的发展需要未雨绸缪,在体制机制上进行了一场改革。

改革之前,系统院先进行了一场思想解放大讨论,自我剖析当前存在的问题,通过这场思想解放大讨论,该院将经济发展放在了现阶段的首要位置。“改革是经济发展的必由之路,没有经济的发展,出成果、出人才都是一句空话。”系统院党委书记郭京朝表示,思想有多远,路才能走多远,思想解放了,不相信的事情才能变为现实。

作为一家咨询机构,为中国航天的发展提供智力支撑是系统院最重要的使命,为何要将经济发展放在改革的重中之重呢?有此疑惑的甚至包括系统院内的不少员工。

对此,郭京朝有自己的认识——经济规模小是制约系统院当前发展的重要瓶颈,因为经济总量小造成的人才流失、重点项目花落他家的事情时有发生,而人才匮乏又影响着系统院争取重点项目的能力,影响了经济规模的做大做强。经济规模、人才、重点项目就像一个相互关联的食物链,相互影响。

正因为如此,系统院将经济发展放在了改革的首要位置。但郭京朝在采访中多次强调,这是“现阶段”的行为,毕竟软科学是要出成果和人才的,当其经济总量足以支撑成果与人才产出的时候,企业的改革目标也将适时调整。

体制机制“动刀”见成效

该院院长王崑声见证了系统院发展的一个个重要时刻,也深知改革所能带给发展的爆发力。因此,尽管当前的发展模式对于保持系统院快速发展无虞,但是他还是成为这场改革的“先锋”。

通过解放思想,让经济发展在改革中先行成为该院党政领导班子的共识。当改革箭在弦上之时,系统院却慢条斯理地做了一件事情——“自我诊断”。这家以为他人提供咨询“诊断”为主业的单位,在改革前进行了自我剖析诊断。很快,一份当前存在的问题以及如何改革的详细报告出炉,经过院领导班子及相关人员7次专题讨论以后,系统院开始进行体制机制的改革。

在体制改革上,该院重点做好机关职能转变、基层业务重组两件大事,郭京朝将其概括为“发挥机关在经济发展中的主导作用、在技术发展中的引领作用、在科研管理中的核心作用、在对内服务中的保障作用”。同时,按照专业相关性该院将15个部合并重组成5个研究所,这样不仅解决了内部的同质化竞争,同时还能形成合力、优化资源,为客户提供更好的智力支撑、争取重点项目。从以前可能是几个人支撑一个大项目的“倒金字塔模式”,变为能调动上百人支撑一个项目的“金字塔模式”。

在机制改革上,该院为自己设计了一套新的绩效考评体系,本年度,该院对机关各部门制定了85条详细的责任令,对基层业务单位制定了52条详细的责任令。同时,还建立了一套与绩效考评体系相适应的薪酬体系,强化激励和约束机制,让人人有责任、有压力,并将压力转化为动力,充分发挥广大干部职工的积极性和创造性。这些措施在转变员工思想观念的同时,也激发了内部积极性和创造性,通过不到一年的改革实践,“落实大项目、运作大资金、争取大技改、引进大人才”正成为该院当前发展的真实写照。

通过改革,该院不断突破自我,创造了多个发展第一。今年,该院历史上首次获得超过千万元的咨询类项目;经过多年争取,在今年终于拿到了军品许可证,获得了型号研制生产的“准入证”,正式迈进军工科研生产单位行列;今年年初,该院将收入目标定为3亿元——这也是该院的“十二五”末规划目标,现在看来这一目标的完成“应该没有问题”……

经济发展是系统院“现阶段”的首要任务,而这个“现阶段”又将持续多久呢?郭京朝介绍,“软科学”的收入不可能始终保持高速增长,当收入达到10亿元的时候,将迎来经济、人才、重点项目的良性循环,那时候,系统院将为我国航天发展提供更好的智力支撑,也离打造“中国版兰德”更近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