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深处的情结 (二版新闻)

发布时间:2001-09-26
□王本兰
如今我已是一个79岁的老航天了。回首那一段艰辛的创业历程,最令我难忘的是在三线建厂和抗洪抢险保任务这两件事。
1965年,我突然接到一纸调令:到三线负责筹建航天大型液体火箭发动机研制基地。我没有丝毫犹豫,便从首都北京奔赴位于秦岭腹地的凤县地区,带领一支队伍在一道狭长的呈“S”型的深山沟安营扎寨。为了稳定军心,我不顾家人的反对,带头把全家户口迁到山区。我暗下决心:一定不辜负党组织的信任和期望,不干出一番事业,绝不罢休!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我们所处的环境群山环抱,杂草丛生,地势险恶。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在3个月内把全程18公里的公路修通,我们在各点上的同志和民工同吃、同住、同劳动,干的是重体力活,吃的是窝头咸菜,住的是油毡棚。由于没有通讯工具,我便在崎岖的路段上爬山趟河,往返各处,了解各工作点的进度,解决有关问题。一天下来,整个身子就像散了架似的。经过3个月的昼夜奋战,终于提前实现了水、电、路三通一平的任务。接着,我们又在不到五年的时间内盖好了厂房并开始全力投入试生产。我厂定名为国营红光机械厂(7103厂),这道山沟也更名为“红光沟”。值得一提的是,我厂是在十几个三线单位中第一个开工生产、第一个交付产品的单位。1974年7月我厂交出了第一台发动机,1975年参加首飞获得圆满成功。这可是在十年动乱期间取得的可喜成果啊!部领导深知我们的不易,不失时机地将三线的困难报告党中央并得到邓副主席的批示,于是便有了中央14号文件,即给予三线职工每人27元的保健费和污染费补贴。这27元在当时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啊。
然而,创业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的。1981年8月21日,基地遭受了百年不遇的洪水泥石流的袭击,这是一场毁灭性的打击。当张均部长问我能否恢复生产时,我咬咬牙坚定地说:“半年内一定恢复生产!”
肩负着重大责任和任务,满怀着信心和决心,我们从清淤泥、挖土方、搬石头、扛沙袋干起,重建家园,恢复生产。就这样我们奇迹般地按期圆满完成了任务,由此得到部领导“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忍耐,特别能奉献,特别能顾全大局”的高度赞扬。
想想以往的经历,看着航天的发展和祖国的强大,我深切地感受到我那“航天缘”和“三线情”的价值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