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天7414厂大件热处理组常年坚守在秦岭山中

文章来源:中国航天报 发布时间:2013-12-13

在距西安50多公里的蓝田秦岭山中,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四院7414厂4车间大件热处理组的14名成员,长期守候在那里。

留守大山 无悔选择

在7414厂蓝田山里老厂区一座沿河沟而建的高大厂房里,坐落着四院职工引以为豪的“亚洲第一炉”。作为该院型号生产线上的标志性设备之一,虽然30多年过去了,联合井式电炉机组依然雄风不减。

“联合井式电炉机组于上世纪70年代后期建成并投入使用,由预热炉、淬火炉、回火炉、温度控制系统、供气系统等组成,承担多种型号发动机金属壳体和大型金属件的退火、淬火、回火等热处理任务。”车间负责人张曦宁介绍说。上世纪90年代中期,按照国家三线调迁计划,该厂主体随四院由蓝田山里搬迁到西安东郊田王地区。但由于各方面原因,联合井式电炉机组却留在了大山深处。2002年5月,该院党委为在型号产品研制生产做出突出贡献的关键重点设备“树碑立传”,联合井式电炉机组被光荣地命名为“功勋炉”。

如今,当人们的生活和工作环境越来越现代,昔日的生活场景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和回忆时,联合井式电炉机组的操作者——该厂4车间大件热处理组的职工,却仍然在“黑白照片”的环境中工作和生活。这些职工每天早上6点多就要乘车进山,晚上早则七八点,晚则凌晨1点多才能回家。任务繁忙时,他们在山里一待就是好几天,有时甚至半个月,白天晚上连轴转,节假日也要全部搭进去。

不仅如此,班组成员还要忍受恶劣的工作环境,夏天厂房平均气温接近40度,靠近产品工作的职工更是烤得满脸发烫;冬天气温常常在零下七八度,生产用水要凿开厚厚的冰层。流经厂区的辋峪河水,近些年因上游修建水库,河水一直处于污染状态,就连用河水洗过的软料工服,晒干后都会发硬。职工只得从山外购买桶装水并用通勤车捎进去饮用。至于洗菜、淘米、做饭用水,职工们只能到几里外的村子里拉水解决。职工厨房是厂房地下室废弃的房间改造而成的,主厨由班组成员根据工作情况排班轮流当班。

刚开始,家属们对于这群抛家舍业的人并不理解,但进山“探班”时,他们被感动了。“到山里体验后,我才理解了他们这种坚守精神有多么的可贵,与世俗的追名逐利是多么的不一样。”一名职工家属说。

攻坚克难 永葆本色

“预防为主、过程控制、关注细节、一次成功”一直是大件热处理组秉承的工作理念。迄今为止,该班组完成的热处理产品,力学性能测试一次交验合格率均为100%。

为什么这个远离本部的班组在条件十分艰苦的情况下,能保持如此的业绩?张曦宁介绍说,热处理工序是特种工艺、关键工序,设备对保证产品最终交付质量会起到十分关键的作用。作为全院“独生子”大型特种设备,联合井式电炉机组承担全院90%以上大型金属发动机壳体和金属件热处理任务,不容有任何闪失,否则整个科研生产链条将会陷入瘫痪。因此,加强设备的维护保养就显得异常重要。

一次,淬火炉内某区炉丝突然断裂,而此时后续产品急需进行调质热处理,如不及时抢修,整个生产任务将无法按计划节点如期完成,全厂生产大局也将因此受到影响。

面对如此情形,大件组的职工在炉内温度尚未完全降下来时,便忍着将近五六十度高温的炙烤,穿戴好劳动保护用品,站在由天车控制的升吊框中,悬在距地面八九米高的炉膛里开始了紧张的检修。

为避免意外,他们几分钟轮换一班。每次从炉子里出来的人衣服都是透湿的,身上沾满了土,几乎成了“土人”。摸摸安全帽,烫的,拽拽焊机电缆,热的。检修历时3天,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他们硬是在常人无法忍受的情况下,抢时间修好了设备。回忆起几年前修炉子的场景,时任车间主任的靳铁军依然历历在目,感慨万分。

由于该电炉机组功率大,加之电路老化,一次,负责供电的变压器突发燃烧,危急关头,班组成员不顾个人安危,冒着烈火随时可能引爆变压器的危险,迅速投入到灭火战斗中。经几个小时抢修,避免了灾情扩大,将损失降到了最低。老组长李平波向记者回忆起了当年惊心动魄的抢险场面。

历经30余年,如今设备依然高效运转,这来自于该班组全体人员的精心维护。“虽然没有其他班组那么大的名气、没有吸引人眼球的班组园地、没有高级别的班组荣誉,但我们不缺少团队的和谐、力量和激情,不缺少对高质量产品和严慎细实工作作风的追求。”现任组长丁勇伟说。

当被问及是否有调到山外工作的念头时,丁勇伟坚定地说:“谁都希望工作条件好一点,能随时照顾家庭,但只要炉子一天在这里,我们就会一直坚守,尽心尽力地将工作做好。”(荣元昭 郭建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