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辱使命 为天职(一版航天实践三个代表专栏)

发布时间:2001-09-05


固体火箭事业是强国的事业,作为我国最大固体火箭研制基地的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四院,多少年来,始终将加强国防建设作为自己矢志不改、铭刻心骨的庄严使命,以“国家至上,争创一流”的信念,奋斗不息,勇攀高峰,以科学创新的理念实践“三个代表”思想,创造出一个个闪光的业绩——某战略导弹实现飞行试验三连冠;国家某重点新型号综合演示验证试验获得圆满成功;某战术弹飞行七战七捷,批量生产合格交付;为神舟一号、神舟二号试验飞船研制的逃逸发动机经受住考验,获得圆满成功;远地点发动机将风云二号气象卫星准确送入太空轨道。
扬“使命”之帆
创新攻关
历史告诉我们,没有强大国防的民族,是没有资格侈谈尊严与和平的。
固体火箭,从它诞生那天起,就成为世界各大国拥有战略战术武器的机密,这就意味着中国涉此领域必然无资料可借鉴;新一代武器型号,每一种都含有大量的新技术、新材料、新工艺——这就注定了四院人的惟一选择是:攻关,创新。
面对充满荆棘与艰险的攻关创新之路,四院党委阐释的理念是:我们研制的高科技武器就是先进生产力,共产党就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所以,排除万难攻关创新是我们的天职。
这是四院人攻关、创新的指导思想和方法论。
让我国几代航天人魂牵梦萦的某重点型号导弹,从立项之日起,便显示出了非同凡响的意义。其发动机采取的新技术、新材料和新工艺,达到了60%以上,研制难度之大,创造了四院建院历史上的奇迹。
铭记“不辱使命”的神圣信念的四院人,以科学创新的精神负重拼搏,顽强攻关。这是一个四院人创造与梦想交织、成功与失败角逐的时期,每一个从这个时期走过来的四院人又怎能忘记为不辱使命而经历的无数个呕心沥血的日日夜夜,怎能忘记四院人携手风雨兼程的幕幕场景。
早在该型号研制之初,金属物理专家姜树田就大胆提出研制新钢材的设想,很快被航天部和冶金部立项。姜树田作为新钢材课题组成员,经两年努力,用新钢材研制的发动机试车成功。姜树田受到国务院嘉奖。新钢材研究中的两项成果还获得冶金部科技进步一等奖及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在该型号模样研制进行得如火如荼阶段,却有3台发动机连续出现大面积软化脱粘,型号研制严重受阻。42所临危受命:三个月必须攻克软化脱粘难题!“百日大战”拉开帷幕。具有扎实理论基础和丰富实践经验的攻关组组长王清和经认真分析,大胆提出:衬层配方体系必须重新调整!这意味着一切将从头开始。王清和没有犹豫,迅速埋头分析计算,一种新配方渐渐成熟。仅一个多月,配方各项性能检测符合总体要求,其中一项指标还达到国外先进水平。下厂工艺实施的一个半月三个回合100多次试验、3000多个数据,像一块块基石,铺就了新型衬层配方、防脱粘层材料和粘接工艺的研制成功。
某原材料是国家重点型号装药所需的关键组分。它是一种非常敏感的烈性炸药。据有关资料统计,国内外在这种原材料生产中,每隔四五年便会有一次爆炸事故发生。研制伊始,推进剂研究所张榜招聘勇者,侯林法这位深知不辱使命就得付出代价的勇者,亦是智者,第一个揭榜,带领一帮与他一样的勇者和智者,提着脑袋合成出了第一批这种材料。在解决固体聚合物溶解问题过程中为了避免明火,主任研究师祝一辰冒着生命危险用双手端着混合物在油浴上加热;副主任研究师、课题负责人张小平也是身先士卒。在他们的言传身教下,组里的年轻人练就了一身胆大心细、遇事不惊的过硬本领。装第一锅药牵动了所有人的心,配方组的同志们都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感觉。在装药危险性大、心理压力大的情况下,同志们制定了严密的安全措施、细致的操作规程和事故预案。经过几个小时的艰苦奋战,第一锅药终于出锅了。它标志着该推进剂研制从此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
