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科工委副主任于宗林委员谈国防工业改革与发展

发布时间:2004-03-12
身为国防科工委副主任,于宗林委员谈到军民结合、寓军于民的问题,他认为这是“关系国民经济和国防建设全局的重大问题,是把国防建设和国民经济建设两项战略性任务有机统一起来的重要举措。”在政协会上,他准备了两个书面发言:“加强军工国防资产管理的建议”和“推动民营企业参与军品科研生产的建议”。
“军民分割体制是极大的浪费!”于宗林认为,利用民用科技和工业基础参与国防建设,鼓励和推动包括民营企业在内的优秀企业参与军品科研生产工作,是建立寓军于民新体制的重要内容和具体体现之一,必须从战略高度来充分认识这一问题。
于宗林认为,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和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民营企业经济科技实力迅速增强。有些企业在设备和生产条件、科研开发能力、资金实力、人才队伍实力、综合创新能力、企业经营机制、管理方式方法和发展前景等方面都比军工企业具有较大的优势。鼓励和引导这些企业参与军工建设,对于进一步打破军工封闭状态,减少军工重复建设,动员更多的社会财力投入国防科研生产,扩大武器装备科研生产基础,提高研制生产水平,促进相关领域研制生产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创新,加快形成军品工作有序竞争的局面,推动寓军于民新体制的建立等方面均具有重要的意义。
据了解,目前,已有不少民营企业以其技术、体制和管理上的优势,通过多种运作方式,参与军品科研生产,进入军品市场,但由于我国还没有相关的政策法规明确规范军品市场对民营企业开放,加之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的过渡时期存在的固有矛盾和摩擦,许多人对民营企业参与军品科研生产存有疑虑,担心泄密,担心民营企业靠不住,担心军工企业受冲击。由于现成的国防科研生产常用法规涉及承担军品任务问题的文件中,都没有提及民营企业能否承担军品任务问题,而且,由于军品税收制度是以“隶属关系”或“出身”来确定是否免税,这些都使得民营企业在军品市场的激烈竞争中处于不平等的位置。为此,于宗林建议:尽快制定《国防科研生产法》,给予民营企业参与军品科研生产的合法身份;在做好保密工作和严格审批的前提下,军品科研生产向民营企业逐步有序开放;针对不同情况,对民营企业承担军品任务进行分层次安排;加强军品信息服务渠道的建设;改革军品税收制度,让承担军品任务的民营企业与军工企业在税收上享受同等待遇。


文坛上有一支赫赫有名的陕西作家群,号称“陕军”。其实陕西的军工企业也颇为众多,作为来自陕西军工企业的人大代表,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六院原党委书记戴证良自然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为“陕军”发展鼓与呼的工作上。
2003年11月中旬,戴证良常委和全国人大代表、原陕西省委副书记范晓梅一起,用了近半个月的时间,深入到陕西近20家军工企业研制一线,走访干部职工了解情况。视察中,的确发现了一些问题。比如一些建筑物建在军工企业安全距离之内,当地修建公路侵占了军工企业的土地而影响了其科研生产,军工企业的学校、医院向社会的交接不畅等问题,他们认为通过省里就可以解决,于是把这些情况反映到陕西省人大。
但是像人才队伍建设存在的问题、军工企业主辅分离后辅业如何进一步市场化等方面的问题,戴证良认为具有全局意义,于是在这次人大会议上提出。由于是在深入视察之后,这次两人一口气提出好几份建议:“关于加强陕西国防科技工业人才队伍建设的建议”、“关于比照机关事业单位退休人员养老金提高企业退休养老金的建议”、“规范社会保险制度尽快建立适应事业单位特点的社会养老保险制度的建议”、“关于在军工企业破产政策中补充规定有关劳动服务公司相关政策的建议”、“关于修改《企业职工奖惩条例》的建议”、“关于军品科技成果转让问题的建议”。
这么多建议,足见戴证良常委确实下了功夫、费了心思。就拿“关于加强陕西国防科技工业人才队伍建设的建议”来说,他又提出了具体的建议。他呼吁国防科工委应有专门机构制定国防人才建设规划;国家加大国防院校奖学金投入;增加保送国防重点院校优秀本科生攻读陕西国防科研安慰研究生的指标;国防科工委应扩大对陕西有博士、硕士点科研单位研究生培养指标,增加人才培养专项经费;对西部学科带头人实施西部年薪加项目实施费。

