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器件可靠性首席专家朱明让专访

发布时间:2001-04-18
航天事业发展至今,已拥有了多种型号的火箭、导弹、卫星,随着型号工程研制的起步,航天产品正面临一个关键的转折点。在型号质量与可靠性专题工作会议上,可靠性的作用被重点强调,为此记者就相关问题专访了元器件可靠性首席专家朱明让。
记者:在新形势下,加强产品可靠性意识与管理有何重要意义?
朱明让:可靠性是和故障做斗争的艺术。在新形势下航天产品的可靠性,与国家的声誉、民族的形象密切相关,与国防建设的要求紧密相连。航天在取得辉煌成绩的同时,决不能滋长丝毫的盲目乐观的情绪。科技集团公司召开型号质量与可靠性工作会议,表明了集团公司及领导层加强质量与可靠性的决心,起到了很好的宣传、动员与交流的作用,促使我们的各级领导与型号负责人不得不总结、思考如何提高可靠性的问题,是一次高层次加强可靠性的思想教育,也是战斗的总动员。
记者:您如何理解航天可靠性的概念?
朱明让:可靠性是40年代末、50年代初发展起来的一门学科,指的是产品的固有特性,是产品完成规定功能的能力。导弹、卫星都有各自的可靠性,表述方法也各不相同。可靠性反映的是产品的批特性即产品的平均特性,而非单个产品的特性,与产品的工作时间、环境和产品执行任务等因素有关。美国NASA对可靠性的理解更加直接,他们认为,可靠性是完成任务的能力。
记者:如何评价航天产品可靠性的高低?
朱明让:可靠性靠设计实现,用概率描述。有的人误认为,连续发射几次成功可靠性就是100%,那是非常片面的。美国航天飞机曾连续24次发射成功,但在1996年初“挑战者号”升空时,也就是美航天飞机第25次发射时失败,就说明它的可靠性不能达到100%,还需要提高。从统计学观点看,基本可以说连续22次发射成功,可靠性可达到90%,45次连续成功可达到95%,229次连续成功可达到99%。航天可靠性的研究逐步深入到各工程之中,但力量相当分散,水平还有待于进一步提高。
记者:可靠性与质量有什么样的关系?
朱明让:质量有很大的外延,它是满足用户需要的所有特性的总合,而可靠性只是重要的质量特性之一。
记者:这些年来航天在可靠性工作中取得了哪些成绩?
朱明让:1996年下半年开始,航天历经发射的失败挫折,开始将可靠性工作放在重要的位置上。原航天工业总公司曾下大力气对从总经理到院长、设计人员进行全面培训,采取了一系列技术措施和行政措施,经过努力,航天可靠性工作有了长足的进步。统计表明,5年来靶场故障率降低了约30%,一批新型号首发成功,长征系列运载火箭连续23次发射成功,年发射能力提高了1.4倍,这都与重视可靠性工作密不可分。可靠性是一门和故障做斗争的艺术。这几年抓质量问题归零对防止、控制和纠正故障起到了重要作用。从中得到了四大益处:首先,严肃了对问题处理的态度,从领导开始到各级技术、生产人员认真把关,观念态度有了很大的转变;其次,促进了技术水平的提高;第三,形成了一套严格的工作制度;第四,实现了产品可靠性的大幅增长。
记者:目前航天企业对可靠性认识存在哪些问题?
朱明让:从整体上讲,航天企业对可靠性的系统研究下工夫不够、理解不深、相关措施落实不够。作为型号的最高工程负责人一定要对可靠性深入理解和重视,并付出巨大努力。有的负责人认为科学试验难免失败,一次成功提法不科学,10发产品中能有9发成功就可以了,把工作目标和具体技术指标混为一谈;还有的单位强调这样或那样的客观原因,忽视从内部找问题,故障处理,结果造成巨大的损失。另外一些外部因素如:高水平技术人才的流失,资金的不足,设计、试验、分析手段落后等问题,都是制约可靠性发展的瓶颈。
记者:您认为如何提高航天产品的质量与可靠性?
朱明让:提高可靠性最关键的因素是提高人,尤其是设计人员的水平与素质。要研究可靠性就要建立产品可靠性的物理和数学模型,建立数据系统,进行可靠性分析与评估,全面推行FMEA(故障模式、影响分析)可靠性增长试验。产品的可靠性是由设计来确定、由制造来实现、由试验来验证,在实用中表现出来的。要改进对设计工作的管理,要把可靠性提高到系统和理论的规范高度,用科学的方法进行设计。在设计上要讲求创新,在管理上要有所突破,要敢于打破传统的观念,不断发展。可靠性是做出来的,不是讲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