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航天专家再次回击考克斯诉讼案谬误

发布时间:2003-03-19
中国航天报记者 宋丽芳
3月13日,中国工程院院士、长征三号B火箭总师、总指挥龙乐豪,西昌卫星发射基地副总工程师穆山接受了新华社、中央国际广播电台、中国日报社、华盛顿邮报社、布隆博格通讯社等媒体记者的采访。龙乐豪、穆山两位航天专家用亲身经历就近期美国政府对休斯公司、波音公司做出罚款3200万美元,以了结为期6年的诉讼,以及一些媒体报道中伤害中方利益一事,重申自己的立场和态度—
1997年,美国国会一些人炮制《考克斯报告》,捕风捉影断定在长征火箭发射美制造卫星期间,劳拉公司和休斯公司向中方提供了技术信息。随后,美国政府实施禁止美方研制生产的卫星及美制零部件的卫星使用我国长征火箭进行发射等一系列制裁措施。同时美国开始对与我国进行商业往来的卫星公司进行调查。
不是涛声是噪声依旧
1996年的2月15日,是龙乐豪伤心的日子。这天凌晨,长征三号B运载火箭发射708号国际星失利,星箭俱毁。随之开始了事故调查。美国的《考克斯报告》无中生有地指责美国有关卫星公司向中国航天部门转移技术,中国已进行了有理有力的回击。事隔五年后,再重提这个话题,龙乐豪百思不解。作为当事人之一,他再次对事实做出澄清。
龙乐豪认为,人类挑战太空,征途是不平坦的。航天事业本身就是高技术和高风险同在的领域,事故概率虽小,但毕竟事实存在。谁都不愿意碰到这个小概率,相信同行们不愿意看到今年2月1日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罹难的悲剧。令龙乐豪感到遗憾的是,今天重复过去《考克斯报告》的事情,本身不是涛声依旧而是噪声依旧。
作为长征三号B火箭的总设计师和总指挥,龙乐豪坦诚地说:自己孩子身上的毛病家长最了解。在“2.15”事故后的当天下午,我们就初步认定故障由惯性基准变化引起,随后调查组很快提出三种可能的故障模式,到同年5月18日,地面模拟试验中几乎100%地复现了故障,至此已经进行了12大项125次地面试验。随后的3个月中,又提出44项 ,并且落实了44项、256条改进措施。10月,长城公司组团到英国、美国宣讲了故障原因及采取的措施,得到国际航天保险界的高度认同。第二年的8月20日,长三B火箭将菲律宾的马部海卫星发射成功。
美国政府指责劳拉和休斯公司向中方提供技术不是事实。我们靠独立自主研制长征火箭,其技术和性能接近或达到世界一流水平。自己设计的火箭出了毛病,我们当然有能力找出原因,就像家长最清楚自己孩子的长处和短处一样,没有必要让外国的公司提供技术。
卫星技术安全受控美方
西昌卫星发射中心作为我国对外商业发射的主要发射场,从1990年至1998年,共发射国外卫星16颗,其中14颗是美国制造的卫星。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副总工程师穆山亲身经历了每次发射。
穆山列举了大量事实,说明卫星技术安全完全受控于美方。每次发射,中方参与人员都是严格履行中美技术安全协议的要求,对卫星方提供各种技术安全保障措施。中方所提供的各种必要、可靠的安全保障设备,都处于美方的监视之下。在卫星的安全保卫上,中方警卫人员只在卫星工作区外围一定距离进行警卫执勤,从不进入卫星工作区。卫星进入发射场之前,美方先遣人员要对技术区和发射区所有设施进行彻底的安全检查。对卫星厂房检查评审后,所有设施和设备及所有内外房门钥匙全部交由美方保安人员管理和控制。中方人员与外方人员每次技术协调或技术判断,都有美方政府官员在场,受美国国防部委托专管安全事宜。
进入卫星工作区只有两种情况,一是星箭联合操作,二是中方提供的技术支持设备出现故障需要维修处理。而且这两种情况都是在美方卫星工作队提出要求,中方提供技术人员名单,在得到美方许可后,办理进入卫星工作区证件,卫星工作队对卫星采取安全保护措施后,在美方人员陪同监视下进入和工作。
穆山用几件印象极深的事例,再次证明美方对安全要求很严。一次因装载卫星的飞机到西昌很晚,有两个集装箱未能运走而留在机场,美方人员一夜守在箱子旁。1992年和1995年,澳星B2和亚太2号卫星发射相继爆炸后,中方在美方工作队的监护下一起收集卫星残骸,收集到的卫星残骸全部交给美方工作队保存并运回美国。
穆山认为,中美双方进行了十几次卫星发射合作,应该说合作非常愉快,通过合作,加深了中美间的友谊。美方的所谓中方通过发射卫星窃取技术秘密,用于中国导弹技术的说辞,没有任何根据,也根本不符合事实。这不仅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损害了两国的利益,也损害了两国间经过多次合作换来的友好合作关系。
两位航天专家说,中星8号卫星许可证美国政府一直延误至今4年多,用来进行发射的长三B火箭也在厂房里躺了4年多,与欧洲的一些合作也因受到美国的限制而终止。出现这些情况是不正常的。我们真心期待早日恢复中美之间卫星发射合作,继续为两国间友谊和合作做出不懈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