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水北调 决策关头 航天仿真舞翩跹

发布时间:2001-03-30
毛主席建议 朱总理督战
毛泽东主席是一个大战略家。20世纪50年代初,他在视察大江南北时,用敏锐的目光看出,已露出凶相的北方水荒,将会对中国的持久发展产生令人恐惧的窒息作用。在1952年10月听取引江济黄设想汇报时,他说:“南方水多,北方水少,如有可能,借点水来也是可以的。”这是一个前无古人的想法。把南方常常为患的水,调到旱象不断的北方,通过资源的平衡,来实现南北发展的平衡, 便成了人们40多年的梦想。
从50年代起,我国有关部门就开始组织各方面专家对南水北调进行勘察、调查和可行性研究。从研究结果看,长江年平均径流量约为9600亿立方米,入海水量约占径流量的94%以上。这个数据证明,长江里的水绝大部分都白白流入了大海,而为经济建设和日常生活所利用的仅仅是很小很小的一部分。
长江的水白白流掉了,而北方缺水的困扰又日甚一日,无论是著名水利专家还是国家领导人都认为南水北调工程无论如何也不能再拖了。
那么,一个势在必行的工程为什么决策过程竟长达40多年?除了资金、生态平衡、水污染等顾虑外,其中缺乏复杂系统规划论证的现代技术手段是重要原因,所以导致难以对这项投资巨大、涉及面广、错综复杂的超大型工程作出科学全面的评价。这毕竟是要投资1000多亿元的巨大工程啊!
党的十五届五中全会在“十五”计划建议中提出“要加紧南水北调工程的前期工作,尽早开工建设”后,国务院总理朱基于2000年10月主持召开南水北调专门会议,听取各方面专家对工程的意见。在这次会议上,朱基强调指出,经济实力现在已可以承受,南水北调势在必行,对工程方案一定要作更加深入细致的研究论证,作出科学的决策。



航天仿真应召 披挂上马迎战
2000年10月21日,星期六。正在午睡的航天北京仿真中心主任蒋 平,接到一个通知,10月24日,国家计委副主任刘江要听取中心情况汇报,同时要探讨能不能为南水北调研制仿真系统。
航天北京仿真中心是我国仿真技术领域惟一的国家重点实验室。1994年江泽民总书记在中心视察时特别指出:“要把仿真技术应用到国民经济各个领域。”从那时起,仿真中心便不断地拓宽自己的应用范围,并于1998年4月,成功完成了“引黄入晋”工程全系统运行仿真。
接到通知后,激动不已的蒋 平打电话给航天机电集团公司总经理夏国洪。出差刚刚走下飞机的夏国洪同样激动不已,因为他在列席全国人大会议时,就曾当着朱总理的面,呼吁南水北调可以考虑使用仿真技术。他在电话里指示,困难再大,也要充分准备,认真完成。
准备工作只给了两天,汇报用了半个小时,而从请示报告上报到国家计委到批复下来,仅用了7天时间。
从南水北调方案上看,南水北调分东、中、西三条线。东线从江苏江都市到天津,中线从湖北丹江口水库到北京,西线从长江源头的通天河到黄河。从计划上看,东、中线要先于西线开工,所以南水北调工程仿真的重点便放在了东线和中线上。
从工程方案上看,东线要利用已有的大运河,先把水位抬高到一定高度,然后顺势流到天津。因为要借用运河,治理运河多年的水污染便成了首要问题,到天津的水要成为三类水,中间的一个又一个环节,怎么样来保证。另外一个问题是枯水期到来时,江苏、山东、河北都要截流用水,水调不到天津怎么办。而中线最主要的问题是“直肠子”,水经湖北、河南、河北到北京,中间没有大型蓄水库,枯水期没有水调,暴雨季节会不会冲垮渠道?仿真中心研制工程仿真系统,就是要通过一系列的仿真试验,对比分析研究工程方案在正常条件下以及在参数偏离的情况下输水的可行性,并比较工程的投资和水的价格,通过模拟,为工程的可行性和方案的最后确定提供参考。
2月初,仿真中心完成工程仿真系统研制初步方案。刘江率队亲临仿真中心听取汇报。在汇报结束前,水利部总工程师高安泽只说了一句话:完全拥护这个项目,因为你们具有最好的公证性。拜托了!
在那次汇报会上,大家还算了一下时间,到年底把方案报给国务院,仿真中心研制者们所能利用的时间还有9个月。困难重重,但仿真中心蒋
平主任和研制者们的信心都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