由于这种材料的制备有扩张血管的副作用,每次装完药大家都头痛难忍,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第二天头痛欲裂。但大家都忘记了自我,全身心投入攻关。凭着这种信念和精神,配方组攻克了一个又一个技术难关,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突破性进展,成功地进行了多次不同规格发动机试车,圆满进行了综合演示发动机试车,提前两年完成推进剂的攻关任务,为研究成果向工程应用转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在这种原材料扩大生产中的新一轮工艺攻关中,生产线上的年轻人20多天里每天要连续工作十几个小时,致使他们头晕脑胀,饭菜不香,只能靠吃药或喝浓茶来缓解。长期处于高度紧张状态的疲劳战加之气候的原因,30多人中相继有20多人次生病,而一人一岗的人员编制和进度要求不允许他们休息,只能在门诊部打完吊针或吃点药后,又赶到生产工房。一次,生产线4个组中最危险的小组组长杨承华因感冒头痛加之药物剌激,实在支撑不住了,便跑到门诊部吃了些药,又匆匆返回了工房,因为他深知险中又险的岗位离不开他。为使该原材料达到所需标准,需在一定的条件下,将配方制出的原材料药液中的酸性物质等杂物洗出。由于在原有洗涤条件下洗出的原材料药液总是不合格,为探索出新的工艺条件,必须对药液进行反复洗涤。按规定,人必须在与原材料完全隔离的条件下操作,然而由于生产条件的简陋,每次返洗时,20多岁的杨承华、翟宏新和周红彬,只能用手将装有原材料药液的塑料桶,从2米深的地沟中经一架陡直的木楼梯提上来,然后,再将相当于一颗手榴弹威力的药液倒入盛药箱中,稍有不慎,后果将不堪设想。如此返洗数次,大家感到实在太危险。善于动脑的小翟便又琢磨着采用物理现象中的虹吸法,促使药液通过一根透明的塑料管自流到药箱中。但这样做,必须有人冒着可能将药液吸入口中的危险。每返洗一次,人便要嘴对着塑料管吸一次。攻关时,每天都要返洗,有时一天返洗两、三次,甚至更多。杨承华、小翟、小周三人都曾躬身趴在桶边吸过药。每次操作完后,由于受药液的强烈剌激,他们头痛欲裂,常常整夜无法入睡,可为了第二天的安全生产,他们只能靠服安眠药入睡。一套新材料扩大生产的完备工艺就是在这样的情形下诞生了。
科学创新的理念结出了累累硕果,又丰富了先进生产力的内涵。

蓄质量之水
载“使命”之舟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而质量有时可使一项先进的科学技术远离先进生产力的大门。
质量是水,“使命”是舟。水可载舟,亦可覆舟。没有质量之水,“使命”之舟何以扬帆。四院原院长叶定友、现任院长周为民在数次质量动员会上指出,抓质量就是讲政治,产品质量有缺陷,导致飞行失败,不仅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更重要的是推迟“撒手锏”武器的研制进度,影响国家和人民赋于我们的神圣使命的完成。而且,就市场经济而言,高质量的产品,也是我们抢占市场的“利器”。这是四院人高扬“使命”之帆,实践“三个代表”的质量理念。
