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天两集团两会代表参政议政,建言献策(之二)

发布时间:2002-03-15
本报记者 冯春萍 许斌 左赛春 武铠 采写

戴证良代表
抓住机遇加快发展
作为陕西团的代表,067基地的戴证良书记和代表们一致感到朱总理所做的《政府工作报告》更贴近老百姓的生活,更具有可操作性。
戴书记认为,报告中提出要支持重点行业和骨干企业进行技术改造,支持承担国家重点任务的大型装备制造企业提高产品开发和技术创新能力等,都是对航天企业的有力支持,是航天企业的机遇。今年,航天企业同样将按照报告中的要求,加强现代企业制度建设,推进企业的重组改制,有步骤地做好破产兼并工作。
入世后,航天企业面临着更多的冲击和挑战,国家充分考虑到国有企业的情况,采取措施增强国有企业的竞争能力。他认为,067基地在技术密集型民品和人才方面将面临日益激烈的竞争。国家在技术改造项目中对军工企业的倾斜,将使067基地受益。2001年,067基地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提高企业的竞争力,留住人才。比如,基地投入资金给年轻人盖房子,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同时加大了科技创新奖励措施。这些举措起到了显著效果,对基地的发展起到了促进作用。今年,基地还将有一家股份公司上市,通过资本的纽带增强基地实力,更积极地参与竞争,扩大适应市场产品的规模,加快自身的发展。

王礼恒委员
听报告说航天
王礼恒委员说,这次会议他最关心国防科技工业问题,面对记者,他谈得最多的是航天。王礼恒说,参加“两会”突出感受有三:
其一,听了朱总理报告和朱总理在经济、农业界联组会上的讲话,觉得官话、套话少,实事求是,体现了政府作风向务实高效转变。《政府工作报告》对今年目标与措施的制订,操作性很强。王礼恒对今年国家发展形势的看法是:在树立信心的同时,对困难要有充分的估计。
其二,朱总理报告提到国防科技工业的调整改革与发展,使他想到1999年十大军工集团成立时,朱总理提出的“保军、转民、调整脱困”三项任务。几年来,保军方面,航天职工站在维护祖国安全与统一的高度,高质量完成了繁重的军品任务;同时,民品产值迅速增长,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的卫星应用产业将作为主导产业,闯出广阔天地;调整、脱困的成绩更是有目共睹,科技集团公司亏损面已降到较低的水平,亏损企业今年有望解困;院和基地实体化及专业重组改革,使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向市场迈出重要一步。
其三,听了总理报告,深感国防科技工业的改革已到了关键时期,改革的深化,势必引起机制的转变。航天企业转变机制,决不是像改变名称这么简单,还要经历很多风风雨雨,要在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上下功夫。
王礼恒委员与吴敬琏、萧灼基等经济界“大腕”委员同组,记者问到他们之间聊些什么,王礼恒说,本次会议他们共同关注的是如何扩大内需。很多委员关注“农业、农村、农民”这“三农”问题,因为中国是农业大国,农民收入过低已影响到经济的增长。王礼恒在小组讨论时说,要重视进城务工农民的权益保障问题,一些民工春节都拿不到工资,没钱回家,对此政府应该多想想办法,同时要特别关注弱势群体的工作,这关系到城市和农村两方面的发展与稳定。

