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天专家孙家栋、冯云祥透露发射澳星中美谈判秘闻

发布时间:2003-06-25
1988年11月1日,中国长城工业总公司在洛杉矶同美国休斯公司签署了用长征二号捆绑式火箭发射澳大利亚卫星公司两颗澳赛特B卫星的合同。这两颗卫星是美国休斯公司制造的第二代通信卫星。合同谈判中,美国休斯公司提出两个前提条件:一是休斯公司只有在美国政府发放运往中国的许可证后,才能履行合同;二是长征二号捆绑式火箭必须在1990年6月前进行一次试验性发射,并于1991年发射第一颗卫星。这样的条件对中国开拓国际商业发射市场是一次严峻的考验。
钓鱼台的唇枪舌剑
在签订两颗澳大利亚卫星发射合同前,美国里根政府通过驻华大使洛德向中国提出,中美两国政府需正式签署有关国际商业发射的三个协议后,美国政府才能审议给美国宇航公司发放美制卫星出口中国发射的许可证。商业卫星技术是高技术,同时又和国防科技密切相关,因此,对外发射服务是国际间的特殊贸易,这中间既有限制和反限制、制裁和反制裁的尖锐斗争,也有遵循国际间特殊贸易游戏规则的问题。在此以前,1988年我国加入了《关于各国探测及使用外层空间包括月球与其他天体活动所应遵循的原则》条约,但还有《外空三条约》等协定我国尚未参加。因此,一些国家对我国进入国际商业发射服务市场产生疑虑是可以理解的。
中美两国政府需要签署三个协议是:一、中美两国政府关于卫星技术安全的协议备忘录;二、中美两国政府关于卫星发射责任的协议备忘录;三、中美两国政府关于商业卫星发射服务的国际贸易问题协议备忘录。1988年10月中美两国政府商定各派代表团进行政府间协议谈判,国务院批准由当时的航空航天部、国防科工委和外交部联合组成中国政府代表团,并任命航空航天部副部长孙家栋为代表团团长。
1988年10月18日,美国政府代表团来到了北京钓鱼台国宾馆,美方代表团团长麦卡里斯特同中方代表团成员握手之后,开始了中美两国政府间的会谈。美国代表团成员是美国政府对外谈判各种协议的专职班子,是职业的谈判老手,而坐在他们对面的谈判对手不仅在人数上少了很多,而且大部分是中国航天的技术专家。
前几天的谈判,中美双方代表团唇枪舌剑,交锋激烈,充分反映了两个国家政治观点、价值观念和文化的巨大差异。美国政府代表团来到中国是代表美国的商业利益,他们的看法是:卫星属于美国,是美国的卫星运到中国来发射,那么要求中国对其附加条件给予承诺是必不可少的。中国政府代表团深知,谈判的成功与否将直接关系到中国航天是否能进入国际商业市场,但我们不能为了谈判成功而有失国家的尊严,不能接受美方的无理要求,不能答应对国人无法交待的承诺。钓鱼台18号楼的谈判大厅回荡着两位团长在对抗中的锦言妙语,双方团长多次拿出“暂停”的牌子,各自到单独房间进行“内部磋商”。谈判大厅激烈的对白,有时真让人透不过气来。几天的交手,美国的谈判代表开始由衷地钦佩坐在他们对面穿着笔挺西装的中国人了。
在接下来的谈判中,我们的说理是耐心的,却又是针锋相对、据理力争的,美方不得不把不符合外交礼仪、不尊重中国主权的有关条款全部删去。“三个协议”的前两个协议全部突破,双方团长代表两国政府草签了第一、第二个协议备忘录,对第三个协议备忘录也签署了会议纪要,并约定下一轮谈判年底前在华盛顿举行。
华盛顿的日日夜夜
1988年11月29日,以孙家栋为团长的中国代表团登上飞往华盛顿的飞机。在华盛顿,摆在中方代表团眼前的美方提供的协议文本和在钓鱼台所见一样,充满了强硬措辞。好在对此我们早有思想准备。
经过几天磋商交锋,对协议备忘录文字部分中有争议的字句,一字字、一句句地据理力争,一直改到了第17稿,双方才在协议的文字上取得了一致意见。最后剩下两个最难解决的问题,即发射数量和价格。这两个问题对双方都至关重要,双方代表团都需向上级请示。于是在华盛顿的中国代表团形成了一种特殊的工作模式,白天同美国代表团谈判,晚上向国内请示。我们每天工作到深夜两点后,就向外交部发回几百字的电报,报告代表团工作进展并请示其后如何动作。此时的北京正好是下午,航空航天部收到我们的电报后,会同外交部、国防科工委向国务院请示,在晚上8点钟前向华盛顿回复。此时正是华盛顿早上8点,代表团已在驻美使馆的工作室里仔细研究、领会国内的来电,因为9点半同美方的谈判即将开始。代表团在中国驻美使馆的领导下,如此夜以继日地工作了18天,终于在12月17日在中美双方代表团的相互理解、让步中圆满解决了中国进入国际发射服务市场后的数量和价格问题。
(作者孙家栋为航天科技集团高级技术顾问,冯云祥为原航天总公司办公厅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