于是,四院经过多年的努力,建立完善了一整套质量管理文件。
质量管理“72条”、“28条”,质量归零“双五条”以及国防科工委“30条”是总纲,从设计到生产、试验、交付,每道大程序都明示出质量方针、质量目标、质量程序。全院所有重点岗位都有严格的操作规程。在严肃工艺纪律的基础上,创造性地编写出一整套易懂、易记、易操作的工艺规范。质量闭环管理的最后一道法规是《质量问题归零实施细则》。
这是法规,是严肃而刚性的法规。
为使这种法规落到实处,院和各厂所签订质量责任书,厂所和各单位签订质量责任书,各单位将质量目标分解到班组和个人,从而在全院范围形成了切实有效的质量管理网络,使质量意识渗透到科研生产的每个角落。
刚性法规中还引入经济杠杆,旨在借助经济手段增强管理的效应。交付的产品实行按质论价,在严格考核的基础上,对产品质量进行奖罚。2000年,四院向各单位共发放质量奖励金200多万元,对质量问题罚款40多万元。各厂所先后延伸了这种做法,以43所为例,该所在型号研制中实行质量效益计奖、单件核算、当月兑现的质量管理措施,制定了《型号生产考核奖惩办法》,每月对各单位交付的每台产品从质量、进度两个方面进行量化考核和单件核算,让大家对每件产品所包含的质量奖都看得见、摸得着,而且奖金当月兑现。所里奖金的70%发给操作者本人,30%给基层留作二次考核。2000年该所共兑现优质产品奖励金53.22万元,质量专项奖励6项。按质论价,充分调动了基层单位和操作者的质量意识和工作积极性,对提高产品质量起到了极大的促进作用。
法规是质量的刚性保障,经济杠杆是结合新形势特征对刚性法规的延伸。但所有这些最终都要通过全院每一位职工来实现。显然,人的质量意识至关重要。于是四院通过长期不懈的质量意识教育,通过对质量管理“72条”、“28条”,质量归零“双五条”以及国防科工委“30条”等条例的大力宣贯,通过有针对性的质量培训,在全院范围掀起了狠抓质量的氛围。职工们深知,产品质量与我们肩负的政治使命息息相关,也与自身利益息息相关。于是,职工的质量观发生了根本变化,由往日的要我抓质量,变成了我要抓质量。“严上加严,细上加细”这句喊了多少年的质量口号成了每个岗位、每个职工的责任和行动。
称量岗位是装药的头道工序,每种组分称量时精度要达到1/1000才能满足工艺要求,因此对操作人员的责任心有着极为苛刻的要求。有一次,在国家某重点型号大型投料中,在完成了某种组分最后一锅的称量后,当班审核员张文艳对记录本上两个数字非常接近产生了怀疑,她把检验人员的记录从第一班到最后一班认真核对后,发现数字计算有误,重新称量后结果多出了15.5克。别小看这小小的15克,却整整超出了精度要求的100倍。事后,工艺员说,多亏发现及时,要是送到下道工序,将直接影响到推进剂的性能,导致产生较大的质量事故。还有一次,在某发动机的投料生产中,当药浆将要预混时,称量组组长王六柱突然发现活动锅盖上的几枚螺钉不见了,他急忙打开活动锅盖,戴上手套,将手伸进50度的药浆中仔细摸寻。经过重新过滤,终于从药浆中找出了螺钉,从而避免了一起重大安全事故的发生,但药浆滴落在他的脖子上,从此落下了神经性皮炎的病根。去年9月份在进行组分机械过筛时,操作人员李新宁、左立涛等发现设备出现不易觉察的异响,立即停机检查,发现由于振动导致垫片松动。如果脱落到药剂中,转到下道混合工序,容易因摩擦产生火花,引起爆炸。由于发现及时,避免了一起恶性事故的发生。
承担重点型号二级发动机喷管设计的老设计人员毛正森,为了确保产品设计质量,他画图时总要事先精心准备,反复推敲。图纸下厂了,年过半百的他总是随身携带笔记本和尺子深入现场,这里摸摸、那儿量量,不断总结经验,不断完善图纸。有一次,原先设计的产品扩张段的小头端面有一个斜面,实际加工中与喉衬配合时难度较大,在这种设计与实际发生偏差的情况下,他立即着手对原先图纸进行了修改,把原来的两张图纸改为一张,不仅解决了难题,确保了产品加工质量,还给厂里的管理、工艺和加工带来便利。
