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对外发射服务:春喜不忘伴忧行

发布时间:2001-05-09

低谷 内外交困

谈到低谷,就要从低谷的开始说起。从1996年2月15日、8月18日长征火箭两次发射失利后,国际用户对长征火箭的可靠性产生了怀疑,保险费率居高不下,严重影响了我们的市场竞争能力。加上自1997年下半年开始,美国反华势力借口中国利用发射美制卫星获取了导弹技术,而停发了美制卫星运往中国发射的许可证,导致自1996年下半年到2000年的4年间,中国航天对外发射服务只签到一个发射服务合同,对外发射任务由曾经一年6次,一下子下降到零。中国航天对外发射服务活动走入了低谷。
除了我们自身的失利和美国的制裁外,国际卫星发射服务市场格局也在发生着变化。美国放宽了对俄罗斯的限制,俄罗斯与美国及欧洲的一些国家组建合资公司,由这些公司出面承揽发射服务合同,用俄罗斯生产的火箭发射卫星;美国和欧洲研制的新型运载火箭也逐步投放市场,使原本就不是很大的市场,变得竞争更为激烈。摆在长城公司面前的是十分严峻的形势。

春喜 得益调整

面对这种困难局面,长城公司统一认识,坚定信心,随着长征火箭加强质量控制之后连续发射成功,他们坚信:长征火箭通过航天人的努力是能够在国际市场占有一席之地的。同时在经历失利和挫折后,他们也在反省自己,通过认真总结过去成功的经验和失败的教训,认识到:面对变化的市场环境,必须及时调整自身,适应市场的变化,才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生存。
于是,长城公司及时调整了市场策略。过去中国承揽发射的外星,除欧洲制造的鑫诺卫星外,几乎全是美国三大卫星制造公司生产的卫星。一旦两国出现政治风波,美国进行所谓的制裁,停发卫星发射许可证,中国的对外发射服务就要处于被动局面。
现在长城公司在不放弃美国市场的同时,积极开拓欧亚市场。基于实施这种市场开发策略的需要,宇航部内部也进行了体制调整,将原来按产品划分的七个处,改为按市场划分的五个区。这种调整使长城公司与用户的接触面扩大了,市场开发的责任制建立了。在继续做好发射服务项目开发的同时,长城公司根据市场情况,积极推进卫星出口、卫星零部件出口和在卫星应用领域的合作,寻找更多的发展机会。
面对困难的形势,经过艰苦的努力,终于有了收获。在新世纪的第一个春天里,长城公司连续签订了三个合同:1月8日,与香港亚太卫星公司签订用长征三号乙火箭发射美国劳拉公司生产的亚太5号卫星、3月21日,与韩国签订发射阿里郎二号卫星合同;3月23日,与欧洲阿斯特里姆公司签订用长征三号乙火箭,发射亚太地区三号卫星即鑫诺1B卫星的合同。
刘铀光介绍说,鑫诺1B卫星合同的签订,开创了国际合作的一种新形式。这颗卫星的制造商是阿斯特里姆公司,卫星购买商和拥有者是国际通信卫星组织,而经营星上覆盖中国的6个转发器的卫星资源的使用者是鑫诺卫星公司,长城公司是发射服务的提供商。要在这种多方利益需求中找到能使各方都接受的方案,的确不是件易事。但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终于达成了协议。
四方合作各有各的利益,各有各的需要。国际卫星组织的官员评价这项合作是一次战略性合作。刘铀光预测,这种不是简单一买一卖,而是兼顾多方利益,形成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合作模式,可能是今后空间技术领域合作的一种重要模式。
韩国星是依靠中国航天自身的实力,与众多具有很强实力的对手竞争得来的,是一场硬碰硬的谈判。合同的谈判过程中,双方增进了了解,建立起相互信任的关系。
3月19日,美国政府代表团到中国,恢复中断了4年的政府间磋商,无疑这对两国企业界都是一个很好的信号。最近,美国已有多家公司要求长城公司提供技术建议书。
虽然现在出现了一些转机,但刘铀光并不轻松地说,应该清醒地认识到,我们还没有走出低谷,我们所面临的形势依然严峻,美国政府还没有发放中星8号的许可证,市场的新格局给我们造成的压力很大,我们丝毫不能放松自身的不断调整和不懈的努力。

前景 涛声依旧

进入新世纪后,不论是美国还是欧洲和亚洲,都把信息产业的发展作为头等大事来抓。发展信息产业,势必要使用大量的通信卫星。目前,尽管具备通信卫星研制和发射能力的国家仍然屈指可数,但拥有自己的通信卫星的国家却已遍布全球。
近几年来,亚太地区通信卫星市场迅速崛起,从印度到大洋洲的广阔地域,每个国家都在使用卫星建立自己的通信系统。现在亚太地区上空有100多颗通信卫星在工作,一些国家在建立国内卫星通信系统的同时,还将其扩大成区域通信系统。
据预测,到2005年,亚太地区每年将发射12颗静止轨道通信卫星。其中只有10%的卫星是用来替换现有的到期卫星,其余的都是用于扩大现有卫星系统或是新部署的卫星系统。
通信卫星在信息时代出尽了风头,但会不会给卫星发射市场带来更多机会?刘铀光的答案是肯定的。但他指出,这种机会的增加不会像手机市场一样,成指数地增长,因为空间资源是有限的,只能用大星替换小星,制造大功率、宽频带和长寿命的卫星。除通信卫星外,遥感卫星等各种用途的卫星用户也在不断增加,这些对我们来说都是极好的机遇。
面对发展变化的市场环境,刘铀光深有感触地说,我们首先要对这种变化具有敏感性,并且要尽快适应市场变化,解放思想,积极探索新方法、新途径,建立适应市场的新机制,才能取得发展。这是3个合同的成功签订及这几年工作实践给我们的启示。
面对目前国际上出现的卫星制造商与火箭制造商的垂直合并,单一采购火箭项目的减少,面对火箭价格的不断下降,面对大推力火箭的不断增加,面对国际上越来越多的各种形式合作的出现,如果我们墨守成规,即使没有人封锁制裁我们,我们也不可能再从低谷中走出来。换句话说就是,要想战胜对手,首先要战胜自己。
在这个市场中,中国的火箭在价格、稳定性上都有一定的竞争能力。特别是自1996年10月至今,长征火箭已连续23次发射成功,还有运载火箭的高可靠性和发射过程中的优质服务。这些,都是我们参与市场竞争的坚实基础。尽管在今后若干年中,发射服务市场依然是买方市场的局面不会改变,竞争会更加激烈,但只要我们能够及时调整自己,适应市场的变化,在拓宽新的市场中,就会获得更多的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