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七火箭助推器动力系统试车成功背后的故事

文章来源:中国航天报 发布时间:2013-11-29

“启动、点火……”伴随着一连串指令的发出,北京某地的试车台上,巨大的烟雾伴随耀眼的烈焰腾空而起,雷霆万钧。“系统关机。”试验现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随后,型号总指挥宣布:长征七号运载火箭助推器动力试车圆满成功!

不到三分钟,170秒,航天人再次用自己的实力证明,中国航天又一次书写了传奇。在一些人看来,这一天来得太快了,而有些人却认为,这一天来得太晚。

20年后 再次试车

“一院最近一次火箭动力系统试车是20年前的事了,今天的试车是我经历的第一次,也是大多数人经历的第一次。”长征七号运载火箭型号总体主任设计师陈风雨说。

20年前,寒风中,一发火箭的三子级竖立在试车台上,一群来自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一院的研制人员仔细核查着各项技术参数,安装导管、检查仪器等操作一丝不苟。连续三次点火试车,这在中国航天史上是第一次。百余名试车试验队员放弃了元旦、春节与家人团聚的时光,终于在春暖花开的四月,在第三次试车时取得成功。他们闯过了研制道路上的一大难关,铸就了今天的长三甲系列金牌火箭。

20年后,一院的研制队伍再次走上试车台。作为新一代运载火箭的首飞型号,研制团队担负的使命更加重大。

最大规模的动力试车

14个单位、100余人的试验队伍,这是最大规模的动力系统试车,而试验队9月23日就进驻了试验场。由于研制时间非常紧,所有的工序都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很多项设计验证工作都要同时开展。此次动力试车,参加测试的分系统多达8个。研制队伍将原来在发射场考核的项目,前移到本次试车进行验证,既可以模拟真实发射状态,也可以提前暴露问题,为后续工作留出更多时间,但是压力也大了很多。

试验现场,14个单位之间的工作需要协调,8个试验系统需要配合,如果有一个工位出现错误,那么整个试验就存在失败的风险。

为了能够顺利完成任务,试验队员们制定了多种方案来保证试验顺利进行。当天仅试车现场的状态检查表就有150多张,每张都满满地记录着每一项操作的内容、要求、责任人,现场还制定了三套关机方案,以备不时之需。

“我们不得不将工作做得细上加细,这样才能保证试车的成功。我们的型号是第一个以‘合同’形式立项的型号,不再像以往通过研制的方式来立项。如果试验失败,无论从时间上还是经济上都会造成巨大损失,对后续研制工作产生影响。”长征七号火箭副总指挥张涛说。

善打硬仗的“梦之队”

长征七号的研制团队非常年轻,其中很多人都是第一次从事型号工作。如何打造一支精干的“梦之队”,管理者下了不少工夫。

此次试验与以往不同的是:所有“一岗”人员全部由设计人员担任,这可是一次大胆的尝试。“设计人员中有很多是刚工作不久的年轻人。一岗责任重大,心里多少有些紧张。试验时,有时手心全是渗出的汗。”动力系统前端指挥魏一介绍说。

魏一今年31岁。进场后的第6天,妻子就为他生下了一个大胖小子。得知孩子出生的消息,他从现场直接赶到医院,看到了刚出生的儿子,别提多高兴了。当爸爸的兴奋并没有让他忘记工作,很快他又匆匆赶回工作岗位。将妻子和孩子接出院是第二次回家,没过多久,他就将孩子和妻子托付给了母亲,又回到了试车台旁。

魏一的搭档邓新宇,是动力系统后端指挥,工作还不到5年,干起工作来也是一个“拼命三郎”。他是本次动力系统试车的基础技术总协调人,从大系统方案设计到各个分系统要求和指标的把关,一丝不苟,铁面无私。两年前,他在长三甲火箭高密度发射中就已小有名气,在新型号研制中如鱼得水,还创新提出了动力试车关机控制、后处理等多种方案,是大家非常尊敬的试车“小管家”。从试车进场前总装中的状态控制,到总装后的测试把关,再到进场前的安全综合分析,持续半年的超高强度工作,将一向精神抖擞的“技术大拿”累倒了,可他硬是瞒着队友吃了三倍药量的消炎药坚持着。克服了家里妻儿生病需要照顾的困难,他来到了试车场,和队友们一起全力以赴,用行动诠释了航天的奉献精神。

在这支队伍里,还有很多让人感动的故事。有妻子病重急需照顾,却连续5年天天忙得“爆表”的结构系统指挥刘立东;有忙到半夜才去接孩子的发射支持系统指挥郭金刚……

动力试车170秒的背后,是上千个日夜的努力、是一张张年轻的面孔,他们是中国航天的未来。(于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