抓质量不仅要制度健全,更要成为职工的自觉行动。“严上加严”是工作中必须严格遵循的行为准则,“吹毛求疵”更成为职工日常的作业习惯。
在某重点型号研制过程中,43所物资处在原材料到所后,发现产品标识不太清楚,便以电话、信函等多种形式与供货单位取得联系,直至把问题查个水落石出。还有一次,在交付某产品时,两件产品用的是同一种材料,虽然检验人员层层把关,可到最后还是出现了产品称量时重量不一致的情况。为了把问题弄清楚,主管生产的所长召集有关人员“会诊”,还请来院总师共同探讨,直到问题搞清楚才罢休。“不怕发现问题,就怕不解决问题” 。某重点型号加工下料时,由于刀具钝,导致碳毡分层。在最初的质量原因分析时,简单地归结为刀具不锋利。所质量部门认为此结论很是牵强,应该从更深层次挖出问题的本质。最后问题归结在工艺上没有对刀具做出明确的规定,从而进一步完善了工艺的漏洞,使质量问题得以彻底归零。
“海尔一位女工在商场发现自己企业生产的冰箱门上的橡胶封条脏了,取出自己的手绢擦拭干净,那是为自己的企业形象负责。而我们对产品质量的吹毛求疵是为我们国家负责,是为我们肩负的神圣使命负责。”四院一女青工如是说。
高质量的产品当然也必须有高超的技艺作保障。四院一批年轻人把学绝技绝招,把在生产中展示自己的高超技术和展现自己的价值视为骄傲。某型号发动机喷管加工中,设计要求上下端同轴度不得大于0.08mm,最小尺寸精度必须控制在3道之内。3道是一个什么概念呢?3道仅为头发丝的一半。如此精确的尺寸,绣花姑娘都会为之惊叹。操作人员在工艺、质量部门配合下反复摸索,终于攻克了这一困扰重点型号研制多年的“顽疾”,加工出的喷管无一例超差。
盈盈质量之水,保障着也保佑着四院人“使命”之舟的扬帆远航。
扬奉献精神
推“使命”之舟
四院党委书记李德然在形势报告会、生产动员会、质量动员会上反复阐述这样一个观点:保障国家安全稳定,人民安居乐业,实现祖国统一,是全国人民的共同愿望,也是全国人民的最大利益。承担国家高新武器研制任务的四院,就必须落实江总书记“三个代表”思想,代表全国人民的利益,为国防建设不断做出新贡献。这是历史赋予我们的神圣使命,是党和人民赋予我们的政治使命。国家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是四院人不畏艰险、顽强拼搏的动力之源。这种精神理念,渗透在为国防腾飞而无私奉献的实际行动中。一根红线贯穿,颗颗红心相连。“使命”之舟乘风破浪,精神之力衍生出四院浓郁的文化氛围。
四院一位业余作者发表在《四院报》的一篇文章中写道:曾不止一次地说,四院人肩负的是政治使命,似有“文革”遗风,似有苍白教化之嫌。而当台独分子大放厥词,美、日一些狂人遥相助威之际,当我驻南使馆这座中华主权象征的建筑被美国导弹化为废墟之际,当我们因此而得出的理论“落后就要挨打”,与100多年前鸦片战争的结论惊人相似之际,这“政治”之意还那么苍白还那么虚无吗?或许这就是四院人使命意识之源和支点。
或许正因为如此,当那年院领导在形势任务动员会上步抗美援朝时“你为抗美援朝做了什么”口号之意提出“你为重点型号做了什么”后,一时间,这句带有浓烈政治色彩的口号在四院职工中传开,成为每位职工当年衡量检查自己工作的准则。
当年,重点型号联试失利,全院关注,离退休老同志给院党委院领导写信表示,绝不给院领导添麻烦,并教育在岗子女敬业爱岗,一丝不苟,支持院分析故障,制定落实整改方案;子弟中学倡议孩子要认真学习,多做家务,帮家长排难,让家长安心工作,确保首飞早日成功。