庄逢甘委员
坦言政协有进步
本次政协会上,很多人都知道航天系统有个庄逢甘委员,因为在上次会议上,他跟闵桂荣委员提出的尽快开展月球探测的建议,引起了一些人的关注。本次会议,他更多谈及的是政协工作本身的进步。
庄逢甘委员说,这次会议的突出优点是,议题集中。尽可能地反映社情民意,成为多数委员的共识和行动,李瑞环主席也多次强调这一点。本次会议上,贫困人口问题作为社会的焦点,已经引起广泛的重视。西部大开发、南水北调等重大规划或重大工程,特别是涉及人口、资源、环境的一些问题,在科技界委员中反映颇多。
听取了总理的报告和其他几个报告后,庄逢甘委员说,感觉很好,成绩来之不易。“三个代表”的思想贯穿报告中,关怀弱势群体和加强社会保障,民心所向;加入WTO,机遇大于挑战的论述精当。他说,今后解决问题还要靠改革,作为科技人员,要克服现今几乎普遍存在的浮躁情绪。他认为,在科技上还要加大投入。近年来整体虽有增加,但与需求仍有差距。
本次会议,一些委员对改进政协的工作形式提出了意见,庄逢甘委员认为,今后,政协工作的关键是要规范化,现在不能说没有制度,但不够细,协商和监督也不够细化,应该多总结经验,加以推广。庄逢甘委员发现,地方政协有很多经验值得借鉴,例如,他们设立的“行业监督员”,就不失为一种好形式。此外,对提案的办复应该更加务实、高效。
有政协委员认为,人大与政协相比,有立法的权力,这是突出优势。但庄逢甘委员认为,政协一个很重要的作用在于建言和立论,政协要把这个作用发挥好。

林金委员
痴心不改为建议
今年已经67岁的林金委员,精力充沛,谈锋甚健。问起在两年前的政协会上为西部大开发献计献策,提出大力推广美国数字卫星计算机电话在西藏自治区应用的事有何进展,他很是兴奋地打开了话匣。
两年前,西部开发是政协会上的热门话题。林金委员为西部开发推荐了数字卫星计算机电话,简单地说,这种电话只需一个地面计算机系统便可工作,如果在地处山区的每一个村建一个小站,不需铺电缆就可通到农民家中,特别适合在我国的西藏自治区及云南、四川、贵州等省农村使用。当时也引起了有此需求省份的兴趣,但因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投资,这一建议便被搁置了。这次政协开会以前,林金委员刚好又参与了国防科工委的有关亚太空间技术多边合作的工作,从航天的卫星应用,想到在亚太的一些特殊地区,如像印尼那样的千岛之国,铺设海底电缆很麻烦,卫星电话同样特别适合使用,由此又琢磨着如何把两年前的建议再“拣”起来。如果通过合作,把卫星电话变成国际合作项目,能够吸引到投资,这件事就可以做起来,西部地区可以由此受益。林金委员说,只有依靠空间技术,才能彻底解决家家通电话的问题,满足特殊地区以及一些特殊用户的需要,于国于民都有利。
尽管这件事一时半会儿看不到结果,但林金委员这一阵子,包括在政协会上,一直在与有关专家探讨着这件事的可行性,希望促成卫星电话这个项目的实施,以便早日造福于眼下还享受不到电话服务的偏僻人家。

李素循委员
加强科技管理
作为三届政协的“元老”,李素循委员在每年的“两会”上都要围绕航天实际和高科技发展现状递交一些有现实意义的提案。在本次大会上,她又毫不例外地呈上了一份名为《加强科技管理》的提案。
这份提案的主旨是,对于“973”、“863”等由政府和科技部管理的科技项目,从可行性论证、评审到立项的全过程,都要加强监管力度,进行优胜劣汰。尤其是要淘汰那些把可行性写得太完美,风险性写得极小的可行性报告。因为一般说来,可行性越大,风险性越小,其中体现的创新性就越小,就不能很好地体现科技创新的精神。如何界定这个淘汰的范围,李素循提议应该制定相应的政策,让评审人在作出决策时有据可依,能把握好淘汰的尺度。
此外,李素循认为,加强科技项目管理的透明度也势在必行。不仅要公开评审人,而且也要公开评审程序和立项程序,一切都在“阳光下”进行。如此一来,一个科技项目进展到哪一步便可随时追踪,也能对项目进行分阶段的量化管理。
《加强科技管理》中的一些措施是李素循委员在承担“863”课题的实践中摸索总结出来的,她认为,如果提案予以采纳,将改变目前政府科技项目管理中的一些不可知性,有利于培育科技创新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