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航天报记者59人次亲历49次长征火箭发射

发布时间:2003-05-28
新闻图片
亲历长征火箭第22次发射:漂亮的对外发射第一仗
中国航天报 记者 石磊
时光已流逝了13年,可那一刻的辉煌却挥之不去地烙印在我的记忆里。那是长征火箭对外发射服务的第一仗,为香港亚洲卫星公司发射亚洲一号通信卫星。作为“随军”记者,我分享了那一刻的成功和自豪。至今我仍记得我在激动不已的思绪下一气呵成的新闻报道:“一个举世瞩目的时间,一个惊心动魄的时刻——1990年4月7日21点30分,中国长城公司与亚洲通信卫星公司一年前签订的发射服务合同,在这一瞬间化作了辉煌的现实。这是1985年10月中国宣布承揽对外发射服务以来第一次发射国外卫星。全球数以亿计的电视观众,从火箭发射的现场直播中,看到了中国人的自信和实力。”
翻开当年已经发旧的采访本,有些记录读起来挺有意思。
亚星公司项目经理邱亚辉先生:第一次与长征火箭打交道,令我不可思议的是,你们对许多很好做的事情做不好,比如宾馆的服务员连剩茶根都不会倒,可是对很难解决的火箭技术问题,却聪明得无以伦比。
亚星公司特聘的加拿大业务主任科达先生:我对中国的一批火箭专家十分满意。
美国卫星制造商休斯公司代表赛顿先生:这是休斯公司已经发射的30多颗同型卫星中入轨精度最高的一颗,我们与中国合作的选择是十分明智的。


亲历长征火箭第29次发射:一箭双星献厚礼
中国航天报 记者 姜小伟
我引以自豪的是参加长征火箭的第29次发射。那是1992年的金秋时节,我受报社的派遣,飞赴酒泉卫星发射中心,采访报道卫星发射。
10月6日,国庆的喜庆气氛还在弥漫,下午2点20分,长征二号丙火箭腾空而起,犹如一条神龙,口中妙吐双珠,将我国第14颗返回式科学试验卫星和瑞典的弗利亚科学试验卫星高高托起,把它们干净利落地挂在了太空。这次一箭双星的精彩表演,为祖国的43岁生日和几天后隆重举行的中国共产党第十四次全国代表大会献上了一份厚重的礼物。
中国航天界继成功地发射“澳星”后再次向世界宣告:我们的卫星发射能力已进入一个高新阶段。
这是一次难忘的经历,这是我加入到航天队伍后,第一次参加长征火箭的发射任务。发射前,各路记者和摄影摄像人员争先恐后地占据距离火箭不到300米的地方,无论是有勇的还是心中胆怯的,都不愿放过能抓住精彩瞬间的良机。火箭升空时,震天动地的轰鸣伴随着升腾的烈焰使我仿佛经受了一次洗礼,平时大家都说,不去基地参加发射就不算是真正的航天人。此刻,我有了切身的体验。我似乎一下子有了航天人的感觉。在祖国西北边陲的的大戈壁上,我度过了一个永远难忘的国庆节。


亲历长征火箭第39次发射:夜空中最美的弧线
中国航天报 记者 冯春萍
1995年12月28日晚7点50分,在我国西昌卫星发射中心,长征二号捆绑火箭成功地将美国制造的艾科斯达一号卫星送入太空。那一刻,我站在离发射塔架不远处的山腰上,俯视火箭点火升空,仰视火箭运行轨迹,顿觉星空超乎寻常般的灿烂。
那次发射也是我国成功发射及搭载的第8颗外国卫星。卫星用户——美国艾科斯达卫星公司,对这次发射极为重视,公司的老板全家老少六七口人,从美国的丹佛市飞到西昌,希望在第一时间感受到成功的喜悦。发射进入倒计时,越来越重的暮色笼罩着发射塔,倒是别有一番韵味。紧张的气氛也渐渐包裹上来。在长征二号捆绑火箭的发射“档案”里,记载有三次惊心动魄的失利场面,叫人刻骨铭心。在这次发射之前的一个月,“长二捆”刚刚把美国制造的亚洲卫星二号成功送入太空,将笼罩在“长二捆”头上的阴云驱散开来,为发射艾科斯达打足了气儿。
火箭腾空之时,最激动的不仅仅是欢呼雀跃保住“饭碗”的美国老板,还有千千万万关注中国航天事业的平民百姓。划过夜空的中国火箭,将美国卫星稳稳送上太空,中国以实力让美国人信服。面对夜空中划过的一道美丽弧线,我由衷的感觉就是:“长二捆”,真棒!


