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水河畔航天人扎根大漠 几十年如一日无私献一生

发布时间:2004-03-05
人生之中,能够长久地与一条河流相伴,是一件幸事。
弱水河也称黑河,是一条季节性河流,发源于祁连山脉的冰雪融水,流经河西走廊、巴丹吉林沙漠,最后汇入内蒙古自治区境内的居延海。
几十年来,一代代航天人在弱水河畔的大漠戈壁之中深深扎根,餐风沐砂,创造了共和国航天史上辉煌的一个个第一,并以“不破楼兰终不还”的顽强毅力,出色完成了首次载人航天飞行任务。
我是1990年初春入伍来到弱水河畔的。那时候,弱水河只是涓涓细流,水量很小,除了古书中“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的记载,恐怕没有太多的人知晓。但是她却在我历时四年多的大漠军旅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以至于多年以后仍不时流淌在我深深眷念的梦魂里。
闲暇的时候,我总会轻轻地走近弱水河,尽情地领略她温情脉脉的迷人风采,静静地聆听她舒缓轻柔的诉说。在同弱水河的一次次对望和交流中,我仿佛听到了丝绸古道之上悠远缥缈的驼铃声和大漠古战场上激烈厮杀的呐喊声,眼前的一切立刻透出一种历史的厚重感和岁月的沧桑感。
失落的时候,我也会默默地走近弱水河。冬春的弱水河水流很小,宽阔的河面凝结着薄薄的冰层,在阳光下银光闪闪,一派静寂。到了夏秋,河水大增,浑浊泛黄,汹涌激荡,发出日夜不息的哗哗声响。尽管是一条流淌于戈壁大漠中的季节河,中途有可能因蒸发损耗而销声匿迹,根本到达不了最终的目的地,但她始终静静地流淌着,顽强地奔涌着,给人以莫大的鼓舞和启迪,也给了我战胜困难、拼搏奋进的动力和勇气。正如长年战斗在这里的英雄的航天人,几十年如一日痴心不改、忠诚不渝,纵然“死在戈壁滩,埋在青山头”,也无私无畏、无怨无悔。
哦,弱水河!想家的时候,是她用轻轻的吟唱拂去我的满腔愁绪,挥走我缭绕的乡思,让我不再有“浊酒一杯家万里”的惆怅;浮躁的时候,是她用爽爽的清凉濯去我的浅薄,洗掉我的骄躁,让我不再沉湎于昏庸无为之中;沉沦的时候,是她用哗 哗喧嚣的涛声催我清醒,励我奋起,让我不断地校正人生的航向,一步步走向前进的道路……
值得庆幸的是,阔别多年之后,在我日夜眷念的日子里,在祖国边疆的大漠戈壁——我现在工作的地方,有着一条与弱水河一样美丽的河流——孔雀河,在与我朝夕相伴。
哦,遥远的弱水河,想念的弱水河,你永远流淌在我的心中。
(王晓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