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的航天人富了

发布时间:2002-01-18

新世纪第一年,对于地处内蒙古的六院41所,是极不寻常的一年。不寻常得让人瞠目:2001年总收入比2000年翻了一番还多,人均收入增长50%;个人收入最高的超过6万元,已是六院“十五”末期实现人均收入3万元目标的两倍;人均收入差距拉大到7倍;分配制度的改革,使科研人员的衣兜开始鼓了,新来大学生流失率比2000年降低了67%。该所经济效益大幅度增长,工资总额的增长幅度远远低于经济效益的增长幅度。
有进也有退
整合组织体系
2001年年初,1991年毕业于国防科技大学火箭发动机专业,年仅32岁的贺军科走马上任,挑起41所所长兼党委书记的重担。41所新班子解放思想,开动脑筋,抛出以结构调整为主线的改革方案,点燃了组织结构调整和产品结构调整的第一把火。
组织结构调整,在军品这条主线上,以科研为核心,按专业深度划分层次,形成侧重于新技术研究开发、工程设计、批生产技术服务三支力量相对集中、目标明确的科研队伍。一是固体发动机专业得到加强,科研人员的创新能力得到充分发挥,2001年开发的21个型号均见端倪。二是型号批生产任务得到可靠保障。
在组织结构调整中,以后勤服务为中心,分流出70多人进入物业服务中心,按新的制度独立运行,分灶吃饭,自负盈亏,其结果是既精干了军,又促使分离人员转变“等靠要”思想。一向不为生计焦虑发愁的人们新奇地树立起自主自立意识,呈现出主动揽活干的喜人景象。
在“小而全”指导思想下组建几十年的机加车间,装备水平落后,长期任务不饱满,入不敷出,在这次组织结构调整中获得新生,整体划拨给更能发挥其作用的红岗机械厂,41所科研力量得到进一步精干,实现了双赢方略。
与组织结构调整齐头并进的产品结构调整,力度之大,令人惊叹。原来,41所民品项目面大、专业杂、力量分散,多数不成气候,搞不出名堂。41所领导班子经过慎重决策,不为名缰利锁,实行有退有进的战略,在民品上动了个大手术。对于市场前景好、能发挥自身专业特长的项目,如:保险机构、地面设备等优势项目,不仅保留了下来,而且充实了力量,在政策上给予倾斜,加快了发展;对于市场萎缩、前景暗淡、没有专业优势的项目当机立断关停并转。这样,不仅明确了民品发展方向,强化了组织力量,而且腾出了12个专业技术骨干,充实到了军品岗位,缓解了军品研究室人手不足的难题。民品战线缩短了,收益却奇迹般地增加了一倍。
男儿勇为先
提升核心竞争力
行业内外激烈竞争的市场形势,使41所的新领导班子不得不严肃认真地思考一个深层次问题:41所如何抓住机遇,加快发展,在竞争激烈的固体发动机领域占有一席之地。对于十几年没有研究课题,对前瞻性技术动态缺乏了解,依靠的是知识层次比别人矮一截、几乎是清一色的年轻大学生担纲的技术队伍,在竞争异常激烈的形势下与同行比武打擂台,前途难卜。在这关键时刻,所长贺军科动情地鼓励大家:“我们此时进一步海阔天空,退一步万丈深渊。‘勇’字就是男人头上的一顶花冠,我们从事科研工作的每一个热血男儿,都应争戴这顶花冠。”41所年轻的预研队伍鼓起了信心和勇气,决心在没人敢去的地方也要闯三回。他们伏案查阅资料,上网寻找信息,拜谒老专家求教,冒着酷暑到外地调研。一连几十天挑灯夜战,节日饭做好,吃不下;过节酒端起,喝不香。
功夫不负有心人。一群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凭着一腔热血,硬是在不到40天的时间里拿出40多项立项课题申请报告。之后,他们把报告连同培养他们的河西精神一起带到了北京、西安答辩场。一个“战役”下来,先后有15项课题被批准立项。41所预研战线多年梦寐以求的愿望一下子变成了现实,这在六院也是破天荒第一次。
由此,41所在2001年发展规划蓝本中的专项技改投资计划——大规模改善科研设计条件,神奇般地实现了。投资一千万元,科研人员的工作环境、设计条件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软硬件一跃进入国内领先水平;骨干岗位人手一台计算机,科研人员心仪已久的局域网应时建成并投入使用;办公实现了现代化。一项开发型号设计任务布置下来,人们一鼓作气仅用18天就将图纸下到生产厂,要知道这在以往足足需用3个月时间才能完成啊!
悠闲没有了
建立竞争机制
41所地处边疆落后地区,要想吸引人才、稳定人才,调动科技人员积极性,必须改革现有工资制度,分配政策要向水平高、贡献大的人倾斜。他们先是加大了骨干科研人员特殊津贴的分配力度。院里规定300元、200元、100元三个档,他们自定按800元、500元、400元执行。
这样一改,人人心里有杆秤。大家心里都明白,不加紧学习,不努力工作就意味着什么。老同志扬鞭奋蹄,加紧更新知识;年轻人积极进取,渴望早日成才。
这样一改,生产力大大解放了。2001年人员没变,型号科研任务增加了4倍之多,但每项任务都按时保质出色完成。
这样一改,学术气氛浓了。仅下半年,占用休息日的专业技术培训就达450个小时,新老科研人员自动放弃休息,逼着自己努力学习新知识,并乐此而不疲。2001年该所有4名科研人员在国家一、二级学术刊物上发表了学术论文,是往年的好几倍。
最近,所里因势利导,出台了一套被科研人员津津乐道的新政策。评职称打破资历、学历死框框,学术水平高、贡献大的人,可以突破工龄限制,提前晋升职称,甚至可以跨档晋升。该所一名工作仅3年的大学生,不久前被破格晋升为工程师。所里有一条白纸黑字的明文规定:凡工作够5年,获两项国家大奖的优秀人才,可以直接申报研究员,所内承认,给予相应待遇。
所里还规定,预研课题干得好,按水平高低单项奖励4000~12000元。这还不算,全所每年搞一次评选,评上一等奖就奖2万元,并放假10天,可带薪旅游一次。
军品研究室一律建立专业工程师制度,并设立首席工程师。每个岗位都是开放性的,凡技术人员均可靠真本领竞争理想岗位,但是竞争上理想岗位也不能高枕无忧,慢条斯理地过悠闲日子。因为这种模式是动态管理,要严格考核。没有金刚钻,别想揽瓷器活儿,不能胜任工作,降档使用没商量。
在41所,处处都能嗅到汩汩涌动的改革春潮气息。春要到了,看得出,在这里,人们要留住她、驾驭她、享用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