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铸利剑镇海天(一版专栏)

发布时间:2001-08-31
开栏语:再有一个月,中国航天事业创建45周年的日子便到了。漫长的45年,记录了几代航天人实践我们党“三个代表”的光辉业绩;漫长的45年,使几代航天人在艰苦奋斗中形成了伟大的“两弹一星”精神和航天精神。对此,本报从即日起特辟“走在实践‘三个代表’的大路上”专栏,予以报道。
我们伟大的祖国,有960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国土,300多万平方公里的浩瀚领海和绵延18000公里的海岸线。这片流动的疆土,太多地浸透了近代中国饱受坚船利炮欺侮的泪水。
落后,就要挨打。
1953年,毛泽东主席遒劲的笔下跃动出一段激昂的文字——为了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我们一定要建立强大的海军。于是,1961年9月,一个研制飞航导弹的基地——中国航天第三研究院在北京西南郊的卢沟桥畔诞生了。
“海鹰”起飞之初,恰逢苏联撕毁合同,“老大哥”留下一句“连基本概念都不懂”的嘲笑,一夜之间挥袖北去。三院人按捺住内心的愤懑,披荆斩棘地闯进一条独立研制的发展之路。
当他们将自行研制的中国第一代岸舰导弹——西方人习惯地称它为“蚕式”导弹,展露在世人面前后,技术创新便始终成为了贯穿于飞航导弹40年风雨历程的一根不变的红线。
“飞鱼”本是“小二黑”
1982年5月,阿根廷与英国为争夺马尔维纳斯群岛开战的时候,看来弱小的阿根廷人用法国制造的“飞鱼”导弹击沉了英国的谢菲尔德号驱逐舰。“飞鱼”也随之名噪天下。
两年后,在国庆35周年阅兵式上,通过天安门前的导弹方阵里,排列着中国新一代飞航导弹:细长的身躯、小巧的翅膀、多棱的尾巴。敏感的外国武官们惊呼起来:“飞鱼!飞鱼!”
这就是中国的新一代飞航导弹。
该型导弹的研制不是国家计划下达的任务,而是三院追赶世界前沿技术、自加压力的“私生子”。正因为此,很长一段时间,它都是个“黑户口”。加上体态小巧,它被戏称为“小二黑”。“小二黑”身体小,五脏六腑都得小:小发动机、小末制导雷达、小自动驾驶仪、小战斗部……但是,这一切不是简单的微缩,而是一场艰难的技术革命。
小推力但能长时间工作的固体燃料发动机是研制工作中的关键。为了征服这座动力高峰,发动机研究所的十多位研究人员在两年内每人记了30多本笔记,叠起来有几尺高。
1973年深秋,难度系数最大的主发动机样机研制出来了。试验人员在荒沟里挖了一个坑,把发动机的头部埋在地里,冒火的屁股朝天,点火试车便露天开始了。用砖头支锅野炊式的方法进行的一次高科技的燃烧,竟然一举达到了预期设计要求。
为了躲过敌舰雷达的眼睛,小导弹要贴近水面飞行,因此必须克服复杂的海浪和各种电波的干扰。承担此项任务的雷达专家们,千里迢迢坐车乘船来到位于东海的一个荒岛上做试验。春节,风浪最大的日子军舰出航了,舰上的试验人员被颠得翻肠倒肚。补给船由于风浪太大来不了,他们喝积存的雨水,吃没有绿色的干菜,一连度过了三个春节,终于研制出了可与世界同类产品相媲美的小末制导雷达,引起世界飞航导弹专家的关注。当某发达国家了解了它的性能后,也不由得啧声赞叹。
1985年的朗朗秋日,黄海之滨。随着指挥员“发射!”的口令,导弹呼啸而出,拖着一条长长的彩练,紧贴浪尖,扎进了靶船的肚子里,炸得全船起火,海水飞扬。这次试验以全部击中目标的大胜记录,跳出了最美的一组浪尖之舞。
“小二黑”变成了“玲珑一代”,成为我国飞航导弹史上一个新的里程碑。
雾霭散尽霞光媚
1993年的"八一"建军节,三院把庆祝活动搞得比以往任何一年都热火。原来,总设计师姚绍福自有他的"小九九"。
他陪同海军首长参观后,向海军首长透露了另一个“秘密":总体部研制的一种系统,是全国独一无二的,要想上新型导弹,可离不了这玩艺。
姚总师所说的“宝贝儿”就是某型号导弹。早在80年代初,为了进行技术储备,三院就认准了这种射程更远的新式导弹,并贷款筹资开始了研制。从论证方案到设计定型,这一新型号只用了短短4年时间,无疑是一个发育极快的“神童”……
海军首长亲眼目睹了“神童”的威力,很快敲定以此改型研制新型导弹,任务由三院承担。
1996年11月15曰,某海域,自导弹飞行试验。导弹起飞后就一个猛子扎进了水里。几次连续失利,导弹研制陷入“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困境。
海军首长焦急万分。“后墙”不允许再退!
一个酷暑难当的深夜,院长王建民和书记许祖凯在试验现场含泪写下了有生以来从未感到如此压抑的检讨书,素来泰山压顶不弯腰的三院人开始了新一轮的技术冲锋。
终于,难于上青天的发动机技术被突破了——导弹有了一颗无比强劲的“心脏”;舰上雷达捕捉远距离目标的“超视距”难题被攻克了,中国的导弹从此有了真正的“火眼金睛”……一个大雨滂沱的清晨,一支神秘的车队碾着乡间土路的泥泞,驶向导弹发射基地。
“轰”一声巨响,一道电光刺破长空。成功了!姚绍福总师与身边的副总指挥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导弹家族群英会
沧海桑田,古桥作证。40年弹指一挥间,飞航导弹已由岸舰型导弹起步,扩展到空舰、潜舰等20多种型号,以一个兴旺的家族在中国海疆上铸起了一座伟岸的丰碑。
有人开玩笑说:“我国飞航导弹之所以如此人丁兴旺,全是三院不遵守‘计划生育’的结果。”
三院为了在经费紧张的情况下为国家多下“弹”,在技术创新中探索出了“基本型、系列化”的发展模式。“基本型”好比是鸡,为它创造不同的条件,便能派生出不同的弹;有了良种弹,还能“借弹孵鸡”,从而成为新型武器研制中的赢家。
为了缔创更庞大的海鹰家族,适应攻击、压制、侦察、探测等不同作战任务,一直在技术浪尖上赶海追潮的三院人,正向着近中远程齐备,亚音速、超音速、高超音速齐全和全方位攻防的精确制导武器装备体系迈进。
始终瞄准技术前沿,始终攀登科技高峰,已成为三院几代航天人骨子里抹不掉的追求。在近几年人民解放军举行的多军种联合演习中,三院的高科技产品使我勇猛之师如虎添翼,为祖国的万里海疆构筑了和平盾牌。
进入21世纪,围绕海洋国土和海洋资源的高科技军事斗争日趋升级。在高技术条件下的海上局部战争中,短兵相接的场面将很难重现,取而代之的是远射程、高精度的多种武器的协同打击。
中国的飞航导弹事业,如搏击长空的镇海神鹰,正以矫健的身姿在狂卷的波涛中翩翩飞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