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天529厂复材制造中心内外兼修应对任务大幅增长

文章来源:中国航天报 发布时间:2014-05-21

近年来,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五院529厂复材产品制造中心任务量不断增加,仅2013年全年的任务总量就比2012年增加了3倍还多。在人员、设备和场地都无较大改变的情况下,按照以往的生产模式投产,即便全体职工365天加班加点工作,很可能至今还在做着2013年的工作。

“看着大家精神和身体都已高度疲劳,已经没有潜力可深挖了,真的很着急。”该中心主任尉世厚深有感慨地说,“当中心主任5年来,我从没为工作量完不成而担忧过,但去年这种担忧和焦虑伴随了我很长时间,说实话,胡子都白了。”

自己“磨针”自己使

航天人是风吹雨打不倒的“胡杨林”,但愈挫愈勇并不等于蛮干,解决量的问题也不能只靠时间的堆砌。他们集思广益,数字化、流水线、自动化、可视化……多种先进手段齐上阵,最终攀登上了成功的“高峰”。

“以前的清胶工位上,8个人都在马不停蹄地清理零件上的残留胶,自从用了这台清胶机,3个人就够了。”正在一台清胶机旁工作的王师傅兴奋地说。

与相对成熟的金属加工不同,复合材料加工多以人工操作为主,再加上宇航产品难以借鉴市场上的成熟经验,要想实现自动化,必须量体裁衣,自己“磨针”自己使。

2011年,该中心从最简单的工序入手,论证了第一期自动化产品方案,包括清胶机、包发泡胶机、填塞发泡胶机等11台自动化设备。

“真的很艰难!”尉世厚皱着眉头说,为了实现从无到有的“蜕变”,他们与高校合作,汲取鲜活的创新理念,但由于复合材料物理和化学性能特殊,设备的研发很难一次成功。“已经干‘跑’了好几个人,很多学生哭诉这活儿实在没法儿干下去了。”研发人员小张苦笑道,最难的是不得不承受一次次否认自己、又从零开始的打击。

例如包发泡胶机,结构胶的性能较活跃,甚至会随着季节、温度的变化而变化。2012年底购置的结构胶较规整,设备刚好适用;2013年2月购进的结构胶相对较黏,就需要对原来的设备进行改造。

令人欣慰的是,每一次改进都有突破。例如填塞发泡胶机,经过10多次技术改进,填塞一个孔的速度快了5倍,合格率提高了20倍。

作为应对高峰的一项良策,自动化不仅提高了该中心产品的质量稳定性,也减少了人工操作给产品性能带来的隐患。在7台自动化设备先后投入使用后,该中心生产压力迅速缓解。“一期的自动化设备只针对简单动作,二期的设备自动化程度更高、难度也更大。但我们有信心完成好。”尉世厚说。

“把蛋糕分得更细”

如果将自动化设备比作“外门功夫”,那么生产模式则是“内家功夫”。内功不强,哪怕手握旷世利刃也是个花架子。只有内外兼修,才能不畏强敌。

过去,面对航天型号产品小批量、高精度、专业化的要求,多数单位采用“小作坊”的生产模式,一件产品从生产准备到交付都由同一组操作者完成,一人一个岗位,一岗倒是可以多能了,却很难把一项技术做精做熟。因此,这种方式只适合任务量少的情况。

从2005年起,该中心开始苦炼“内功”,探索单元化的生产模式。但随着任务量的增加,这种模式也已无法满足要求。去年4月初,他们又将原来的每个单元再拆分为若干个具体的工序,每个工序都分给具体的工位来完成,开始了单元化向流水线形式迈进的历程。

“就像是做蛋糕,以前是一个小组从头到尾负责一个蛋糕的制作,现在则把制作过程细分为‘打鸡蛋、和面、揉面、放进烤箱’等若干个步骤,每个步骤都由固定人员来操作。以前小组里的人要考虑制作蛋糕的每道程序,现在只需做好手头的一件事,效率自然大大提高。”一位车间操作人员形象地解释说。

经过近两个月的磨合,去年6月,这种生产模式和自动化设备的配合已经基本成熟,最终,在人员、场地没有增加的情况下,他们成功翻越了任务“高峰”,按节点圆满完成了全部型号任务。

以标准化为前提的数字化

“我所理解的数字化,必须以标准化为前提,什么都不懂就讲数字化,是要处处碰壁的。”尉世厚说。

航天系统内很多单位都已实现了数字化仿真、制造、检测和信息化管理。尉世厚也很着急,但他认为,数字化不能“硬着陆”,而是要先铺好“着陆床”,即建立量化的标准。于是,该中心将眼光盯在生产线的“数字化”。以前,作为重要设备的碳纤维缠绕机,生产时的调校都是老师傅凭感觉来;现在,该中心组织技术人员把老师傅的经验量化,变成一个个参数,再根据参数定制了数字化的控制设备。现在,不论老职工还是新职工,只要设定好相应的数值,就能缠绕出高质量的产品。

今年上半年,该中心的任务量比去年最高峰时还要多,但车间生产却井然有序,不仅加班少了,而且高技能人才也得以从一线生产中解放出来,组成了专门的新产品研发团队,专心提高中心的试制能力。

“今年要继续推进自动化和生产线建立,并强化岗位职责,编制规范,强化教育,今年完成2013年两倍的工作量没有问题。”该中心有关领导的话语中透着“一览众山小”的豪气和信心。(贺喜梅 薛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