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指挥访谈:长二F火箭总指挥黄春平

发布时间:2001-01-11
大悲大喜福建汉
担任长征二号F运载火箭总指挥要职的黄春平虽是福建人,却有着东北汉子的彪悍与豪爽。火箭发射成功了,这位大悲大喜的黄总与同事紧紧相拥在一起,竟然像小孩子一样放声大哭起来。从测发控制大厅向指挥中心返回的途中,他仍在一边说话一边不住地擦眼泪:“我们这些搞火箭的人,打成了或许是功臣,打不成就是罪人呀。”重任在肩,压力之大可想而知,在这次发射前半个月,火箭一个部件突然发生故障,这位总指挥一下子急得上了火,人中部位红肿得像枚“小火箭”。
这个部件是火箭的关键部件,在这次发射中,为了除掉“病灶”,身经百战的黄总从戈壁滩回到北京,连夜召集专家进行“会诊”。由于“病情”复杂,症结一时尚不能确定。下一步该怎么办,前线决定将部件送回北京,装箱工作已经开始了,是否返京?黄总经过深思熟虑后果断决策,为了节约时间,保持故障状态,部件应按兵不动,请北京的专家组亲自到基地试验现场指导排故。
在北京,一院请来20多位专家,有些黄总并不熟悉。但他细心观察,发现讨论会上有几位专家特有主意。情况紧急,黄春平当机立断:“6位专家,跟我走。”点将容易,可被点的将却各有苦衷。徐云锦专家虽然技术了得,出行却从不乘飞机。这次,却也破了例。“大家都说我面子大,有福气。航天事业凝聚人心,徐云锦等专家二话没说,也就飞过来了。”人缘极佳的黄春平,谈起这个插曲,颇为自豪。
雅号的由来
自从担任了长征二号F火箭总指挥以来,黄春平抓元器件是出了名的,也因此有了“元器件副院长”的雅号。在他眼里,火箭上那近30万只元器件就像是人体的细胞一样,哪一个细胞坏死,都可能导致全系统的失败。神舟一号试验飞船发射成功后,黄春平跑遍了成都、西安、贵阳、杭州、哈尔滨等元器件厂家进行答谢。与元器件的厂家关系很“磁”,加上黄春平又坚定推行统一组织订货、统一下厂管理验收、统一筛选、统一发放、统一失效分析的“五统一”元器件管理,重点仪器的整机可靠性增长试验和各种元器件的破坏性试验也做得相当充分,黄春平对于今年的箭上元器件心中很有谱。
与首发长征二号F火箭相比,这次试验要真正地考验逃逸系统。启动逃逸系统,这在中国载人航天史上尚属首次。一年来,黄春平一直组织自己的队伍按照实战的要求工作。为了把自动逃逸功能做透,他们共列出了310种失效模式,又从中筛选出100多种主要的模式及判别准则进行反复试验,针对逃逸系统做了大量工作。
胜券在握
一月的戈壁滩,滴水成冰。人怕冷,火箭更怕冷,加注的推进剂一旦冻结,后果不堪设想。围绕着低温发射,黄春平同总师系统早在进入酒泉的专列运行途中就策划进场后马上开展“双想”,并列出了与冬季发射等有关的10项专题。就像精心呵护自己的孩子一样,火箭的伺服机构在转场中被“盖”上了棉被,密封舱也贴上保温层,并专程为它度身订制了一件“棉袄”。工作细到这个份儿上,难怪黄春平对于试验成功早就胜券在握。
问及黄总指挥发射成功后第一件想做的事是什么,是与同事们一醉方休,还是与牌友红心大战一番,甚或是亲自下厨做一道最拿手的糖醋鱼?这位爽朗的总指挥只是一个劲儿地摇头:“不,不,后续的试验任务还重着呢,必须马上转入下一个流程。另外,4月份去航天对口扶贫单位——巴东县一中做科普报告,好些同学的来信我还没回,不能欠这些山里孩子的账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