这就是四院的文化氛围,带有浓烈的政治色彩,蕴含着强烈的使命意识的文化氛围。这种文化,经四院党委的不懈倡导、培养和全院职工的身体力行,凝炼出“国家至上,争创一流”这一四院先进文化的精神理念。
这种高纯度先进文化营养,滋润成长了四院这支极具奉献精神的队伍,而演绎出了一个个无私奉献的动人故事。
那年,某发动机总装出厂时,出现界面脱粘现象。为了找到脱粘的真正原因,四院两师系统根据专家意见,决定采取非常措施,对脱粘发动机就地挖药解剖,查探修复。挖药意味着什么,7416厂每位员工心里都清楚。早在80年代初,该厂曾发生过一起缩比发动机整形时,因摩擦引起的燃烧事故。幸好当时采取了严格的防范措施,才侥幸没有造成人员伤亡。怀着对航天事业的无限忠诚,7416厂毫不犹豫地接受了挖药任务,并立即组织突击队进驻现场。那一刻起,他们义无反顾地把自己交到了死神手中。
发动机药柱洞孔小,挖药人员只能躺在药芯通道中,像蚂蚁啃骨头一样,一点一点慢慢将药抠挖下来。狭小的空间里空气稀薄,浓烈剌鼻的药味,使人头晕目眩、恶心难忍,仅靠巴掌大的机口换气,挖药的人几分钟就憋得气喘吁吁、大汗淋漓。按规定,燃烧室内作业,禁止使用电灯,只能靠一面小镜子反光,在黑乎乎的发动机里作业,挖药队员如同在另一个世界里艰难地跋涉……当他们从发动机里爬出来时,手腕肿了,眼睛红了,手上打了血泡,浑身乏力,呕吐,泪流满面,饭吃不下,觉睡不着,有的同志浑身起满了疙瘩,奇痒难忍。王广仁,挖药突击队队长,第一个钻进了发动机内,承担了最危险的在药层上一次次打孔,查找脱粘位置的工作,准确探明了脱粘的部位;一位女工怀有身孕,但她强忍着药味刺激产生的剧烈妊娠反应,一直坚持在发动机旁为大家服务……挖药期间,从院、厂领导到每一位突击队员,无不经受了巨大的体力和毅力的考验。通过突击队员3个月舍身忘死的拼搏,数百公斤药被一点一点地抠挖出来,问题原因得以查明,改进后的发动机在随后的试车中获得圆满成功。突击队打了一个漂亮的大胜仗,为国家挽回了700多万元的损失,更重要的是,为最终攻克固体火箭发动机脱粘技术难关奠定了坚实基础。当这一喜讯传到北京后,当时的航空航天部部长林宗棠亲自发来贺电:“向四院职工冒着生命危险,在恶劣条件下修复发动机的无私奉献精神表示敬意。”
那是一个寒冬的清晨,几天几夜的鹅毛大雪覆盖了秦岭的山山水水。此时,7416厂一台发动机装药正到了紧要关头,原料必须及时运往混合工房。由于雪大路滑,满载原料的大卡车尽管带着防滑链,但在一段上坡路上仍是寸步难行,甚至向后滑,而后面就是4米多深的河沟。如果不能及时制止下滑的料车,后果不堪设想。在这紧急关头,年过半百的厂调度员郭全喜不顾严寒,脱下身上的棉大衣垫在车轮下。在他的带动下,闻讯赶来的职工纷纷脱下大衣铺就了一条通往厂房的道路。望着被车轮碾过的棉大衣,望着身着单衣、浑身泥浆的职工,厂领导眼睛湿润了,动情地说:有这样的职工,正是我们克服一切艰难险阻、事业兴旺发达的根本所在。
1998年3月22日,这是所有四院人永远难忘的日子,某重点型号发动机试样地面试车,点火瞬间,发动机爆炸,刹那间,翻滚的浓烟吞噬了试车台。面对一片狼藉的试车台,面对技术定位明确后马上要进行的又一发试验,在院拨经费没有到位的情况下,401所不等不靠,向全所职工发出筹款倡议。凭着强烈的责任感和无私奉献精神,全所职工纷纷解囊相助,一条长长的人龙出现在募捐桌前,从离退休职工到领导,从科技工作者到普通工人,甚至小朋友也伸出了稚嫩的小手……短短一天就集资19万元。受损的试车台迅速得到了抢修,为重大型号试验赢得了时间。401所为恢复试验条件筹款,是重大型号研究史上独一无二的壮举。原航天总公司领导闻知此事,感动地说:“401所人对重大型号,对航天事业的感情,让人由衷地敬佩。有这样一群人,我们的事业何愁不成!”