记者一到政协科技届的驻地,许多委员就向记者推荐来自航天科工集团公司的杨存富总师,说他写的提案不但多,而且质量高,件件都关系着军工企业的生存大计和职工的切身利益。这次他带来的“提请修订国防科研项目计价办法,尽快制定军品价格管理实施细则”、“国防科研院所人员社会统筹问题”等提案,在会上极为引人注目。
现行的《国防科研项目计价管理办法》已运行了近10年,其中的一些内容已经与今天的市场经济产生了矛盾,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高科技武器装备的发展。如:现行军品价格是按定价成本加定价成本5%的利润率计价,这是一种鞭打快牛、鼓励落后的办法。若管理得好,成本低,价格也低;反之,经营管理差,成本高,价格反而高。这样的结果,只能促进研制单位想方设法加大成本,违反了优胜劣汰的原则。在军品价格中,科研人员的脑力劳动,特别是系统设计人员创造出来的高附加值,无法在设计费和军品价格中体现出来。大型高科技武器装备的计算机软件系统,是武器装备的“神经中枢”,是高科技装备的突出标志。但现行军品价格管理办法中对硬件的计价已有明确规定,而对软件的计价却无明确规定。往往研制单位只重视硬件,不重视软件,即使计算也只考虑生产中的工、料等直接消耗费用,而对软件内在价值,即固化在产品中的信息、技术、知识、思想和智慧等无形要素和高科技附加值却忽略了,软件在成本中的比重微乎其微,既不利于软件技术的发展,也不利于软件产品的后续改进和维护。杨存富在提案中呼吁尽快修订国防科研项目计价办法,制定军品价格管理实施细则,使军品价格的管理更符合客观实际,更有利于促进高科技军品装备研制,更符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要求。
杨存富介绍说,1999年,国务院分三批批准了552家部委局属科研机构转制,2000年,中央在京科研机构转制159家。但截止到目前为止,大部分国防科研院所还保持着传统的计划经济体制下事业单位管理模式和运行机制,国防科研机构中企事业并存,企业运作有章可循,社会保障机制健全;事业(科研院所)运作方法仍旧,社会保障有待完善。尤其是国家没有出台事业单位社会统筹政策,确切地说,事业单位的退休养老机制没有与社会接轨。杨存富在提案中呼吁,中央有关部门一方面应尽快研制制定事业单位社会统筹政策,另一方面要加快事业单位企业化进程。鉴于国防军工行业的特殊性,应该对国防科研院所转企后职工个人账户予以相应补贴,以减轻转企后的负担。


来自航天的委员都特别忙,中国航天时代电子公司总经理王宗银也是业务繁忙,白天开会,晚上工作。当他把记者带来的《中国航天报》征集的各单位建言汇编看完后,颇有感触地说,这些建言都很好,可通过不同渠道反映,求得解决。
王宗银不但是全国政协委员,还是北京市人大代表,曾担任丰台区人大代表长达13年。去年,他在全国政协和北京市人代会上提出的有关加快北京城南建设的建议,已引起北京市政府的重视。在今年北京市人代会上,王岐山市长和刘淇书记都表示城南建设将提速。有关航天部门体制问题,王宗银认为应当做深入研究才能写提案,政协提案是随时都可以交,随时都可以受理。他觉得在会上听别的委员发言很受启发,特别是有关军工企业改革的发言,他都特别关注。
党的十六大对经济建设和经济体制改革提出了新的目标,要求改革要有新的思路,国防现代化建设要实现跨越式发展。诞生在2003年春天的航天时代电子公司,正是航天科技工业体制创新、机制创新的产物,是贯彻落实党中央关于建设国防科技工业新体系指示的一个新举措,也是航天科技工业增强自主创新能力、提高核心竞争力的内在需求。
王宗银说,党中央在十六届三中全会上,已明确股份制是公有制实现的主要形式。军工企业改制上市也是军工企业深化改革的一条途径,但是,军工企事业单位的管理体制与上市公司的规范运作存在一定差异。目前,上市公司承担的军品型号项目还需按原军品事业单位的质保体系要求研制和交付,新的项目仍需以原军品事业单位的名义承接。这中间必定会产生税收、关联交易、增加管理环节和管理成本等新问题,给军品保密工作也带来更多的工作环节。国家应该对军工企业改制上市后的现行许可证管理以及税收政策予以支持;对上市后的信息披露工作建立相应的保密管理制度。
王宗银说,去年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实现利润3784亿元,比上年增长45.2%。相比之下,航天企业是贡献大,但规模不大,增长不快。要扩大规模,必须实现投资途径多元化,走军民结合、寓军于民、提高自主创新能力的道路。航天经济规模上去了,又会推动航天技术的发展。所以,我们必须在体制和机制创新上走出一条新路,才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挑战往往伴随着机遇,时代电子正在抓住航天大发展的形势,向公司产业化、产业系统化、系统芯片化、芯片国产化、经营一体化、运作市场化的方向迈进。这其中最关键的是发展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芯片和高新技术产品,公司已经投入近1亿元用于高新技术产品的开发。他也希望国家能出台相应的政策,扶持军工企业的自主开发,让军工企业改革走得更稳、更好!


大家都来 讲真话 □ 沫子
两会期间,恰逢三八妇女节。不知是不是受不放假的妇女节的启发,在代表委员中出现了将传统节日定为法定假日的呼声。此呼声成为两会期间诸多让老百姓关心的与自己息息相关的话题之一。笔者这里并不想讨论传统节日是否该定为法定假日的问题,而是想说一说近日在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中,看到关于此问题的讨论时生发出的一点感想。
应该说,新闻频道在报道两会时的贴近性上是做足了文章的,否则他们也不会单拿出假日这样一个话题做专题报道。报道将“是否把传统节日定为法定假日?”这样一个问题,通过在街上对观众的随机采访和对代表委员们的采访两组报道构成。答案颇有意思。随机采访到的观众面对镜头,对是否应该将传统节日定为法定假日的问题几乎众口一词,答曰:不应该。原因嘛,有“现在的假日已经够多了,”“如果都定为假日,企业国家会受损失”等等。而采访到的代表委员们,却都对此提法表示认可。为什么?笔者认为,固然有代表委员们站得高看得远,充分领会了国家大政方针的原因,但肯定也是代表委员们求真务实作风的反映。但观众面对镜头时,却大多认为该讲大话,至于真心话嘛,自然应该在镜头下面说。
每年的两会都会被敏感的记者们提炼出几大特色。今年的两会特色中求真务实最亮眼。讲真话无疑是求真务实的一种体现,看来代表委员们在行使自己的权利和义务的时候,的确越来越求真务实了。求真务实,不应该只是代表委员们的专利,我们大家也应该在自己的工作中发扬这种作风,那么,就让我们先从讲真话开始吧。