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天领我闯人生(二版新闻)

发布时间:2001-09-07
□王魁海
1960年4月3日上午10点钟左右,北京大学化学系人事助理罗晔把我叫到系办公室。他告诉我:“0038部队选上了你,明天就报到,这是个保密单位,你回去准备一下,明天早上8点钟在物理楼前有大轿车接你们。”谈话很简短。我什么也没问,只知道是个保密单位。当时心中只有一个想法,一切听从组织安排。
第二天早上8点钟,在0038部队的同志带领下,我们乘大轿车直奔南苑东高地参加集训。从这一天起我就成为航天战线上的一兵了。集训结束后,我被分配到云岗(当时叫东山沟)固体室二大组,参加组建固体发动机基地的筹备工作。
1961年3月中旬,我又随固体室到西安五机部三所参加协作,进行固体复合推进剂的工作。当时大家戏称我们为一百单八将,因为协作组恰好是108人。
1962年6月,我们又奉命搬迁到四川泸州的固体发动机研究所工作。我在一室三组担任工程组长和某催化剂的课题负责人。1963年由于该课题组提前超额完成任务,课题组荣立集体三等功,我个人也立了三等功,当地政府还敲锣打鼓地把立功喜报送到我农村的老家。家里和邻里都感到高兴和光荣。这种催化剂定型后,在1970年被用到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上。
1965年9月,我们奉命搬迁到内蒙古呼和浩特市近郊。这里条件十分艰苦,家属大部分租住在当地农民土房里,后来就住自己盖的“干打垒”。这里春天刮大风,一刮就是四五个月。记得1966年5月中旬的一天,黄沙滚滚不见天日,到了晚上7点钟以后,狂风大作夹着黄沙刮得对面不见人。那天晚上,我们室有五六个人在工房加班,回不了住地。室里派出三组人去接他们,三次都被挡回来了。去接的人打着手电筒都看不清路,有的人还被撞到路边的电线杆上,根本无法前进,直到晚上11点以后,风势稍减才又派人把他们接回来。没有人叫苦,也没有人有怨言。
1970年9月,因三线建设需要,我又被调到湖北谷城郭峪 山沟的42所。山沟里交通十分不便,只有一条大路通向沟外。粮食、蔬菜、日常用品都是从沟外运进沟里的。记得1973年7月间,连续几天下大雨,交通阻断,家家户户没有一点蔬菜吃,只好用西瓜皮煮汤,一吃就是四五天。当时的生活条件真艰苦啊!
1976年我又被调回内蒙,直到1995年退休。我从走出学校门就和航天结下不解之缘,随着航天事业走南闯北,一晃就是35年,可以说,是航天带领我闯人生。回首往事,我无怨无悔,为能成为航天战线上的一兵而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