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追潮(一版 航天实践三个代表专栏)

发布时间:2001-09-07
肖文正
在三楚大地的崇山峻岭之中,隐匿着一个大型国有企业,它的名字叫做中国三江航天集团。
关于三江的起源有两种版本:一种来自于“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之说。这种说法通俗易懂,简单明了。另一种说法是,三江寓指托起现代工业文明的世界三大著名河流:多瑙河、密西西比河和长江。地处长江之畔的三江集团驾龙驭凤,披星戴月,开始追赶世界经济的潮流。此种说法虽然有些绕口,但随着三江集团的迅速崛起和其展现出来的恢宏之气,让越来越多的人倾向于接受后一种说法。
不管怎么说,把现代工业文明根植于山沟,使其茁壮成长,这是一种壮举;再让大山的风景与城市的文明链接,更是一种创新。
经营之道:市场为本
三江人是“军民结合”政策的先行者。70年代末,三江人提出民品选型要“不怕小、不怕乱、不怕难、不怕利润低,不怕麻烦”,正确的决策催生了万山面包车、江北双排座车、红林脚轮、长征家具……这些民品是三江连接山外的信息使者,也是三江对外开放的见证。
曾几何时,万山车、江北车供不应求,红阳农用车一路欢歌……轻型车很长一段时间是三江的主打民品。然而,在市场的角逐中,三江人发现自己生产的轻型车跟不上趟,越跑越吃力,不得不停下来检查哪个地方出了毛病。2000年初,三江人审时度势,向世人正式宣布退出轻型车整车生产领域。这一决定在方兴未艾的汽车行业犹如掷下一枚重磅炸弹,掀起阵阵热浪,引来众多媒体的频频探询,中央电视台、《经济日报》、《中国青年报》等媒体先后报道。
让苦心经营多年的轻型车刹车,这对一些多年从事汽车的专业人士来说的确难以割舍。然而反反复复的市场调研表明,生产汽车需要强大的资金和技术支持,要想生产整车,没有100亿元的投入,上不了规模;要想生产专用车,没有10亿元的投入,成不了气候;要想生产零部件,没有近亿元的投入,只能算“小儿科”。三江面对的现实是,有限的资金无法保证其可持续发展,这种不上规模、不上档次的生产成为亏损的源头,集团下面一些生产汽车的单位陷入到亏损的泥潭。一个集团,5个单位生产整车,乱相渐露,再吃“汽车饭”将难以为继,必须有一种壮士断臂的勇气,来堵住亏损的窟窿。
“有进有退”符合市场通行的法则。三江在宣布退出轻型车整车生产领域的同时,全力出击重型越野车和IP电话。三江人相中了重型越野车底盘军民两用的市场,在生产底盘的过程中,三江改变了贪大求全的心态,开门造车,广泛合作。他们与湖南的浦沅集团公司、齐齐哈尔的127厂、江汉油田联手研制,共同开发,让有限的资源得到有效的集中。
面对知识经济的呼唤,三江人基于对信息产业必将快速发展的基本判断,寻求可持续发展的动力,把珠海斯瑞捷公司的业务拆分,组建了网络信息技术研究所和网络通信公司,在武汉东湖高新技术开发区搭建起信息产业的平台。着力培育的信息产业结出了香甜的果实:NPS数字网关系统完成了系统功能设计,今年4月,与澳大利亚某公司签订了价值134万元的销售合同,已顺利交付;具有速拨功能的“家家通”IP智能电话机,已通过信息产业部产品检测中心的测试,获得进网许可,并投入批量生产;“小猎犬”网络安全检测与终止软件,在内部网络中正式运行。8月份,又传来重大利好消息,三江集团中标武汉2×3.5GHz频段地面固定无线接入项目,该项目为其进入电信市场提供了难得的发展机遇。
市场的万花筒映射出三江人最初的正确选择。2001年,三江人最终完成了民品的调整工作,信息产业、重型车底盘、机电成套设备“三套马车”驱动着三江的民品。
竞争之道:创新为本
进入新世纪,要说三江人的生活有什么变化,还真可以罗列一二,其中最大的变化,莫过于绝大多数干部职工已经“触网”。从1999年开始,三江集团就开始构建以计算机网络技术和现代通信技术为支撑平台的三江广域信息网络,点击www.cssg.com.cn,一个崭新的三江就会呈现在你的面前。
2000年底,航天机电集团公司企业管理年会移师三江,三江广域网的精彩表现给与会者留下了深刻印象。这张网已覆盖到集团机关各部门和集团各单位,一条条网线把处室、车间串联在一起。17个企事业单位精心制作的主页,犹如17道丰盛的大餐,让人目不暇接。
依托信息化的先进管理控制体系,三江建立起一个反应迅速、高效可靠、系统科学的决策机制,提高企业运行效率不用说,降低各项开支也在情理之中。计算机的普及与运用,直接解放了打字员,绝大多数年轻人都训练有素,五笔、双拼信手拈来,Word2000、Excel2000、Access2000成为大家手中熟练的工具。如今公文的流传、档案的检索,以及会议安排、车辆管理等日常办公事务,均由网络系统来传递,可谓“多、快、好、省”。
当大家对网上办公越来越有兴趣的时候,三江人的脑子里又开始嵌入了CIMS的概念。集团把实施CIMS工程纳入今年的十大节点考核任务,目标直指制造自动化和商务电子化。
眼下,军品市场的竞争日趋激烈,再加上要完成手头繁重的任务,没有点高招,还真难以招架。三江由此想到了计算机现代集成制造系统(CIMS),这种被通用等跨国公司熟练运用的先进生产手段加管理手段。三江人领悟到,单纯的技术创新或单纯的管理创新都无法支撑企业向前发展,两种创新必须同时进步,有机结合,形成综合创新能力。CIMS工程是综合创新的物质基础和组织保障,是利用技术手段推进技术进步和管理进步的有效办法。
搞这种“高、精、尖”的东西,没技术不行,没人才不行,三江集团借鸡下蛋,把清华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华中科技大学作为技术依托单位,并聘请清华大学的陈禹六教授、陈恳教授为该项目的副总设计师。这3所高校派专业人士到三江进行了10多场专业知识的启蒙。受到专家一遍遍的熏陶,三江人对CIMS知识有了更多的了解和更大的兴趣。
今年暑假,陈禹六、陈恳教授带清华的40多名博士、硕士来到三江,完成了CIMS总体方案设计。集团选定设计所、技术中心、红阳厂和万山厂作试点单位,将在红阳厂和万山厂启动一个加工车间自动化示范工作。
CIMS工程是个庞大的复杂的系统工程,三江计划分三步走,将在9年内定型。

32年前,从都市走向隐秘的山野;32年后,从山沟回归繁华的都市。由计划的指引到市场的牵引,三江集团完成了一个难度系数很高的跨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