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掉下来的缘分(二版 我的航天缘)

发布时间:2001-08-31
□董修敏
1958年夏,大连军事俄文学校完成历史任务宣布撤销,所有工作人员都要分调出去。到哪里去,干什么?我费了思考,因为事业的适应是我最好的出路。这时,驻大连的三兵团宣传部副部长牛君仰找到了我,对我说:“你到我们这来吧。你是宣传科长,把你们科的人和图书资料也都带来。”我认为,到他们那里是宣传部门进了宣传部门,“连窝端”,人事上也熟悉,我自然乐意。正当此时,我校原先调往北京工作的姜林枫回到学校来了。他原是我校干部处长,这会儿回来是寻调干部。他见了我,问:“你去北京工作怎么样?”“干什么?”我脱口而出。“这地方好!”他说。“怎么个好?”我问。他先顾左右而后才回答:“这单位,新成立,国防部第五研究院,是保密单位,搞国防尖端科学的。”我仍然迷离着:“什么叫国防尖端科学,你给我说明白点儿好不好?别神秘兮兮的像个小偷!”他附在我耳边低声说:“研究搞导弹的。”他又说:“这是绝密,你一定要保密呀!”我说:“我虽然还不懂这究竟是什么,也先不管我去不去,你放心,我绝对保密。”我想了想,又问他:“我不懂什么国防尖端科学,也不懂什么技术,我去能干点儿什么?”他说:“那里除了搞技术的,其他和别的单位一样,军事、政治、后勤工作都有,也有你这宣传工作呀!”
这一番对话之后,我就反复思考,现在摆在我面前有两条路。一是去三兵团宣传部,这里工作熟人也熟,可谓轻车熟路,而且都驻大连,是就近搬家;一是去北京,工作不知人不熟悉。最终我选择了去北京。我认为,既然是搞国防尖端科学,搞导弹,这一定是一种很先进的武器,搞出来以后对加强军队建设,增强国防力量,打击敌人保卫自己,肯定是起很大作用的。我如果为之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一定是很光彩的。
过了两天,原学校的严文祥政委问我:“你拿定主意了没有?”我说:“那就去北京吧。”当年的8月,我们一行20多人坐上了开往北京的火车。
我就这样走进了航天。对我来说,到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工作,从事航天事业是一种偶遇,天上掉下来的缘分。无疑,这是报效祖国的新机遇。但它是经过我的慎重选择,这选择我将一生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