亲历长征火箭第40次发射:一篇没见报的通讯
中国航天报 记者 宋丽芳
当我得知中国航天第70次发射的火箭总指挥是龙乐豪时,不由得想起了1996年2月15日的第40次的发射,那次用新研制的长征三号乙火箭首次发射国际卫星708,出任火箭总指挥和总师的正是龙乐豪。我作为一名记者,经历了那次让航天人刻骨铭心的发射。
当一名航天记者最为荣幸的是能够亲历重大发射,把饱尝发射成功时的无尽喜庆和亢奋激情纳于笔端,在畅写中体味一种当记者的成就感。参加这一次发射报道任务,最为遗憾的是我精心采写的一篇近万字的通讯《神秘的东方火箭之神》已经安排上版,却由于发射失败又被拿下成了“遗物”,我一直保存至今。发射失败的场景是惨烈的,航天人的心情是非常沉重的,其中的一个镜头经常闪现在我的脑海。失败的那天,龙乐豪默默无语静坐在一旁,花白的头发似乎更白了。
尽管自己费心苦写的稿件成为遗憾,但我从总师的身上更感悟到他们经历过大喜大悲后对事业的执着性情,同时自己也看到,在“2·15”以后,航天人勇敢地面对“失败不起,没有退路,只能成功”的决心和信心,似乎成为每次发射前航天人向国家和人民立下的誓言。事隔18个月后,长征三号乙火箭不负众望,成功将菲律宾马部海卫星送入苍穹。



亲历长征火箭第43次发射:连续28次成功的起点
中国航天报 记者 赵 山山
算上这次北斗卫星的发射成功,长征火箭已是连续28次成功发射了。而连战连捷的起点,就是我1996年参加的长二丁火箭发射我国第17颗返回式卫星的发射任务。
那是我第一次来到西北大漠腹地。秋日里的戈壁,沙棘点点,红柳丛丛,长河落日,风光无限。然而,我的好心情没有持续多久,就被推迟发射的命令打乱了。
起因是在检测时火箭平台高频电源供电出现不稳定引起的。在经历了“2.15”和“8.18”两次发射失利后,长征火箭的信誉和国内外发射市场都受到极大影响,这次发射绝不能再有任何闪失,必须确保成功。因此,“不带任何疑问上天”成为当时最响亮的誓言。而面对故障,发射队上至刘纪原总经理,下到普通工人,也正是这样做的。
在经历了15天漫长的等待后,故障原因终于排查出来。我至今清晰地记着一句专业术语:“故障是由于运算放大器5G28D的支脚腐蚀造成的。”
从那时到现在,七年的时间里,中国航天迎来连续28次成功发射,我也真正找到了成功的原因——火箭只有不带任何疑点,才能上天。



亲历长征火箭第46次发射:大火箭不可怕
中国航天报 记者 张春雷
1997年8月,刚刚参加工作一年的我,第一次来到西昌,报道长三乙火箭发射菲律宾马部海卫星。临行前有人反复叮嘱我:“长三乙”首飞爆炸,这次是第二次发射,一定要注意安全。
发射前一天,我注意到当地的许多山民都赶着牲口、背着行李往山外走。基地的人员告诉我,最早山民们都喜欢看火箭发射,每次发射场附近的山头上都有一些群众围观。但自从“2·15”发射失败后,几乎没人敢观看了,而且每次发射前山民们都打听是“大火箭”还是“小火箭”,以决定是否需要外出躲避。当听说这一次是曾“出过事”的“大火箭”时,许多人便在家坐不住了。
8月20日凌晨,“长三乙”整装待发。为了安全起见,对留在发射场附近的人员进行了严格限制,记者中只有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的极少数人获准近距离拍摄,我们其他的人则只能在远离火箭6公里的地方苦苦等待。
凌晨1点50分,我国高轨道运载能力最大的长三乙火箭点火升空。伴随着山谷里传来的巨大轰鸣声,我远远地看到“长三乙”拖着烈焰直插夜空,愈高愈远,渐渐变成一个夺目的亮点。
发射成功了!当大家喜悦欢呼时,我却有着深深的遗憾:没能离“长三乙”更近一些——大火箭并不可怕。



亲历长征火箭第50次发射:感悟航天事业伟大
中国航天报 记者 时旭
对我来说,报道长征火箭发射的次数并不多,但很幸运,第一次到太原卫星发射中心,不仅赶上了长征火箭的第50次发射,发射的还是一箭双星——两颗美国制造的铱星。
我在报道中感觉最得意的是用散文体仿古人笔意写了一篇“里程碑记”。结尾我用的是在我的记忆中刻下最深烙印的一段文字:“人生能有几回搏?是中国航天人面对新世纪的挑战,在1998年向自己发出的自问。对这个响亮的回答是,3月26日凌晨时刻,长征火箭第50次升腾时发出的隆隆轰鸣。”
在拍摄记录这次发生在漆黑夜晚的发射时,我距离火箭的直线距离仅有500米。在火箭点火起飞的那一刻,那无比艳丽的火焰和撼山动地的轰鸣,都是我40多年生命历程中从未感受到的。在机械地按下快门之后,一种莫名的恐惧感爬上心头,我感觉那美丽的火焰已烧到我的脚下;那让我什么都听不见的轰鸣,已经把我的意志完全摧毁。我下意识地抱住了头,并把身体紧紧地贴在了山坡上。也是在那一刻,我感悟出了航天事业的伟大,正是在烈焰与轰鸣声中烧铸出来的。



