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飞船公众看点--太空栖居可怕吗

发布时间:2002-12-20
新宇

别看人们吵吵要上太空遨游,如若真的让你上去,恐怕再胆大的你也得哆嗦半天。本报公众调查显示,论及“载人升空”,公众关心的话题是——在太空栖居可怕吗?
飞船抹平天壤之别
天堂虽好但非凡人常居之处。别的不说,光是真空和失重的太空环境,凡人就难过这道坎。
所谓真空,指的是随着高度的升高,空气越来越稀薄,大气压力越来越小,一直到大气层的上限,成为真空状态。航空医学已证明,在4公里高度,人就开始出现缺氧现象;上升到7~8公里,如果没有供氧装置,就会有生命危险;采用供氧装置可使人的上升高度增加,但是到了15公里的高度,大气压力极小,氧气已几乎不可能进入肺了;到19公里以上的更大高度,在体温37℃的条件下,人体内的液体会像开锅的水一样沸腾起来,如果没有防护,1分钟内就可导致死亡。 为了预防这些现象的发生,飞船被制造成一种完全密闭的座舱,在保证防冷、防热、防撞击、防辐射、防泄漏的前提下,为人的生存设计一个人造小环境。舱内设有压力控制、气体成分控制和温度控制等系统,以保障氧气供应、氮气补偿、二氧化碳等有害气体的净化处理以及适宜的温度。还要保证供应氧气、食品和饮水,收集废物。此外,考虑到飞船在运行中万一舱壁被陨石击穿或出现小洞,舱内气体会立即泄漏出去,形成真空,因此仅仅制造密闭舱并不能确保人的安全,还必须配备应急用的航天服装和氧气储备装置,这是一种生命双保险的措施。
所谓失重,指的是飞船进入太空后,就依靠惯性飞行,此时飞船内所受到的地球重力被惯性力抵消,船内出现无重量状态,简称失重。在地面或航空时只能产生短暂的几秒或几十秒的失重,像航天这样长时间的失重在地面是无法复现的。人类的整个发展史都是在地球上演变的,人类长期受地球重力的作用,已适应于在重力的环境下生活。一旦失重,物体和人受到很小的力就能飘浮起来,而且人的血液上涌,脸部浮肿,肌肉萎缩,骨骼脆弱,走路不辨东南西北,睡觉难分上下左右,生理功能和行为功能都会发生很大变化。针对这种情况,航天员上天前必须进行各种模拟训练。俄罗斯加加林宇航中心就有一个大型水下训练馆,在水下可以找到失重的感觉。
经过特殊训练的人进入飞船后,并不会感到天壤有别。
上天比拼心理素质
在今年发射的神舟三号飞船上,科研人员装载了以假乱真的模拟人,它是一个配备了人体代谢模拟装置、拟人生理信号设备和真人重量、质心基本一致的形体假人,用来模拟航天员的耗氧速度、耗氧量和产热率,及时通过环境和生命保障系统把舱内的氧分压和温度控制在医学要求的范围内,拟人生理信号设备可将所录入的假人心电信号、呼吸信号从太空传回到地面,验证飞船设备的可靠性。一个正常人每天正常耗氧量为0.9公斤,排出的二氧化碳为1公斤左右。假人经过太空7天的航行,感觉良好,飞船里上的生命保障系统得到了考核,数据圆满。
尽管假人的感觉很好,但真人的心理状态是假人无法感知的。俄罗斯航天员去年来到中国进行学术交流时,曾告诫中国航天员务必注重心理素质的培养和锻炼,他认为在天上栖居最可怕的是孤独。
初期航天员升空大多是单兵作战,这打破了人的社会群居性和从众心理的平衡,由于没有同伴,遇上紧急情况无人商量,在疾病或无法预测的灾害面前孤力无援、无力抗击,另外居住环境的狭小,行动的不便,都会给人的精神和心理上蒙上阴影,造成烦燥或忧郁。加加林之所以成为太空第一人,是他拥有优秀的身心素养。他和同伴在特殊实验室和飞机上经历了425次失重训练、95次离心机实验以及40多次跳伞等一系列的训练。无论是掌握复杂的火箭飞船科学知识,还是进行令人头晕目眩的离心训练;无论是被关进孤独死寂的绝音室里,还是钻进噪音大、振动强的训练舱里,加加林都表现出从容和乐观的情绪,他待人友善,富于幽默,心理调节能力强,乐于参与团队工作,家庭和睦,身体素质好,遇事反应又快。在进行返回舱模拟训练时,舱内的温度曾达到过82℃。但他出舱后只说了句“快蒸熟了”的俏皮话。他很善于用唱歌和想笑话来打发寂寞和进行自我心理调节。
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早期对航天员小组飞行的性别搭配上也考虑较少,地面指挥系统经常听到天上男性航天员粗俗的吵架声,以后每次飞行组成员中每6到7人中就有一个女性,此后“人文环境”和谐多了。专家认为,如果有可能男女兼顾是最好的选择。
如此看来,具备了健康的心理素质,太空栖居并不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