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身航天医疗卫生事业(我的航天缘)

发布时间:2001-08-03
□陈蕃
1953年3月,总后卫生部党组派我到长春第一军医大学深造,经6年多的紧张学习,于1959年7月15日获得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军医大学医疗系本科毕业文凭,8月15日分到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卫生处工作,从那天起便成了航天人。我在航天卫生系统工作23年,参与了航天卫生系统的创建,任正副处长18年,任行政司副司长兼任航天卫生学校校长4年,1986年1月1日离休。
1959年的10月,随着科研队伍迅速壮大,五院向军委写报告,于1960年前后,调进丹东志愿军542中心医院来一分院与首都机械厂职工医院合并为711医院;从洛阳调来工程兵272医院到二分院,改称为721医院;由四川自贡市调来47医院到三分院改称为731医院。三个医院土建工程,皆由朝鲜战场回国的工程兵180师分别担任,白天晚上拼命干,各医院建筑面积都达25000平方米,只一年左右即交付使用。中央军委的关怀,保证了科研职工、家属的卫生防病、医疗救护、工业卫生、劳动保护、人员培训、药品器材筹划等方面的工作顺利进行。
1973年8月我们在无锡太湖景点区筹建了有200张床位的738疗养院,1982年前后又建立了昆明疗养院和大连疗养院,让科研第一线广大职工每年有机会进行体检和疗养。为了防治职业毒害,我们先后邀请了军事医学科学院“三防”研究所、中国医科院卫生研究所、北医三院职业病防治所等单位的专家,多次到067基地、四院、云岗101站、长治519厂、武汉824厂和068基地调查、监测发病情况,提出工艺改进、生活保障、防治结合等综合措施,有效地保证了科研生产顺利进行。
航天医疗卫生事业一靠党中央给老五院在全国开“绿灯”;二靠广大白衣天使无私奉献;三靠深入的思想政治工作,弘扬白求恩全心全意为人民健康服务和为“争气弹”上天服务的精神而取得了令人满意的业绩。这是卫生处和行政后勤全体同志共同努力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