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好想你

发布时间:2001-11-16
我1965年初中毕业,心想对我们这些农村孩子来说,能考上一个学校就不错了,就能摆脱父辈那“脸朝黄土背朝天”的苦日子,真没想到居然能考上上七机部的川南航校。听说那是要查祖宗三代,是绝密的学校,学习的书都要编号,学习完是要收回的,这使我对这个学校产生了强烈的神秘感。
一到学校,老师就说,如果你们早来几天,就是一杠一星的少尉军官了,可惜的是刚取消了军衔制。学习了一年,史无前例的政治风暴来了,耽误了我们宝贵的四年半时间。1969年我到沈阳的新光厂,1970年到北京230厂学习车工,和老师傅一起加班加点,为发射东方红一号也算贡献了一点力量。1971年回陕西三线,到067指挥部农场。1973年七机部支援铁道部、石油工业部等单位。我本该到川南石油管理局去的,可他们听说是川南航校的后一口咬定,一个也不要。因为“史无前例”时川南航校闹得很乱,在泸州市是窗户上装喇叭——名声在外了。也许我与航天有缘,该离开时人家不要,你有啥办法。后来到7107厂搞基建,春夏秋都好过,一到冬天挖沟,一镐下去一个白点。这些纵横交错的沟挖不动咋办呢?还是我们这些“川耗子”聪明,找些烂木头在预先划好线的地面上一烧,解冻了,既提高了挖沟的速度,又取了暖,真是一举两得。
1978年7月1日7107厂投产,我继续操练老本行车工。1979年中央电大招生,此时我已是眼角“光芒万丈”,额头上“波浪滔滔”,但却起了要一张大专文凭的野心。经过三年的苦学,1982年2月拿到了毕业证,任地测设备车间工艺员、木铸锻车间工艺员。1988年调厂总师办任技术助理兼计划调度,协助副总师完成技术管理方面的工作。1998年响应航天总公司“减员增效,下岗分流”,给年轻人让位子而提前内退。
今天看来,我要感谢川南石油管理局,在1973年那次援外任务中,如果他们要了我们这一批人的话,我就不会干航天事业20多年。20多年的奋斗使我知道了什么叫苦,什么叫乐。我虽然内退了,但航天的每次发射,我的眼睛都直勾勾盯住荧光屏那冉冉升腾的火箭,一直到看不见为止。说句心里话,我对航天事业始终都有一种难以割舍的眷恋之情。航天与我有缘,我真的好想你。 (肖建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