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代表、委员——于宗林、高德铭、陈鹏飞、杨宝奎建言献策

发布时间:2003-03-14
于宗林委员:尽快制定《国防科研生产法》
本报讯 (记者 刘思燕)现任国防科工委副主任的于宗林委员在近日提交的《关于制定<国防科研生产法>的建议》的提案中,呼吁国家应尽快制定《国防科研生产法》,以法律手段规范和调整国防科技工业领域的社会关系和经济关系,促进国防科技工业体制的合理完善,为国防科研生产的有效运行和顺利发展创造良好的法制环境。
于宗林委员认为,从现实情况看,在国防科技工业的发展上,存在着许多新的矛盾和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国防科技工业建立寓军于民新体制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成立总装备部、军队和军工企事业单位形成供需关系,使国防科研生产管理体制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需要通过立法来规范政府、军队和企业在国防科研生产活动中的法律地位和相应的行为。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逐步建立,国防科研生产的外部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计划经济体制下主要以行政手段管理的国防科研生产,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需要综合运用经济手段、法律手段和必要的行政手段进行管理,这也需要国防科研生产活动有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要求的法律依据。军品是特殊商品,有其特殊性。这些特殊性,要求除了遵循国家已制定颁布的有关法律法规外,还需根据自身的特点和规律,完善相应的法律法规。
于宗林委员告诉记者,1994年《国防科研生产法》的法律草案已经起草完成,并上报国务院、中央军委,但是由于历史条件所限等原因,该项立法被搁置下来。目前,《国防科研生产法》的立法时机和条件已经成熟,应当再次启动其立法工作。

高德铭代表:解决企业离休干部医保问题
本报讯 (记者 胡群芳)061基地党委书记高德铭当选上人大代表后,就开始广泛收集民情民意,于是此次来京参加全国人大会议,就随身带来一份《关于解决企业离休干部医疗保障问题的建议》。并在“两会”期间,与其他代表一起酝酿,向大会秘书组提交了这份议案。
高德铭代表告诉记者,企业中有许多离休老干部,过去在枪林弹雨中出生入死,为新中国的建立和社会主义建设作出巨大贡献。目前,他们大都年事已高,处在疾病的高发期,对他们医疗保障是党和国家、全社会共同关心、关注的大事。从目前情况看,企业离休干部的医疗保障仍由企业独自承担,这种医疗保障体制与企业的兴衰是联系在一起的。目前企业尤其是困难、破产企业拖欠离休干部医药费所发生的突出问题,就足以说明这一点。为了让国家的宝贵财富和有功之臣安度晚年,做到老有所养,有病能及时治疗,急需改变目前企业离休干部的医疗保障由企业独自承担因而得不到充分保证的状况。
高德铭代表为此建议:一、企业离休干部医疗保障所需经费由中央财政全额承担。二、若不能采纳第一条建议,则宜尽快建立专门的企业离休干部医疗保障体系(即实行单独统筹)。在初始阶段,可暂实行以省、市、自治区或地、市为单位的统筹,统筹时应包容的有企业(中央、地方企业)的离休干部,等条件成熟后过渡为全国统筹。困难、破产企业按地方标准缴费不足时,其不足部分应由中央或省、市、自治区实行财政补贴,并按国有企业的隶属关系来划分。三、对困难企业已拖欠的离休干部医疗费,由国家、主管部门、企业三家共同承担。四、三线军工企业自然条件差、社会负担重,也是企业离休干部比较集中的单位。因此建议国家采取特殊政策,对困难、破产三线军工企业2002年前所拖欠的离休干部医药费,由中央财政一次性拨款解决。

陈鹏飞代表:按市场化的方式办企业
本报讯 (记者 胡群芳)来自航天中汇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陈鹏飞代表,在人大会议期间就高新技术产业改造传统产业及大力发展高新技术,谈了他自己的感受。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陈鹏飞代表在山西、北京、浙江、香港都曾工作过,他感觉最市场化的是香港,如今在浙江也有如鱼得水的感觉。他说,在市场化程度高的城市里可以更多按市场化的“游戏规则”办事。因此,去年他将航天中汇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产业结构按适应市场经济需要进行了全面的主营业务重大战略转型,淡出纺织业,发展高新技术,在通信维护领域开辟出新的具备稳定利润来源和发展前景的业务。
陈鹏飞代表说,高新技术产业市场前景很广阔,尤其是信息产业,任何一个企业要实现现代化管理,都必将推广自动化控制,必须以信息化为先导,用高新技术和先进适用技术改造、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因此航天中汇选择了信息产业,他们今年决定将此产业继续推广,并力争能达到30个亿的销售收入,其中通信产业至少有16个亿,并在此目标下,将公司按市场化的方式进行资源、人才、技术的重新整合,使整个公司能快速、准确地应对市场的变化。目前,他们对公司人员采取了人事本位化管理,全面向市场招聘人才,已有多名通信技术优秀专业人员汇集其中,为其发展增添了后劲。

杨宝奎委员:制定军工重大项目竞争准则
本报讯 (记者 刘思燕)杨宝奎委员在《关于制定<关于军工重大研制项目实行竞争的准则和规定>的建议》的提案中,呼吁把军工重大研制项目作为一种特殊的商品来运作,用取得共识的并经上级批准的准则和规定指导工作,创造公平、合理、有序的竞争环境和软件环境,全面实行按规定要求和适度公开的招投标制度,实现资源有效利用,同时提高国防工业在国际同行业中的竞争能力。
杨宝奎委员认为,在现阶段,由于没有一份法规性文件,导致在重大研制项目竞争过程中,由于规则不明确,而出现了诸多不协调,甚至影响了项目的研制质量与进度,从而不能达到预期效果。现在的招标方和投标方都迫切地认识到需要制定一份利于各方操作运行的统一规则。
杨宝奎委员建议:第一,明确组织竞争单位与参与竞争单位应遵守国家有关的法律、法规和相关文件要求;明确实行竞争的总的指导思想;明确军工重大研制项目的分类定义和界定;规定招标单位与投标单位应该具备的硬件、软件环境和应具备的资格。第二,明确实行竞争的程序,规定竞争每个阶段的定义,每个阶段完成的任务和主要工作内容等。实行竞争的组织、组织的权利范围、组成人员的界定,法人和其承担的义务、权利和责任,参与竞争单位的人力资源配置、设备资源配置、质量体系运行等均应提出明确的要求。第三,对招投标双方签定的合同和对合同主要内容要有具体规定。包括甲方(招标方)、乙方(投标方)应承担的义务和责任。明确应执行的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研制的进度等要求。另外,还应包括研制项目的验收和鉴定的规定、保密约定、技术成果转让的约定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