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筑人才高地(一版 中国航天实践三个代表)

发布时间:2001-09-12

历史唯物主义告诉我们,劳动者是生产力的要素之一。生产力的发展,离不开高素质的劳动者;而在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发展的今天,更离不开“劳动者”中的精英——人才的作用。
历史的日历翻到上世纪90年代初,地处改革开放前沿上海的八院面临着严峻的形势:老专家纷纷“到点”退下,年轻科技人员大量流失,历史形成的人才断层和人才大市场及社会分配差异的影响,对航天人才队伍形成两面夹击,已严重制约了八院的发展。院领导坐不住了,不遏制这种势头,不仅八院的发展无从谈起,就是国家下达的型号科研生产任务也难以完成。于是,一项“航天人才工程”在八院悄然启动。
待遇、感情、政策、事业
留人“八字经”
人才流失的原因固然有很多,但待遇低无疑是重要的原因之一。八院领导认识到,运用分配杠杆产生动力,使各类人才的付出、创造得到社会的公认和价值的体现,让他们在赢得精神满足的同时,得到相应的物质回报,是留住人才必须要走的一步。
前几年,八院在经济还十分困难的情况下,设立了一项100万元的青年人才基金,用于奖励有突出贡献的青年人,随后又再拨两个500万元,分别设立“青年骨干特殊津贴”和“型号岗位津贴”,以提高青年骨干的待遇。“青年特贴”奖励面为新引进本科生的50%,补贴额每月从200元至500元不等;“岗位特贴”奖励对象为军品型号岗位的青年骨干,每月金额为800元左右。这样,如果某青年人两项条件均符合,每月可多收入1000多元。特殊政策的实施,使八院优秀青年的收入大幅度提高。
八院还对青年骨干实行了特殊的奖励分房政策,标准为两室一厅;对新引进的博士生,每人也分配两室一厅住房一套,并负责安排家属的工作。以后,随着住房制度的改革,这项政策又改为发放住房补贴。八院所属各单位都设立了购房基金,向需要买房的年轻人提供无息贷款。针对集体宿舍条件不好的现状,八院许多单位向单身青年发放了每人每月数百元的住房补贴,使他们可以用这笔钱到社会上租房,改善居住条件。805所两位新分来的女大学生把合租来的房子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她们说:“这儿和集体宿舍很不一样,我们已把它当成自己的‘家’。”
待遇有了,政策激励、感情凝聚和事业感召成了八院留人策略的又一个方面。
该院基层许多领导干部和青年广交朋友,业余时间经常到集体宿舍访问谈心,帮助青年解决生活中的实际困难;中秋、春节等重大节日组织青年开展各种娱乐活动,以减少他们的思乡之情,使青年人从内心感受到集体的温暖。该院制订的青年破格晋升技术职称、出国进修深造等许多具体规定,则激励着青年人不断上进。
如果说待遇是基础,感情、政策是辅助,那么用航天事业的宏伟目标去感召人,激发青年人从事航天事业的光荣感、自豪感、使命感,以坚定从事航天事业的志向,则使留人策略上升到了更高层次。正是在这种策略的感召下,张崇峰博士放弃了原单位优厚的待遇和条件,志愿加入航天队伍,承担了一项重大的预研课题;陈杰博士从国防科大毕业后,放弃了多家外企开出的诱人条件,选择了航天事业,由于工作出色,不到三年时间,便被提拔为某研究所所长……
强素质、给位子、压担子
用人“三部曲”
为了解决管理干部和技术干部的断层问题,八院想尽一切办法,加强青年干部的培训。自1992年以来,该院每年都举办一期中青年干部培训班,每期脱产三个多月,迄今已有191人参加培训,其中三分之一以上的学员走上了院、厂、所级领导岗位,现任副院长庄国京就是其中一员。这个已经形成传统的培训班堪称八院的“黄埔军校”。该院还先后开办了型号两总师、工商管理、专业工种、监事长等多种培训班、研修班,并组织优秀青年参加境外培训,在青年干部中反响热烈,效果颇佳。
对青年人才给位子、压担子,促其成长,是八院人才战略中的一项重要举措。3年前,29岁的朱芝松走上800所车间主任的岗位,不到一年的时间,便因工作出色被提拔为副所长。在全院厂、所级干部考核中,他被评为优秀,很快又被任命为所长。如今,32岁的朱芝松已经是院长助理,主抓全院小型号的研制生产。
有谁能想到,在全国1100多个上市公司中,最年轻的总经理是上海航天机电股份有限公司的赵斌。他今年只有29岁,在读博士生。别看他年轻,却产、供、销全干过,有胆有识,去年在本岗位取得了不俗业绩。
为了解决型号总师系统年龄老化的问题,八院经过近两年努力,先后选配了20名年轻人进入总师系统,如今40岁以下的年轻人已占到两总系统总师人数的1/3,长征二号丁运载火箭的总设计师和总指挥、神舟号飞船的副总指挥,都是由35岁左右的年轻人担任。
竞争是市场经济的重要特征,营造一个公平、公开、公正的竞争环境对人才辈出、人尽其才是十分重要的。1997年以来,八院逐步推行聘用合同制,实行岗位竞聘,以合同的形式确定员工的岗位职、权、利。博士后罗志军竞聘为某型号的仿真课题负责人后,带领课题组出色地完成了任务,很快成为年轻的学术带头人,现已被任命为某型号的副总设计师。与此相应,去年,八院共有10名厂、所级干部因考核不合格而被免去了职务,其中包括正职3名。被免职者一律不保留待遇,不易地安排职务,不搞任何形式的照顾。竞争机制真正起到了“能者上、平者让、庸者下”的作用,激活了青年人的潜能和创造力,调动了青年人的积极性。
通过实施“航天人才工程”,几年来,八院涌现出一大批德才兼备的优秀青年干部。他们为八院带来了生机与活力,也为八院的发展带来了希望。八院领导表示,他们将以江总书记提出的“三个代表”为指导思想,加快培养,严格管理,建立机制,努力构筑上海航天青年人才高地,为21世纪航天事业的发展提供坚强的组织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