先进的文化氛围升华了精神情操,高尚的精神情操凝练出无数舍小家、顾大家,无私奉献的优秀群体和个人。
1994年9月,正是重点型号转段工作的关键时期,发动机主任设计师项建杏的妻子出差时不幸突然病逝,30多年的恩爱夫妻诀别时竟然没有留下一句话,家里留下了3个尚未成家的孩子。想起几十年来妻子对自己默默的支持,项建杏心如刀绞,悲痛折磨得他整夜难以入眠,人也瘦了许多。可没几天,人们又在办公楼里看到他忙碌的身影,因为重点型号牵着他的心。不幸面前,他用铮铮铁骨承受着一切。1998年3月下旬,他的大儿子就要结婚了,为了不影响父亲的工作,懂事的孩子同父亲商定:婚事简办。婚期特意定在大型试车后的第二天。谁能料到,被大家寄予厚望的联试失败了。四院决定立即展开故障分析。当项建杏把第二天不能参加婚礼的决定告诉儿子时,儿子伤心了,妈妈已经永远看不到这个婚礼了,爸爸再不来,这婚怎么结啊?但懂事的孩子答应了,他想:这么多年来,家里的私事是不能影响爸爸的工作的,这已经成了家规。第二天,当项建杏和同事们围在一起紧张地分析事故原因的时候,近在咫尺的儿子满怀遗憾地把新娘接到了家中,没有任何仪式,没有亲人长辈,两个懂事的孩子以自己的肩膀支持着父亲的事业。
某二级发动机裙框直径大于车床夹盘直径,无法加工,此时距离规定交付时间只剩下半个多月了,如果买新设备,价格太贵,时间也来不及。7414厂董卫国、倪世德、赵尊章三人攻关小组急得饭吃不下、觉睡不着,倪世德连续几个晚上查资料,双眼熬得通红;赵尊章一连两天只吃了一包方便面;最不幸的是董卫国,在这紧要关头,一场无情的车祸降临到他的头上,自己脊椎骨3处严重受伤,昏迷不醒,弟弟锁骨和一根动脉血管断裂,年仅6岁的小女儿的脸被车窗碎玻璃打得血肉模糊。当他从昏迷中醒来时,看到年迈的母亲泪流满面,眼圈红肿的妻子愁眉不展,失血过多的弟弟仍昏迷不醒,这位刚强的汉子心痛如焚。可当工友们来看他时,他的第一句话就是:“裙框问题解决了吗?”当得知难题仍未解决时,他躺在病床上焦急不安,反复琢磨解决方案。在刚能直起腰时,就闹着非要出院。医生实在拗不过他,再三叮嘱他出院后要静养两个月,可他一出院就跑到车间。经过他们反复钻研,终于解决了难题,确保了该型号整体研制进度。
某重点新型号装药用原材料工艺扩大试验攻关,具有高、新、险、难四大特点。这使四院这支有着30多年光荣传统的航天队伍面临着新的考验。负责该原材料装药安全性能研究和装药危险性模拟试验的陈华庭,忍受踝骨骨折不到两个月,右脚红肿的疼痛,在发动机装药期间,从襄樊来到西安,撑着拐杖,在最危险的岗位上进行安全检测。装药总师肖国珍,在最危险的原材料生产中身先士卒,带领一支年轻的队伍,连续组织生产70多天,安全完成了所需材料的生产。装药现场,不少同志出现头疼、恶心等反应,但无一人下“火线”。混合锅清理组的一位代班长,在进行混合锅浆料清理时晕倒,但他打完吊瓶又回到工作岗位。一位取材料样品的同志,不慎滑倒在地,但他紧紧抱着样品不松手,这可是炸弹啊,可他并未考虑过自己的危险。一线同志都清楚,装药是七级危险品,随时都有发生危险的可能,但大家都懂得这次装药的意义,没有一个人退缩。
“使命”之舟永不停歇,“三个代表”思想是强大动力。精神永恒,事业长兴。昨天的故事结束了,昨天的文化和精神依然张扬着,张扬的文化和精神还将演绎出新的更加精彩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