亲历长征火箭第56次发射:成功是最强的回击
中国航天报 记者 闻扬扬
有些记忆是永远也无法抹去的。
1999年5月,我在太原卫星发射中心采访。就在这个发射场,我听到了一个令所有中国人都心痛和愤怒的消息:5月8日,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悍然轰炸我国驻南联盟大使馆。两天以后,也就是在这片天空下,风云一号卫星和实践五号卫星在长征四号乙火箭的托举下,遨游太空。年轻的我,亲身感受到了中国航天的强大力量。这力量维护着民族尊严,振奋着民族精神,是对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强有力的回击。
记忆中4年前的这个5月,强大的力量就这样在我的周边蔓延:从5月8日消息传来到5月10日临射前,发射场上,人们的话语突然变少了,却像往常一样镇静而紧张地忙碌着。
扛着沉沉的相机,站在离发射场不远的山顶上,凝望高高的塔架,我掂得出“中国航天”四个字沉甸甸的份量。我分明感受得到,之前一而再地受挫,却没有压垮身体羸弱的风云一号卫星总设计师孟执中的精神;在只有298千克重的实践五号小卫星身上,凝结着中国航天科技工作者不断创新的心血。
一箭双星壮国威,科技强军有航天。时隔4年后的今天,我仍能感受到,拥有70次战绩的长征火箭正在以她特有的性格,续写着属于中国航天的新的礼赞。



亲历长征火箭第62次发射:感受惊心动魄
中国航天报 记者 刘思燕
2000年9月1日,我有幸参加了在太原卫星发射中心进行的一次意义非同一般的发射。此次中国资源二号卫星发射是长征系列火箭自1996年10月以来连续第20次成功的发射。为此,本报特配发的社论《抓住质量 势夺全胜》指出,连续20次成功的发射是惊心动魄的,就是在发达国家也是罕见的,由此说明航天质量抓与不抓大不一样。作为此次发射的现场记者,我真正感受到了那份惊心动魄。
赴发射场报道,我已不是第一次。但是每一次的感受都是那么强烈。在发射现场,不管是领导、专家还是普通的工作人员,他们的认真和执着,常常让我感动。记得在中国资源二号卫星发射前夕,故障一直很少的发射队里,发生了一件紧张的追查故障电爆管的事件。整个事件的解决过程确实可称得上是“惊心动魄”。
原来,在一次发射前的常规检查中,发现火箭上个别电爆管出现了绝缘阻值下降的现象。本来可替换了之,但是为了百分之百保证发射的成功,尽管发射时间迫在眉睫,发射队还是专门派出人员日夜兼程将出现故障的电爆管送到北京进行故障分析,拿出了“非批次性故障”的结论。紧接着,指挥部就召开专门会议对此结论进行终审,并制定出了在发射之前几小时甚至更短时间内出现故障的解决预案。给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作为火箭总设计师的李相荣,在向指挥部及众多领导和专家汇报排故预案时的冷静和从容。我感到,那背后包含了李总师对质量工作的充分的认识和认真的态度。



亲历长征火箭第69次发射:战胜20年罕见严寒
中国航天报 记者 许斌
2002年12月30日凌晨,伴随着震耳欲聋的轰鸣,长征二号己火箭托举着神舟四号飞船如巨龙般从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腾空而起。这次发射是神舟四号飞船第四次发射,也是第一次与载人状态完全一致的飞船发射。
发射在凌晨进行,我和几名记者为了拍摄发射图片,离火箭只有1000米,当时气温达到-20℃,我们被冻了个透心凉。发射前半小时,保护架全部打开,长征火箭经历了历次发射中最低的温度。
发射前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突然大幅降温,12月27日当地温度达到-27℃,接近该地区近20年的最低温度,长征二号己火箭面临严峻考验。为了确保火箭发射成功,发射日期临时决定推后一天,以便对火箭进行低温下最后的检测。这期间,给火箭做好保温工作成为酒泉发射中心头等大事。
一切能够想到的保温措施都用上了。酒泉发射中心每隔一小时,就会发布一次天气温度。包裹长征火箭的密封塔架内,空调设备满负荷运转,固体发动机被裹上泡沫塑料,就连电缆管也用小棉被包上……火箭暖和了,而在露天工作的发射队员却被冻得够呛,棉大衣成为那时的抢手货。
当长征二号己火箭经受住了罕见低温的考验,成功将飞船送入预定轨道时,所有的寒冷都已化作难以言表的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