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剿设计之敌

发布时间:2001-08-15
三号令 应运而生
今年年初,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在院、基地领导干部会上总结“九五”成绩时,对五院科研生产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九五”期间,五院完成的科研型号有十颗卫星,一艘飞船。贡献可谓大矣。
但五院在对三个型号四颗卫星的质量统计分析后发现,质量问题不可忽视。在总共发生的49个质量问题中,设计问题为28.5%,管理问题为18.4%,元器件问题为14.3%,制造问题为14.3%,软件问题为12.2%,操作问题为4.1%,其它问题为8.2%。同样,在对进入发射场后的型号问题进行统计时,设计问题也被排在了第一位。
一个又一个沉痛的教训告诉人们,航天飞行器中的设计问题,已成为中国航天的大敌。
在贯彻集团公司“质量控制重心前移、从源头抓起、零缺陷管理”质量管理工作指导方针中,五院上上下下达成了一个共识:必须用一个“法”的形式,进一步规范卫星和飞船各级产品的可靠性、安全性设计分析和管理。在院长徐福祥的主持下,五院组织专人编写了《关于加强星船型号设计工作的若干规定》,并于2000年9月8日,以院长三号令名义发布,要求各部、所、厂自执行之日起,必须在院的指挥下,对所有从事型号设计和管理的工程技术人员进行培训。对型号指挥线、技术线和单位行政线上的领导,则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必须参加培训班,未经培训无上岗证者均不能从事型号的设计和管理。
一个围剿设计之敌的大战开始了。
培训班 学者踊跃
在采访三号令培训教材编制和培训班负责人徐雷时,他有些动情地说,在教材编写完和举办第一期培训班前,我们还有些担心,因为繁重的型号任务,大家可能脱不开身,培训能否取得预期的效果,计划能否按期完成都是一个未知数。但开班以后,大家的学习热情和收到的效果是令人十分欣慰的。
从培训教材的页数上看,那是一本厚达577页的大部头,五天连上课带通读、消化,对从型号指挥、设计线上下来的人,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第五期培训班上,记者见到了常务副院长李祖洪,以为他是来做指示的,但他却笑着说是来补课的。原来,他参加前一期培训,因工作中断了3天,在第五期又参加了3天的补课。后来又了解到,不仅是他,其他院领导也都是这么做的。
在与从兰州510所赶来学习的一位青年副主任设计师交谈中,他说,航天工程是一个需要丰富实践经验来保证的大工程。这次学习,院里准备得很充分,教材编写很细,请来讲课的人经验很丰富,对我们青年设计者启发很大,很实用。
那么,三号令中都包括了哪些内容?据了解,三号令是五院的一个法规性文件,主题是加强星船型号的设计工作,中心是可靠性和安全性工 作,包括设计分析本身和有关的管理,还包括了一些与产品或系统可靠性、安全性紧密相关的设计和管理工作,如接口控制、设计验证等方面的工作要求。
细翻三号令教材,内容不仅有五院设计工作中的很具体的做法,如CMOS电路防锁定,电源过流保护设计、继电器选择和使用、单粒子事件防护设计等,还有国外航天质量可靠性管理的先进做法,如美国波音公司空间飞行器可靠性和维修性等。其实用性在第一期培训班得到广泛认可后,不胫而走,成为五院型号指挥和行政线上领导和骨干争相要学的教材。
院教育培训中心做了这样一个统计,从5月14日第一期99人参加的培训班开始,培训班不仅按计划完成,每期参加学习的人数还有增无减,到第四期,学习的人数已达131人。有的所给12个名额但报名的却有22名,培训班不得不一边压名额,一边增加座位。为了满足更多人想学的愿望,院里又针对新型号通信卫星设计工作的需要,开办了第五期培训班,参加学习的总人数达到566人。在院办培训班之后,各所厂又纷纷制定出对基层技术人员、管理人员进行培训的计划。新的一场围剿设计之敌的战斗正全面在基层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