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射场轶事

发布时间:2001-01-11

我能当宇航员吗?

2000年12月24日,平安夜。而酒泉的这个夜晚并不平安。神舟二号飞船加注刚刚结束,加注高压氧气工作便紧张地开始了。空气中稍有氧化剂,加注厂房随时都有可能因引爆而被夷为平地。为防止意外,所有到场人员全部服了一种特殊的药片,桌上放着应急的防毒面具。
大凡重大事件,发射中心副司令张建启总要亲临现场,当晚,他与航医所的所长沈力平坐在大屏幕前,密切注视着显示仪。加注进展得较为顺利,大家这才稍微放松起来。记者借机向沈力平所长打探宇航员的培养情况,沈力平大抵深谙“防火防盗防记者”之门道,便顾左右而言它。一旁的张副司令似乎动了恻隐之心:“您瞧我们这位年轻的记者,身材不高,体重也不超标,这种危险场合也不惧,当个女宇航员大概没问题。”一句话引得沈所长打开了话闸:“现在想当航天员的人可真不少。就说著名科学家钱三强的夫人何泽惠女士吧,80多岁的人了,还多次给我写信打电话,要求在载人航天时随船上天。我们在选拔宇航员时慎之又慎,当把最后筛选的飞行员家属接到北京检查是否有传染病时,一位妻子当场表态——如果因为我的身体不好影响丈夫入选,我情愿与丈夫离婚。”一句话把大家都逗乐了。

编外气象员

神舟二号试验飞船发射前,经常有气象人员进行天气情况汇报。对于天气预报,发射中心流行这样一种说法:“报不报是我的责任,信不信是你的自由,准不准看老天爷的。”可是航天科技集团公司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主任张宏显别有一番想法。
走进他的房间,你会发现窗台上放着一个温度显示仪。这个显示仪通过一个传感器与窗外的温度计相连,为防止温度计与墙壁相碰影响准确性,张宏显还用自己的一个药瓶将它们隔开。一回到房间,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仔细判读温度,然后与当天的天气预报进行比对。
在繁重的工作之余为什么还要自愿当个编外气象员呢?张宏显说:“这次在低温下发射,温度十分关键。于是,我就萌发了自己监测天气的想法。”
跑遍了酒泉发射中心的几个商场,根本买不到温度计,张宏显灵机一动,从501部借了一个高级温度计。他说:“每天看着这个家伙,心中踏实多了。”

“细”发飞船

在“神舟二号”发射中,八院试验队事事处处狠抓了一个“细”字,把“细”字贯穿在本次飞行试验任务的全过程。
一细,细化质量目标。试验队根据“步步为营、节节把关;上挂下连、吃透技术;前延后伸、质量跟踪”的要求,在确定阶段质量工作目标的同时,将总目标分解。他们还针对冬季发射的特点,提出了低温发射环境的“五个确保”。
二细,细化文件体系。他们针对上级要求结合具体工作情况,细化了各专业的技术安全文件,如,推进剂加注、火工品、检漏、吊装等,并把这些文件汇总成册,以规范的形式下发执行。保证了每个岗位、每项工作都有文件约束,从而使质量工作落到了实处。
三细,细化表格化文件,每进行一项工作,都根据设计文件,制定一详细的工艺文件,如需更改技术状态时,均下发明确的设计通知单,按文件操作,实行留名制。
四细,细致开展“双想”。试验队还发动技术人员集思广益,开动脑筋,搞好“双想”。在进场前,提出了32个问题,这些问题在工作中不断得到解决和落实。为提高“双想”工作的深度,试验队专门下发了通知,提出了“满足任务书要求不一定完全代表飞行的要求;通过了出厂的各项试验和测试,不一定完全验证了产品的质量属性;完成了出厂和质量归零评审不一定完全代表全部质量状况;搞过了质量复查和‘双想’不一定能保证没有隐患”的“四个不一定”。左赛春 李秀玮 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