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软件公司重组后自主创新获长足发展

文章来源:中国航天报 发布时间:2013-12-06

近日,当梁思礼院士在回首北京神舟航天软件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软)重组10周年的时候,赞许道:“你们没有辜负我们当年的期望。”

从2003年算起,今年正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北京神舟航天软件技术有限公司重组成立10周年。在这10年里,神软依托航天,披荆斩棘,走出了一条自主创新的发展之路。

肩负使命 应运而生

神软的发展无法绕开一个和老一辈航天人紧紧相关的故事。

上世纪80年代开始,我国航天系统开始应用CAD(计算机辅助设计系统)、CAE(计算机辅助分析)、CAM(计算机辅助制造)等计算机技术。这些工具软件促进了我国航天事业的发展,但也逐渐暴露出“单兵作战,不能系统集成”的问题。

对此,由梁思礼院士等人组成的航天考察小组赴美国宇航局考察,对方先进的研发设计管理系统让这些老专家心中豁然开朗,“这就是我们需要的”。

考察结束后,以梁思礼院士为代表的航天老一代专家和负责预先研究的领导就明确提出,中国航天一定要研发自己的集成化设计制造软件系统。

经过航天系统多个单位、多条战线科研人员的集智攻关,1989年,航天人自主研制出了我国军工系统第一个CAD/CAM集成管理软件——AVIDM Framework 1.0,AVIDM(Aerospace Vehicles Integrated Design and Manufacturing)意即航天飞行器集成设计制造,它的成功意味着我国有了自己的集成化设计制造软件系统。

由于我国基础软件研发薄弱,随着信息化在航天的深入推进,大量涉及国家安全的数据、图纸、文档等需要管理的数据和信息,只能使用国外有关产品。上世纪90年代,为了从根本上保障国家信息安全,航天开始自主研发数据库系统。

随着AVIDM、数据库项目在航天的应用,信息化在航天产品生产研制过程中发挥出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奠定了航天发展软件产业的基础。

2003年11月11日,集团公司整合内部资源重组成立了神软公司,希望能够凝聚航天内软件研发的优势力量,促进航天软件产业化、公司化、市场化。

立足安全 发轫航天

坐在电脑前的一院一部的设计师正在认真检查着火箭设计图,他需要与图纸涉及到的单位进行技术协调,因此,他将电子图纸在AVIDM中发起电子签署,通过AVIDM发送给四院、六院、七院等生产单位的同事们进行会签,随后他根据生产单位同事们的意见对自己的图纸进行了稍许修改。在确认无误后他将自己的电子图纸在AVIDM中完成审批,随后相关部门通过AVIDM,将审批通过后的电子图纸分发给工厂相关部门组织生产。

与此同时,千里之外的协作单位生产人员在AVIDM中立刻看到了审批通过后的设计图纸,立马开始分工、组织生产。

这是AVIDM中的跨院协同平台,通过这个平台,打通了从设计到生产的数据链路,使得问题能够更快速地得到解决。

跨院协同平台通过信息化链路传输保密文件及型号图纸,不仅减少了设计人员的工作量,提高了工作效率,降低了单位的各项出差成本,更提高了保密性和安全性。

AVIDM在市场应用中衔枚疾走的背后,是我国对工业信息化的高度重视。

“工业软件是提升工业能力的‘倍增器’、‘软装备’,是信息和工业‘两化’深度融合的突破口和切入点。”集团公司总工程师、神软董事长杨海成认为,航天这样的高科技产业,核心软件必须掌握在自己手中。

“神软走的是一条我国国防软件必须走的自主化之路,而这条路上既有来自用户需求的不断鞭策,又有国外厂商的夹击。”神软总裁于衍华表示。

AVIDM刚研发出来的时候,就开始面临着国外软件巨头的“绞杀”。在AVIDM面世前,国外巨头的相关软件价格居高不下,国内企业要想提升信息化就要承担高额的软件成本。在AVIDM面世之后,国外巨头开始逐渐降价,为了拔掉神软这个“眼中钉”,有些外商开始用免费试用的手段和神软抢客户。

今年美国中情局雇员斯诺登爆出的美国“棱镜门”再一次将网络信息安全推上了风口浪尖。

“从国家信息安全出发,我们必须开发自主可控、安全可靠的国产软件。”神软党委书记车玫表示,“只有这样,军工型号研制信息化系统的基石才能够更加稳固、坚实。”

现在,神软的收入来源中,航天内外基本平分秋色。对于神软而言,这是一个好消息。

对于一家以“打造自主软件品牌,服务国家信息化建设,铸就国内一流、国际知名的大型软件企业”为愿景的企业,这一目标是无法通过“啃老”实现的。于衍华希望,将来提起“自主可控安全可靠的国产软件”的时候,人们第一反应就是神软,提起工业软件的时候,人们首先想到的也是神软。(陈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