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脚下新生记(一版中国航天实践三个代表)

发布时间:2001-09-28

1965年,从山清水秀的天府之国迁来的一支队伍来到内蒙古阴山脚下,开始创建内蒙古基地。后来它成为航天四院驻内蒙古指挥部,也就是今天六院的前身。
内蒙古指挥部初创就进行了多种型号的研制,并承担完成了为长征一号运载火箭发射东方红一号卫星提供末级固体发动机的任务,之后,又攻克了球形壳体制造、高空点火、推力精度等一系列难关,成功研制了返回式制动火箭发动机,创造了返回式卫星100%的成功回收率。
内蒙古指挥部取得了初创的辉煌,但真正面临考验是在80年代中后期,国家调整收缩国防工业,内指被列为调整对象。内指设备老化,队伍不稳定,经济十分困难,几近绝境。
面对如此境遇,内指开始了艰难的二次创业。
靠凝聚力走出生死地
90年代初,内指领导曾集体填词《河西雄风》:“我们河西团结手挽手,我们河西人都心连心,我们河西众手写春秋,为国献青春,长空织彩绸!”并带头在职工中传唱,目的是要广大干部职工树立信心,看到前途、看到光明。内指党委充分发挥政治核心作用,加强思想政治工作,增强凝聚力、战斗力,保持职工队伍的稳定。在这样的前提下,内指领导明确了工作思路,即“牢固树立市场观念、竞争观念和效益观念,充分利用改革开放政策加快发展自己。”
为了生存和发展,内指进行了一次固体领域的创举,开发为长二捆火箭配套的EPKM固体上面级。
研制何其难。内指总师邵爱民曾慷慨赋诗:“辽时古塔今日风,阅尽沧桑戏梵铃。昔日胡汉竞骑射,现正比肩征太空。青山俯视创业路,黑河卧听试车声。西昌此行三万六,不到定点不算成”,高度概括了河西人研制EPKM一千二百个日日夜夜的艰苦历程,集中反映了内指航天人一往无前,拼搏奋斗夺取研制胜利的决心和信心。1995年EPKM与长二捆火箭配套两度成功将外星送入同步转移轨道。之后,内指又一鼓作气研制成功铱星变轨发动机,连续六次将美国摩托罗拉的12颗铱星准确释放在预定轨道。内指参与国际商业卫星发射的尝试获得了极大成功。同时内指研制的第二代导弹发动机也获得成功,开始批生产。1997年内指获原航天总公司授予的全系统惟一一块“优质固体火箭发动机金牌”,并被授予“航天精神教育基地”称号。
内指柳暗花明,靠凝聚力走出了生死地,取得了物质和精神文明双丰收。二次创业的成功极大地鼓舞了内指的广大干部职工,为今后可持续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靠改革求发展新空间
1999年8月,借航天工业体制改革之机,内蒙古指挥部从四院分离出来,挂牌六院,成为原航天机电集团公司惟一的固体火箭发动机专业研制生产基地。院领导及时调整思路,确立了“质量立院,科技强院,效益富院,建一流研究院”的建院方针,在这个方针的指导下,提出“抓住三大机遇,制定发展规划,落实技术改造,加强预先研究,加快四大工程,开发新的型号”的发展思路。短短一年,六院就取得了较大成绩。
在“质量立院”方针的指导下,全院全面完成繁重的科研生产任务,2000年交付的产品是35年来最多的,抽样飞行30多次,继续保持100%成功的纪录,被国家质量技术监督局授予“全国质量管理工作先进企业”称号。
加大固定资产的投入。落实资金是过去20年投入总和的10倍,高精尖设备不断安装到位,新厂房拔地而起,生产条件和能力有较大改变。
技术创新取得较大进步。提高固体发动机技术水平的预研课题项目大大增加,是成立研究院之前的5倍;关系到六院新型号立项的发动机演示验证试验取得成果,提高了技术储备和竞争能力。
开辟了固体火箭发动机新的应用领域,自筹资金入股固体运载火箭公司。积极进行资本投资的尝试,成为航天信托投资公司股东之一,为六院“航天为本,多种经营”创造了条件。
在科研生产快速发展的情况下,职工思想稳定,生活水平稳步提高,骨干单位职工年收入达1.3万元,比1999年增长13%,是当地人均收入的两倍。
六院人认识到,虽然六院科研生产及各方面都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要想有充足的发展后劲,求得今后更大的发展空间,不改革创新是不行的。
今年,六院重点抓军民品分线管理改革,根据集团公司的要求,于年初拟定了《军民品管理改革实施方案》,以精干军、拓展民为指导思想,精干军品队伍,人数控制在2000名左右,占全员50%;从军品队伍中剥离出1300多人,只从事民品生产和三产服务。另外,属于企业办社会的单位如医院、学校、公安分局、商店等逐步实现社会化。今年5月,完成了军民品分线改革,实现了预期目标。
军民品分线改革完成之后,六院又加大了军品管理改革的力度,在人员定岗上引入竞争机制,在分配上实行了岗位津贴,在考核上实行末位淘汰制,使军品的管理机制处于一种活跃的动态的模式,人人都有一种危机感、紧迫感,极大地调动了职工积极性。
不断改革创新,使六院充满了生机和活力,建院两年多来,在技改资金尚不到位的情况下,六院较好地完成了大约是以往两三倍的科研生产任务,而且继续保持了交付产品100%的成功率。主业兴旺保证了相关工作的协调发展,六院所在地30年不变的老面孔换了新颜,科研生产和人的生活等方面正发生着深刻变化。
六院曾被航天科工集团公司总经理夏国洪誉为“北国草原一枝花”,经过市场经济的洗礼,这枝花必将开得更红、更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