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押运火箭、卫星专列赴西昌趣闻

发布时间:2003-07-30
1997年仲春的一天,我接到命令,随同西安市公安局向阳分局的民警押运火箭发动机和风云二号卫星有效载荷部分前往西昌卫星发射中心。
专列过宝鸡经秦岭进入了巴蜀之地。深夜,专列到了成都站,事先接到公安部警卫命令的成都铁路公安处的民警们,里外三层对专列实施了警戒;同时,身着便装的铁路押运队的同志肩挎微型冲锋枪,与我们一起值勤守卫。
清晨,离开了如诗如画的成都平原,专列又停靠在燕岗火车站。燕岗铁路公安处派了一名年青民警与我们同行押运。因为再往前走,专列就要进入凉山彝族自治州了。这个地区山高路陡,车速缓慢,因此,常有违法犯罪人员利用地形上车盗抢货物,伤害押运人员。由于山大沟深不通电,一些人常将盗窃来的家电“废物”利用,把电冰箱作为存放棉絮的柜子,而电视机则作为供人踏坐的椅凳。鉴于这一地区较为复杂的治安形势,我们押运人员分为两组,一组前半夜,一组后半夜,枪全部子弹上膛,人员全守卫在平板货车上。
等到太阳终于从薄薄的雾霭中升了起来,大家纷纷松了一口气。由于会车,专列需要停在一个小车站等待。
我们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赶场买卖的山民,男的、女的、老的、少的,穿着花花绿绿,背着竹筐背篓,像上自家牛车一样熟悉地攀爬这趟专列,我们急忙在产品车厢的两侧左拦右阻,燕岗铁路公安处那位民警迅速爬到闷罐车的顶部跑动着去劝阻欲攀爬上车的人们,最后,人们终于明白这列火车真的不能上,才纷纷退回原地,继续等待着。恰巧,另一列货车进站停下,人群又蜂拥过去,瞬间,长长的闷罐车顶上坐满了人,货车无奈地驶向远方。这也许是在山路难、蜀道难的交通情况下,人们出行最方便的选择了。
专列继续前行,车窗外绿树民居多了起来。西昌,已在不远的前方。几个小时后,我们看到了远处的站台。近了,站台上的人们挥动着手臂,我看到了那随风舞动的衣襟。这一刻,是长久不见同事的渴望,还是老友重逢的喜悦,我已无法表达。
( 朱东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