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星太空二传手推动先进文化传播(二版新闻)

发布时间:2001-09-26

文化信息搭乘直通快车
在日前召开的中国卫星应用大会上,中国国家航天局副局长孙来燕透露,中国将在新型 公用平台的基础上开发直播卫星。此前,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王礼恒总经理和马兴瑞副总经理多次提到,要加快新一代通信卫星的研制,特别要重视电视直播卫星的研制、发射并参与经营。《中国的航天》白皮书在规划今后十年的发展目标时,将“开发电视直播卫星,初步建成我国卫星通信产业”放在了战略高度。
直播卫星(Direct Broadcast Satellite,简称DBS)是将上百套数字广播电视节目和数据经过数字转换和压缩后发送到卫星上,由直播卫星进行点对面的传播,直接供各个家庭接收的一种先进卫星。用户只需架上一副口径为0.5米的碟形天线和接收机译码器,就可在普通电视机上直接收看高质量的电视图像和相当于激光影碟伴音效果的卫星电视。
与普通通信卫星将电视节目中继到各地方电视台、有线电视网或闭路电视系统,然后再进入家庭相比,电视直播卫星最大的优势就在于“直通车”般的效果,它能使电视节目不受地面网路和加密的限制,直接进入每一个家庭,使用户轻轻松松获得文化教育、科技知识、新闻、金融、股票等信息。
加上具有覆盖面广、图像清晰、价格便宜、收视方便等特性,卫星直播数字电视已成为电视业发展的一种新的趋势。
太空软杀伤的应战锐器
电视直播卫星的最佳轨道只有赤道上空的地球静止轨道一条。正因为清楚地看到直播卫星的传播功能、轨道位置是无法估量的巨大财富,世界各国都在竞相抢占这个战略制高点。
在1977年的世界无线电大会上,我国获得了3个轨道位置。由于技术、经济等方面的原因,直播卫星计划迟迟未得到实施。为了躲避他国直播卫星的软杀伤,我国对个人卫星电视地面接收设备采取了禁止的办法。
当我们“画地为牢”时,一些胃口较大的国家则提出了对卫星轨道进行新一轮的“圈地运动”。由于空间资源有限,国际电联已降低了对“纸上谈兵”国家的直播卫星系统的保护程度,只有具备卫星订货合同、火箭发射合同等实质阶段的直播卫星系统,才能享受较高级别的保护。
如果我国在近期内不尽快启动直播卫星计划,只怕再过几年,空间已无我国容身之地,我国将成为世界上少数几个没有直播卫星系统的国家之一。
美国、澳大利亚和欧洲、亚洲的许多国家在加盟直播卫星阵营后,以此作为文化传播和意识形态渗透的据点,通过美仑美奂的电视节目信息发动了一场没有硝烟的征战。我国周边国家如老挝、东南亚诸国也开始摩拳擦掌地进军直播卫星领域。当这些国家以及台湾地区的信息席卷而来时,失去直播卫星这个桥头堡,我们将会受制于他们信息、文化的轰炸,却没有反轰炸的对等能力。
正如大禹治水一样,“堵”绝非上策。只有尽快启动直播卫星计划,才能确保我国政策法规、文化信息不受干扰地顺畅传播。
卫星搭平台经济唱大戏
我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是最适合发展直播卫星的国家。目前我国的电视覆盖率只有90%,直播卫星能覆盖到普通电视望尘莫及的“老少边穷”地区,是解决10%电视覆盖盲区的最佳手段。即使在人口密集的城市和沿海地区,卫星电视也比微波传输的经济性好,收视效果佳,不会因高层建筑、地理环境和其他辐射而产生重影或干扰。
直播卫星蕴藏着显著的经济效益。美国休斯公司自1993年发射第一颗数字压缩电视直播卫星以来,直播卫星订户已经突破了1000万,其用户群占到美国家庭电视市场份额的12%,被投资者称为“值得长期投资的产业”。
直播卫星也将成为带动我国信息产业链迅速发展的龙头产业。即使不考虑其对高清晰度电视、计算机、广告业、影视业、信息业和其他相关第三产业发展所带来的间接效益,仅卫星电视直播事业本身的发展、卫星电视接收机工业每年至少就可为国民经济新增上千亿元的产值,增加就业人数几十万人。到本世纪初,达到小康水平的中国普通工薪家庭和富裕起来的农民家庭,也许不能家家买得起小轿车,但至少1/4家庭有能力安装卫视接收机。这一潜在的巨大市场令许多西方国家垂涎欲滴。如果中国自己不主动占领这个市场,而是像VAST、GPS接收机市场那样让西方国家夺得头筹,将会追悔莫及。
直播头胎骄子雏形写意
据有关航天权威专家透露,我国发展广播电视卫星直播系统的技术条件已基本成熟,可行性报告已交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目前方案正在论证过程中。
我国第一代直播卫星将是一颗全Ku频段和全三轴稳定的地球静止轨道电视直播卫星。卫星首选8路转发器方案,在地面系统采用数字视频压缩技术,可以传输80—100套电视节目。第一代直播卫星采用“东三”卫星平台和双星共位技术,由一颗工作星和一颗热备份星组成。卫星最后将定点于东经92.2度赤道上空,工作寿命为10年。立项完成后,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拟用两年左右时间完成直播卫星的研制任务。
在用户接收机(机顶盒)的研制生产方面,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已具备了上百万台机顶盒的年产能力。同时针对海外市场,已经生产并出口数十万套。在直播产业启动后,在机顶盒的研制与生产的市场竞争中,也可尽显风流。
我国第一代数字电视直播卫星系统首颗直播卫星预计于2003年发射,与此同时,第二代直播卫星的规划、研究与论证已适时开始。第二代直播卫星将采用我国新一代大型静止轨道通信卫星公用平台,该平台正在工程研制之中,能满足“十五”及后十年大容量通信广播卫星及其他卫星型号的需要,大平台的若干关键技术已取得突破性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